在上楼的过程中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如果那样的事情真的已经无法挽回,我不介意杀一个人渣官富二代。

  虽然这个局是我设的,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如果有一天石破军得知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或许我将会多出来一个敌人,而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将她的损害降到最低。

  就当我来到目标所在房间的门口时,一声惨叫声落下,淫笑声戛然而止!

  我心里一楞,这是?

  我意识到了事情似乎不太对劲,一脚踹开那房门,一个柔软的身体忽然冲进了我的怀里,在我没有丝毫的反应的情况下,吻住了我的嘴!

  疯狂的撕扯我的衣服,我下意识的想将她推开,可能是药物的作用,她把我抓的很紧很紧,我又怕伤了她。

  透过她的身后,我瞧见了床边的地上正躺着一个尚在抽搐的人,他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内裤,胸口上插着一根尖锐的簪子,那簪子我记得就是她头上戴着的那根木簪,这太让人意外了。

  望着眼前面色潮红,疯狂痛苦的女孩,最终我一把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紧接着身后呼呼啦上来十几个人,我扭头对他之前那个浓眉大眼的兄弟说:打电话告诉老痒,让他先不要接石破军的电话。然后反身走进了另外一间房间里,反锁上门。

  那是我第一次当禽兽。

  也是从男孩变是男人的一个蜕变的开始。

  此前我曾经想过我的第一次会跟谁,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已经不记得过了多久,当我们疯狂过后,我从她身上翻身下床后,犹豫再三,将床上的那块嫣红撕扯下来,装进了背包里。

  随后将她身上的被子盖好,然后心里凝重的走出了门。

  老痒站在楼梯口处,一脸坏笑的望着我。

  我扭头朝旁边陈昆那间屋子望去,询问老痒道:死了?

  老痒说:因为不知道老板想要怎么处置,所以我刚才给他止了血,现在就在楼下。

  我嗯了一声道:石破军呢?

  老痒阴笑着道:彪哥带着俩兄弟一直盯着呢,那小子二十分钟前跑到陈昆家里打闹了一场,打死了人,现在全登封的警察都在抓他。

  我点了点头道:既然他已经把事情弄大了,登封他就已经呆不下去了,走,下去看看那小子。

  老痒赶忙在前面带路,来到楼下别墅大厅时,我才发现我带来的那十几个弟兄五六个都带着伤,好在并没有死人。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不下二十具尸体,第一次亲眼瞧见,还是有些触目惊心的,只是这件事情必须要做的这么绝,否则以后我们这些人很难在登封立足。

  陈昆那孙子正躺在沙发上咬着牙哼哼,嘴里似乎还在骂骂咧咧的。

  拧着头望着我,先是一愣,继而面色开始惊恐起来:大、大哥,小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还请明示啊。

  我冷笑的摇了摇头,随即转过身,对老痒道:给石破军打电话,告诉他我们已经找到他姐姐跟陈昆了。

  躺在沙发上的陈昆听到石破军这么名字时,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急促的对我嚎着道:大、大哥,你要多少钱?你开个价,我保证三天之内给你凑齐,不,一天!

  我怜悯的朝他看了一眼,随即对老痒道:给石破军打电话。

  老痒应了一声,掏出了我那枚手机,拨通了电话。

  沙发上传来了陈昆杀猪似的怒骂声,我对着旁边守着的兄弟做了个把他吊起来的手势,随后走出了别墅大门,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抽了根烟,当我点燃第二根的时候一辆疯了一般的出租车朝这边飞速开了过来。

  车子刚停下石破军浑身杀气的从车子上走了出来,脸色难看的望着我道:我姐姐呢?

  我指了指楼上,他直接冲进了别墅里。

  十分钟后,别墅里传来了陈昆绝望的解释声以及石破军怒吼声,我丢掉了第四根烟头,走进了别墅里,正好看到石破军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将陈昆的头活生生的扯了下来那番骇人的情景。

  就连我这个始作俑者都忍不住生出罪孽感。

  可我很清楚,这个人必须加入我黑门,否则终有一日,他将会成为我的敌人。

  而对于石破军来说,这一天似乎成为了他的末日,此生唯一的依靠被恶人玷污,自己也因为杀人而成为了通缉犯。

  我告诉他,我创建黑门的初衷以及夙愿,他被我的话说动了。

  最终在我善意的引导下,他同意加入我黑门,但是他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不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

  因为陈昆的失踪,整个登封,整个荷兰都沸腾了。

  而始作俑者的我,却已经踏上了返回首都的飞机上。

  腹黑女亲自开车过来接我的,从我下飞机开始一直到坐上她的车她一直都盯着我在看。

  我被她看的有些发毛,心慌的道:有这么好看吗?

  没想到她伸手抓住我的胳膊撸起我的袖子,吃味的道:我看看守宫砂还在不在?

  酷nw匠&网首发N

  我顿时翻了翻白眼,扯开胳膊道:别闹,什么守宫砂不守宫砂的。

  她听我这么一说,再次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疑惑道:真没动她?

  我心里一颤,她怎么会知道的?

  我尴尬的笑了笑道:你什么意思啊?

  她玩味的将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道:我只是好奇你用什么方法这么快就拿下石破军的。

  我耸了耸肩道:我这一身王八之气,魅力四射,收服他还不容易。

  她撇嘴冷哼了一声道:如果哪一天,你要让我知道在我之前你已经跟别的女人上过床了,我会亲自阉了你。

  她的话一出口,我家蛋兄下意识的一紧,我有些不太自然的扭过头道:那你现在就把我阉了吧,那样我就可以每天陪你这个格格了。

  她听我这么一说,哼了一声道:看在你这么会说话的份上我这次就不查了,但是你可千万要自觉啊。

  我没敢接她的茬,这妞从开始一直到现在全是套路,我觉得自己还是少说话为妙,搞不好就掉进他的套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端午节,提起祝大家节日快乐,祝高考的亲们凯旋归来吃粽子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