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轻笑了一声,道:我们这次是来谈生意的,并不是排资格的。

  老人抬眼,眼神中流露些许不快,冷言道:是你求着我,你得弄清楚状况。

  我疑惑了声道:是吗?

  那怒眼中年人简直要被我气疯了,正对我恶狠狠的龇牙咧嘴。

  老人冷声道:听你这口气,今天不像是来谈生意的啊?

  我耸了耸肩道:我是带着诚意来的,只不过我觉得老人家养的狗不听话,帮忙教训一下。

  老人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冷哼道:我看你像是来找事儿的!

  老人这一拍桌子,门外呼呼啦啦一下进来了十几个黑西服人。

  阿彪下意识的拦在了我前面,这倒是让我有些欣慰,这样的场面下,他能做到这样,足以说明他的忠诚。

  我抬手拍了拍阿彪的腰,示意他放松一下,然后对着老人笑着道:生意场上常说生意不在仁义在,又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今天确实是带着诚意来的。

  老人闻言嘴角带着些许不屑,他身后那怒眼中年人更是鄙夷的大笑起来。

  老人嘴角微扬着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九点个,那一个算是给你的见面礼了。

  我微微笑了笑,没做声。

  老人以为我这是同意了,笑着对旁边战战兢兢的服务员道:看茶。

  随即那服务员颤抖着手帮我倒了杯茶,我深吸了口气,开启的血图腾力量在茶杯上轻轻一弹,微笑着道:老人家,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之前跟你说了是两个点是吧?其实那是我说着玩的,我呢,这次带来的诚意是比基础价少十个点。

  什么?!

  我这话一出包括阿彪在内,都吓了一跳,对面那老人更是面色铁青,端在手里的茶杯狠狠摔在地上:给脸不要的东西!

  我抬手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放在桌子上,那杯子瞬间化为粉末!

  老人微微一愣,他身后那一直紧闭双眼的儒雅中年人双眼猛然睁开,道:好俊俏的手法。

  他身旁那怒眼中年人明显就是个横练外家子,高高凸起的太阳穴,注定他就是个莽夫,这才刚刚反应过来,就已经怒不可及的朝我扑了过来。

  %酷匠网#{正!。版;:首1P发

  阿彪也不示弱,直接跟他硬顶硬,两人都是横炼外家,对拳之下,旗鼓相当,对被对方的拳头震开!

  我抬手在阿彪身后一拍卸去他后退的力道,而那怒眼中年人却没那么好运气,直接撞到了后面的屏风上,将屏风撞翻在地。

  恰时我们身后的那十几个黑西服人快速的掏出了手枪。

  我扭头冷冷的朝他们扫视了一眼,转过头望着老人道:我这次可真是带着诚意来的,你确定要这么做?

  老人冷笑了一声:侧着头望着我道:下贱的狗东西!

  我迅速开启了七杀之力与血图腾力量,转身对着身后快速的击打出十一拳,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身后那些黑西服人,就被我打倒在地,阿彪惊骇之下,反应也是很快,上前将所有枪全部收起来,对着耳机里沉声道:都上来!

  老人脸色微变,扭头朝后面看了一眼,他身后那为儒雅中年人,微微面色凝重无比,沉声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嘴角微微一扬:你们这些贩毒的也没想象中那么凶狠嘛,不过心眼倒是挺多的,你应该才是加旺吧。

  那儒雅中年人微笑着点头道:还真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看来我们是老了。说话间,坐在我对面那老人灰溜溜的从椅子上让出来,儒雅中年人跨步坐在椅子上,望着我感叹道:真是青年才俊啊,你一个刚刚起来没几天的过江龙就敢动我这么个地头蛇,想必你背后有大靠山吧。

  我轻笑着摆手道:我以前是个警察,解剖尸体的那种,对于尸体来说,我通常都会给予敬重的,那是因为我知道他已经死了。对于活人嘛,我只敬重我的朋友,就是不知道咱们有没有这个福分成为朋友了。

  儒雅中年人加旺,也就是登封最大的一个毒枭,诧异的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淡淡的笑了笑,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不一会儿,我们的人赶来了,阿彪松了口气,将手中的枪交给他们。那七八个弟兄都是之前阿彪招的退伍军人以及退伍特种兵,进来时望着地上躺着的十几个彪形大汉,以及包间里的阵势都是一脸惊讶,估计他们怎么都想不通,我们是怎么做到的。

  阿彪命令他们迅速将地上被我一击打趴下的那十几个人控制住。

  加旺微笑着拍了拍手,道:看兄弟的魄力是个干大事儿的人,称霸登封指日可待,就凭这一点,就足以让我加旺让你十个点。

  我拍了拍手道:加旺老哥是个痛快人,既然这样,那咱们就说定了。

  加旺苦涩的道:今天这阵势不定还真行不了。

  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怒眼中年人似乎又想发作,被加旺给厉声呵斥住,我凑到加旺耳边小声道:只要咱们好好合作,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登封也好,荷兰也罢,其实都只是个开始。

  加旺一脸惊讶的望着我,我朝他哈哈一笑,转身拍了一下阿彪以及离我最近的俩弟兄肩膀,缓缓离开茶馆。

  坐在回去的车上,阿彪沉默了好一会儿道:老板,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别介意啊。

  我笑了笑道:怎么会,你说吧。

  他酝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我道:你到底是人是鬼啊?

  我有些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这话果然不好听,不过还是回答他道:你其实是想问我之前那十几拳是怎么做到的是吧?

  挤在后车座上的几个弟兄也赶忙凑了过来,我说了一句让他们差点儿崩溃的话:其实我当时并没有用尽全力。

  事实上确实如此,按照京央的评测,我已经达到了A级的战力,这主要是因为我有血图腾力量以及星主力量解封了第二层的缘故。如果按照一般横练家子,终其一生也很难做到,之前我并不太了解,当我对横练外家以及内练内家参照京央评测系统后,我发现就算是一代宗师叶问那种水平也勉强只是个B+,这还是因为他内外兼修的缘故。

  所以,说句让有些人心里不舒服的话,叶问那种级别的高手,十个也不一定能打的过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