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彪之前在安排我们另外一个场子装修的事情,所以之前没去,等我们回来时,他也刚到,问老痒人见到了没?

  老痒笑着说见到了,那小子当时正被人堵杀呢。阿彪一听面色一沉,说该不会是那个花少派人干的吧?

  老痒说八成是的。阿彪随即问我,要不要他安排人去跟那个花少谈谈?

  我摆手表示不用,说先观察观察再说,你现在去帮他,他可能并不会领情,像那种人在没遇到真正的绝境前是不会轻易对人折腰的。

  阿彪沉声道:这倒也是。

  老痒却冷哼着道:他看上去挺穷的嘛,咱们直接用钱不就完了?

  我皱了皱眉,冷声道:看看再说,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钱有时候够花就行。

  老痒讪讪的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

  晚上住的地方是他们给我安排的,就在附近的一个旅馆里,第二天一早,我再次让老痒带我去了那个水泥厂准备等候石破军的,结果等了一上午也没见人来,于是跟门卫一打听才知道因为昨天的事情,厂里已经把他开除了。

  老痒当时颇为有些不平,我倒是能理解,像这种做实业的厂,老板是绝对不愿意因为一个小工而惹怒那些上层人的,所以被开除也是难免的。

  我让老痒带我去他家那边看看,老痒笑着说:老板,他在大金店有个开花店的姐姐,他现在很有可能在那边的店里。

  我点头说好,随即我们开车回到了大金店的街上,下了车以后,他步行带我朝一条偏僻的副街走,走了大约十多分钟,我的视线中终于出现了一间不到五平米的小花店,花店的门前一个身材纤瘦妙曼的身影正在店门口望着身前忙碌的人,而她的身前不远处,石破军正将三轮车上的盆景往下面搬。

  她的个子在女孩中应该算是比较高的,有一米七五左右,一身简约布雅的装束让人忍不住会感叹苍天如此不公,这个世上居然会有这般的美人。

  我朝老痒沉声道:那是石破军的姐姐?

  老痒连连点头道:八成是的,还真是个绝色美人啊,难怪陈昆那货色会盯上。

  提到陈昆,我沉声道:这个陈昆什么来头?

  老痒迟疑了下道:之前彪哥安排人查过他,这个人的背景在登封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了,他爸是登封副市长,他妈是登封女首富,舅舅是市局副局长,听说他爷爷退休前做到副部级。

  我冷笑道:还是个官富二代,难怪敢称登封第一花少。

  说话间,已经搬完的石破军站起身朝我们望了过来,神情冷肃厌恶。

  我伸手揽着老痒的肩膀小声对他道:这家伙八成以为咱们跟陈昆一伙儿的了。

  老痒有点傻八叉的气呼呼道:他也太小瞧咱们了吧?这孙子看来是欠收拾!说着他就势要朝那边走去,被我一把给拽住了:别犯浑啊,你不是他对手。

  老痒谄媚的笑了笑道:他再厉害也斗不过枪吧?

  老痒的话刚说完,我正想反驳他,副街对面传来了一阵强烈的汽车引擎声,一辆骚包红色的法拉利一溜烟的功夫停在了小花店门口。

  石破军脸色厌恶至极的横站在花店门口,而他身后的那名绝色女子伸手拽了石破军一下。

  红色法拉利上下来了一个油头粉面的帅气男子,一脸轻佻的望着石破军身后的女子,笑着道:姐姐,赏个脸,一起吃顿饭吧?

  石破军冷冷的吼了一声:滚!

  老痒小声朝我道:那就是陈昆。

  我冷笑了一声:看出来了,旁边的巷子里有四个打手,后面的那辆车里还有四个人,里面有一个高手!

  老痒恍然大悟道:我说这孙子明明知道石破军是个硬茬怎么还敢单枪匹马的过来,原来是带保镖来的啊,不对啊,老板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痒一脸惊诧的望着我。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问了,接着看。

  陈昆听见石破军说的那个字,面色一阵难看,估摸着他长这么大就没人敢对他说这个字吧?

  ;f酷匠*网(唯一正版I-,其l他都是zs盗版_

  他冷笑道:石破军,你别找不痛快,昨天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呢。

  石破军冷哼了一声,没再准备跟他多说话,只是往前跨了一步,就让陈昆面色一变。

  陈昆惊骇的道:你想干嘛?我过来买花的还不行啊!

  石破军身后的绝美女子上前扯了一下石破军,似乎让他别惹事儿。

  石破军冷哼了一声道:不卖!

  陈昆这下彻底的被气恼了,冷笑了一声:伸手指了指他,随即坐进车里,朝我们这边开了过来,路过我跟老痒的时候,停下了车,破口大骂道:艹尼玛的看什么看!

  继而扬长而去!

  老痒脸色顿时黑了,就势要掏枪,被我给压住了。

  因为那边的事情还没完,陈昆刚走,巷子里一股脑的冲出来四个手里提着棒球棍的彪形大汉,趁着石破军进屋的空当冲上去就是一顿打杂,等石破军反应过来,朝那些人追过去时,对面那辆黑色轿车缓缓的朝花店开过来。

  周围的路人早已经吓的躲的远远的。

  我紧紧皱了皱眉,对着老痒道:你在这边等我,我过去看看。

  老痒并没看清楚情势,傻愣愣的哦了一声。

  我快步朝花店门口走了过去,恰时,那辆车刚好停在花店前,里面一下冲出来三条大汉,手里拿着一条麻袋直接把站在花店里的那女子装了进去!

  果然是这样,调虎离山!

  我想都没想,当街抽出腰间的圆月弯刀,快步的朝那三条大汉冲了过去!

  对着离我最近的一个大汉上去就是一刀,圆月弯刀锋利至极,我的力量又太过于刚猛,一刀之下,那大汉的胳膊被我砍了下来,他以及身后的另外两名大汉都傻愣愣的望着我。

  等反应过来后,剧烈的惨嚎了一声,捂着断掉的胳膊在地上惨嚎翻滚。

  后面那俩大汉反应也是极快,放下手中的人,对着我就扑了过来!

  却被我两刀砍翻在地,周围的路人以及周边的商家都被吓坏了,有些人匆匆忙忙的掏出手机。

  我冷笑不已,刚才劫人的时候怎么没看有人报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