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尊见我有些沉默也没再多说什么,调转车头,将我带到了位于首都五环上的一个小区前,停好车子以后,他带我上了楼,我诧异的问他这是?

  他朝我笑了笑说:这是他家。

  我不禁想起了当初他跟我说的那些关于他的往事,心里有些替他遗憾,想他堂堂一个厅级的副组,也有那样的无奈。

  纳兰尊着实是个低调的人,住的小区也很老旧,好在一进他家门,才发现内里布置内涵,毕竟夫妻俩都是大家族出身。

  帮我们开门的是纳兰尊的老婆慕容思,慕容家族的二小姐,慕容的亲姑姑。

  临近四十的慕容思看上去很是年轻,明显是驻颜有术,五官上跟慕容有些六分相似,见到我时先是一愣,继而深深的看了纳兰尊一眼,纳兰尊有些不太自然的说:这是单位的一个同事,王寿臣。

  大家闺秀确实不一般,虽然纳兰尊介绍我很简单,但是人家还是很热情的跟我解释说既然能把我带回家,那说明我跟纳兰尊的关系肯定不一般,我问原因,纳兰尊一边帮我泡茶,一边笑着说:我算是他带回家来的第一个人了。

  这倒是让我有些的受宠若惊,不过想想也是,像他们这种家庭出身的人,一般来说,也不会随意跟旁人接触,而我跟纳兰尊多少也算是交过心的。

  纳兰尊似乎对茶道颇为有些研究,客厅里会专门划分出一块地方泡茶,我俩坐在古色古香的茶几前边饮边聊,大约四点多钟的时候,慕容思买菜回来时,居然带来了一个人。

  慕容?

  她瞧见我时,也是一愣,因为那是我第一次瞧见她推掉卫衣的帽子,也是第一次瞧见她如瀑布一般的秀发下,那张冷艳的脸庞。

  纳兰尊朝她微微一笑道:寿臣是我请来的,你俩刚刚合作过,做这边聊会儿,我去帮你姑姑搭把手,说完也不管她是否愿意,就钻进厨房里了。

  慕容随手将头发盘起,不过可能是因为我一直望着她,所以并没有太过于针对的戴上帽子,而是摘掉耳朵上的耳机坐在我的对面,凝望着我道:你怎么来了?

  我微微一愣,试探性的道:你是问我怎么来首都了?

  她嗯了一声,表示是这个意思。

  我说过来有些事情要办,顺便看看朋友。

  她没有丝毫避讳的直言道:徐凤凰?

  我被她的直白搞的有些尴尬,无奈的点头,表示是这样的。

  她哦了一声,就什么也没说,就那样坐在我对面低着头望着茶几上的茶杯。

  我犹豫了下开口道:那白蛇是?

  她猛然抬起头望着我道:你心里难道真的没有数吗?

  更/新最cv快上t酷$匠**网

  我咯噔了一下,心里一阵剧烈的颤抖,吃惊道:你是说是她?

  她点了点头,伸手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她现在的境况不太好,加上之前受伤了。

  我心里一紧,沉声道:你说她受伤了?

  她放下茶杯,望着我,问道:你怕她吗?

  我苦涩的望着她道:你太小看我王寿臣了,其实我早知道她的身份,她也清楚我知道,我们一直都默认不提这一茬。

  她松了口气道:那就好,之前不告诉你,其实就是怕你接受不了。

  那天晚饭是在纳兰尊家里吃的,我俩都喝了不少酒,一直到晚上八点钟才离开,因为都喝了酒,所以慕容思让慕容送我的。

  在路上,我跟她打听了关于林冷的事情,提到林冷时,慕容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冷声问我为什么要问他?

  我不知道她情绪为什么会转变的那么快,直言不讳的说:他现在是悬案组组长了,我起码得弄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别哪天栽他手里了。

  慕容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道:他就是个人渣,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他的头割下来!

  杀气!

  那一刻我充分感受到了慕容身上的杀气,我惊疑的望着她,不对劲!

  听她刚才那番话跟表情,这里面似乎有事情啊?

  我没想到无心的一个问题居然触碰到了什么。

  可惜她是慕容,并不是别的女孩,否则我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慕容将我送到别墅区外就离开了,情绪明显很不好。

  正准备进大门,保安也跟我犯冲,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给腹黑女让她出来接我,她问我这是去哪儿了?

  我说等回去再说。

  等了几分钟后,她出来接我,回她家的路上,我告诉她纳兰尊跟我说的那些事儿,当然关乎于李丽的事情我并没有说。

  她听了以后,迟疑了片刻,说了跟纳兰尊类似的话,大体意思就是暂时不要跟林冷碰面。

  我问她胖子回来没?

  她说回来了,情绪有些不太好。

  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她伸出手牵着我的手,道:你的计划得逞了。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她家门口,远远的能瞧见胖子蹲在门口抽烟,瞧见我跟腹黑女走过来,有些慌张的扔掉烟头站起了身。

  我问他见到了?

  他说见到了,寿臣,那什么,我给你惹上麻烦了。

  我心里忍不住想笑,却还是要板着脸,装着诧异的表情道:什么意思?

  他有些忐忑的将怎么跟人见面,后来怎么又被人发现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我佯装叹气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之前我是不愿意告诉你,怕你有压力,你那个初恋的婆家,唉,你先容我想想。

  我佯装非常生气的在门口来回踱步,好一会儿,我开口道:这样,胖子,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怕是没用的,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你我现在只能做最后一种了,我们现在有两条路可走,你选哪儿一条?

  他欣喜的望着我道:哪两条?

  我沉声道:很简单,要么跑路,要么咬碎牙顶上去!他不就一国副级的儿子吗?难道不怕死?

  胖子惊骇的望着道:你的意思是弄掉他?

  我没好气的道:你傻啊!就凭你我现在能干掉他?我的意思是以他平日里那样的作风难道就没一两个实力相当的仇人?

  胖子恍然大悟的拍了拍大腿道:老板就是老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