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分钟后,腹黑女重新回到餐桌前,朝胖子看了一眼,静静的道:刚才让人查了一下,你那个案子一直都挂在国安部里,很不巧的是你打伤的那个人他的父亲现在已经升任了首都军区的副参谋长了,军方我们徐家插不上手,所以你这短时小心一点。至于那个女孩,她已经结婚了。

  结婚了?!

  原本一直端着碗的往嘴里扒饭的胖子忽然停止了动作,好一会儿才放下碗,嘿嘿笑着道:结婚了好,结婚了就安生了,就没念头了,他嫁给谁了啊?

  腹黑女眼神中有些怜悯的摇了摇头道:既然你已经放下了,那就别问了。

  胖子点了下头,应了声,端着碗继续扒饭,吃了一碗又一碗,我跟阿凤都看傻了,还是腹黑女提醒我,我才过去从他手里把碗夺下来了。

  夺下碗的那一瞬间,胖子已经泪流满面,一个七尺汉子居然趴在餐桌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阿凤拄着拐,让我跟腹黑女送他上楼,在楼上,腹黑女小声的告诉我道:他应该是真心喜欢那女的,不过那女的现在是一个国副级领导的儿媳了,这事儿你最好不要告诉他。我倒吸了口凉气,苦涩的点了点头。

  回到餐厅,我坐在胖子旁边,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很喜欢那女的?

  趴在桌子上的胖子撸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跟鼻涕,抬起头嗯了一声。

  我接着问道:那她喜欢你吗?

  胖子楞了一下,不太确定的道:应该吧。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如果她真的喜欢你,又怎么会跟别人结婚呢?

  胖子犹豫了下道:也许她有其他的苦衷吧。

  b√酷匠0)网永%A久免M:费4v看,小Sr说.f

  我说: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胖子深吸了口气,道:我想找个机会跟她见一面,当面问问清楚,如果当初的一切都只是我一厢情愿,那我也算认了。

  我无奈的笑着道:不认了又能怎么办?抢人?

  胖子脸一横道:抢又怎样!

  我冷笑道:抢不怎样,只不过,你以后又得继续当过街老鼠东躲西藏。有些事情我早就想明白了,当你足够强大,强大到所有人都怕你的时候,你就可以无视法律!所以我才想到要建立自己的组织。

  胖子听了我的话以后顿时泄气了,估计他也想到了抢人是不可行的,再说也得要人家愿意才行啊。

  现实并不是电视剧或者小说,结过婚,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哪怕当初真的爱的轰轰烈烈,面对现实时,也只能化作泡沫。

  胖子无奈道: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说:既然你们分开了这么久了,那有机会就见一面,问问清楚吧,如果结婚是她自愿的,你就把她忘了,送上祝福。如果她是因为其他因素结婚的,你也不要发火,更不要做出抢人的举动。先强大自己,当你真的能守护她的时候,不用你动手,她自然还是你的人!

  胖子沉默了片刻,沉沉的点了点头道:我听你的!

  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无论当初你养父母怎么对你,始终也是帮你养大了,有空去看看,我想了一下,从口袋里取出了我最后一张卡,道:这卡里有二十万,是洛市案子的经费,你拿去用,就当我付你的工资。

  胖子摆手道:我要钱没用,你自己留着吧。

  我塞进他的手里道:原本是想让你跟我去六市的,现在我改变想法了,既然你是在首都长大的,所以我希望你能留在这里继续发展,就像阿彪跟老痒一样,发展自己的势力,缺什么,告诉我,我都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

  胖子脸色一沉,直接就想拒绝我,被我出言阻拦道:你是一个男人,在什么地上跌倒就得在什么地方爬起来,你现在如果逃了,那你永远都成不了大气候!

  胖子浑身打了个激灵,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出神。

  把胖子放在首都,这确实是我刚刚萌生的想法,要想让一个人快速成长,那么就得把他放在逆境中!如今的他在首都想发展起来利与弊都有,土生土长是他的优势,要想刀快,首先就得有一块上好的磨刀石,通缉令与他得罪的人则是他的磨刀石。一个军区的副参谋长显然并不够,所以我决定把那个国副级的领导也拉进来!

  好一会儿他才重重的捶了餐桌一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所以当天下午,我单独找了腹黑女,问她那女的住址。

  腹黑女似乎想到了什么,问我是不是疯了?

  我说我有自己的打算,她问我到底想干嘛?

  我说我就是想让胖子去见见那个让他朝思暮想三年的女人。

  腹黑女摇头说我骗不了她,这肯定不是原因。

  对此我颇为无奈,面对一个聪明的女人,谎言真的很容易被拆穿。

  所以我只好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她,她听了以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摇头道:你变了。

  我苦笑着道:生在乱世,想不变都难。

  她点头说:那行吧,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安排,我保证你能达到你的目的。

  我笑了笑道:那就麻烦你了。

  她面色有些失落道:其实我不想让你变成这样,但是也许你说的对,乱世中,单纯的只能被利用。

  我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轻声道:别担心,无论我怎么变,我对你都不会变。

  她哼了一声,抬头望着我道:嘴也变的会说话了,家里养的那两只金丝雀呢?

  我尴尬的将她松开道:那什么,我待会儿要去悬案组本部述职,你开车送我吧。

  腹黑女朝我微微一笑道:话题岔的挺快,我等会儿要去贝勒府,我把车留给你,反正你自己也会开。

  我耸了耸肩道:你家老佛爷又不在那边,你去干嘛?

  腹黑女转身朝她的房间走去,笑着道:河伯跟叶子叔去罗布泊了,贝勒府那边有些琐事要处理,放心,天黑前我就回来的。

  说着妩媚的朝我抛了个媚眼,看的我打了个激灵,这小妞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妖孽了。

  我无奈的叹气道:好吧,你就尽管撩拨我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