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八十一章 再见阿凤

  阿彪沉声道:我们兄弟都是穷苦人出身,后来又出了一些事情,沦落为亡命徒,家人也跟着受拖累,既然我们兄弟既然认定了老板,能有这出头之日,一定好好干,不让老板嫌弃。

  随后我们一起去了我的第一个场子,也就是在登封大金店的街上,是个不大不小的KTV,二十万能弄到手,显然他俩费了一些功夫。

  在大金店驻足了两天后,我给家里打去了电话报平安,小梁问我什么时候能回来,我说得去首都述职。

  小梁一听我要去首都,就没再问什么了,估计她应该是觉得我去首都是找腹黑女去了,但是她的性格又不会表现出来,对此,我颇为有些无奈。

  事实上,关于述职确实是我找的借口,而对于一个喜欢你的人,哪怕他真的有其他喜欢的女人,但他还是会找借口,那就说明他的心里还是在意你的,否则根本不需要借口。

  挂了电话,我给自己增加了一个渣男的标签,男人或许都像我这样,希望鱼与熊掌都可兼得吧?

  第三天,也就是十一月初的档口,我胖子俩在阿彪跟老痒新买的奥迪A4的护送下坐上了直飞首都的飞机。

  坐在飞机上,胖子有些忐忑,对于我有些诧异,问他什么情况?

  他有些不自然的摇头说没什么,首都那边他有些旧恩怨,怕这次去会给我惹麻烦。

  我诧异的询问他原因,在一番询问后,我才得知,原来胖子是两年前去洛阳的,再次之前他其实一直都在首都谋生,二十多年前他被老管家偷偷带首都托付给他的儿子抚养,他因此也就在首都安家,并跟着养父母改姓秦,养父母家在首都只能算是一般家庭,而且也有自己的孩子,老管家临走前并没有说明他的身份,所以他在那个家过的并不太好,在他大哥的排挤下,十几岁的他就独立出去了,老管家得知后,隔三差五的回来教他一些赢家的独门道。

  后来渐渐的跟社会上的人混到了一起,二十三岁那年因为一个女孩打残了一个军长的儿子,被迫逃去了洛阳。

  我听了以后,忍不住感叹了,没想到这厮居然也有喜欢的女人。

  于是一路上也有了聊资,一个劲儿的问他那妹子长相如何,芳年几何?如今婚否?

  胖子对此不厌其烦,说我怎么会这么八卦。

  我笑着说:还别说,兴许你这次去首都还真的有可能遇到她呢。

  胖子听我这么一说,整个人沉默了下来,摇头道:不见也罢,省的拖累她。

  一个多小时候,我们在首都机场下的飞机,腹黑女亲自过来接的我们,还是她那辆红色的奥迪。

  瞧见胖子的时候,先是一愣,估摸着没想到我会带个陌生人来,不过她毕竟是皇族出身,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既然我能带在身边的人,那显然关系很不一般。

  H,酷L匠K“网正#$版首…发Q

  一路上并没有聊这一茬,胖子却在后车座上羡慕不已,说我居然有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一路上还八卦他。

  腹黑女冷笑着说:那是你还不了解他,如果你了解他的话,你可能会羡慕的要死,他啊,身边的美人可多了去了,家里就养了两个!

  坐在后面正喝着可乐的胖子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直接来到了腹黑女住的别墅区,下车后,望着别墅区里的绿化植被已然发黄,显有败落迹象,忍不住感叹,时间过的真快。

  刚到别墅门口,就瞧见门口靠着个人,是阿凤。

  他正拄着拐朝我微笑招手,再见故人,忍不住有些眼圈发红,我跟阿凤已经两三年未见,再次见到他时忍不住想起了曾经一起学生时代,忍不住想起了死去的大鹏、耗子。

  造化弄人,三年前,他被抽了龙魂,仅剩残躯,三年后他虽然救了过来,却被贬成了普通人。

  我也没太过于矫情,朝他快步走了过去,搀着他道:身子还没痊愈,就不要瞎折腾了。

  他笑了笑,用不太利索的话语告诉我说他这样子是更需要多锻炼的。

  听到他的声音我鼻尖一酸,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所以也不会那么容易感情流露,将他搀扶到沙发上后,腹黑女跟胖子也跟了进来。

  胖子走进腹黑女家时,忍不住感叹道:人跟人的命差距就是这么大,我那么有钱,女朋友家里也这么有钱。

  我从茶几上拿了个梨子丢给他道:把嘴堵上。

  中午腹黑女亲自下厨,胖子跑去洗澡,我则跟阿凤俩坐在沙发上陪他聊天,通过跟阿凤聊天中,我能够感觉出他表面微笑下的苦涩,是啊,青春正直的少了三年,放在谁身上或许都不能那么轻易的释怀,好在就像他自己安慰自己说的那样,起码他还活着。

  对此,经历过那么多生死的我来说,也是有些感慨,普通人来说,人生不过几十秋,那么短暂,就是应该感恩起码当下还活着。

  这一点,其实我当初在参破生死观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否则,我的境界或许还停留在那个遇事首先会胆怯的地步。

  陪着口齿不清的阿凤聊了一个多小时,期间胖子就坐在旁边很有耐心的听着,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他并不属于那种莽撞的人,相反,如果不在感情左右下,我相信他可能比我还要理智。

  腹黑女的手艺没的说,午饭很丰盛,吃饭期间,腹黑女询问我跟胖子的关系,于是我就把之前我们遭遇的经过跟她以及阿凤说了一遍,也提到了胖子之前在首都犯的事儿。

  腹黑女闻言,放下筷子,说她去打个电话问一下。

  徐家在首都的势力虽然远远不及京央,但是其百余年来扎根扎地的情报系统以及民族拥护感也不是其它古遗家族可比的,所以很顺利的就得到了关于胖子的一切资料,甚至那个女孩,当然还有他打残的那个军长的信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