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哥点了点头,笑着道:你放心吧,我跟老痒一定会好好干的。

  老痒也跟着附和着。

  我从病床上爬起来后,试探性的活动了一下筋骨,感觉充满了力量,且六识更加灵敏了,就连角落里缓缓爬行的蟋蟀悉悉索索的声音都能听清楚。

  我随后挥了了两拳,感觉拳头落下之余虎虎生风!

  这不仅让我心里产生了莫名的兴奋,看来自己赌对了,果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蛇丹!

  想到蛇丹,我不禁想起了那条蛇,赶忙问胖子,那蛇放哪儿去了?

  结果让我颇为遗憾的是胖子居然说,当时着急救我,给落在那个幼儿园里了!

  我当时真恨不得把他给揍一顿,不过想想他也是着急我,所以也就没有发作。

  而是让他们赶紧帮我办出院手续,准备去那边再找找。

  我们四个刚出病房的门,正巧碰到过来探望我的杨刚。

  他瞧见我醒了,先是一愣,随即关心道:王科,你没事儿吧?

  我朝他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一点儿事都没有。

  王科这才松了口气道:那就好,对了我今天过来本来是想顺便看看你醒了没,既然那东西已经死了,局长已经跟上面申请结案了。

  我笑着说:这后续的事情你们可能有得忙了,这种案子我们也处理不少,后续很麻烦。

  杨刚有些苦恼的道:是啊,就昨天,我拿着那条死蛇过去找局长结案,局长反问我,要在结案报告里说就是这条蛇害死了那么多人吗?

  我当时就傻眼了,王科,你有经验,你帮我想想办法吧?

  我心里一惊,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道:你刚才说什么?死蛇?

  杨刚诧异的望着我道:是啊,就在那边幼儿园里面捡到的,当时还是秦兄弟告诉我的。

  胖子这才想起来,朝我尴尬的笑了笑道:我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我赶忙询问杨刚那蛇的去处。

  杨刚虽然有些疑惑,但是还是跟我说,那死蛇在他办公室里。

  我立马拽着他俩就往病房外面走,阿彪跟老痒俩也跟了上来,我让他俩先帮我办出院手续,随后直接回登封,等我这么忙完了会过去一趟。

  出了医院,坐进了杨刚的车里,杨刚一边开车,一边问我这么急急忙忙的到底要去哪儿?

  我说去市局,估摸着他以为我是去帮他处理结案的事情,所以就并没有再多问。

  而我当时满脑子都在想着他放在办公室里的那条蛇,一条修炼超过五百年并且已经结成蛇丹的蛇精,全身应该都是宝贝。

  想到蛇,我就想起了当初让胖子搜集来的那么多蛇的下落,胖子说都给放生了。

  &更新最快{E上|;酷l匠b网dD

  我松了口气,随即问杨刚,这两天那些蛇贩子蛇餐馆有没有人过来闹?

  杨刚摇头说倒是没人来市局闹,毕竟蛇本来就属于野生保护动物,吃蛇也是犯法的,就是最近官微下面有不少人再骂。

  我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既然没人敢闹事儿,那应该就没什么事儿了,当下人的胆子也只敢在网络上喷一喷了。

  来到市局走进杨刚办公室,不明真相的杨刚一进屋就要给我们倒水,我让他先把蛇找给我,他这才后知后觉的跑到旁边的保险柜前,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密封袋,递给我。

  当我看到他把蛇放在保险柜里,我差点都哭了,好在打开密封袋瞧见,并没有什么异样。

  我拿在手里问他这东西现在用不上了吧?

  杨刚哭笑不得说:能有啥用啊?难不成我们还真指证它是凶手?

  我笑而不语的将那蛇塞进了背包里。

  胖子开口道:还别说,我一个屁民用屁股想都觉得这案子不好结。

  我白了他一眼道:你懂个锤子,杨队结案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悬案重组方面会帮你们搞定的。

  我这么说并不宽慰他们,一般涉及到这种性质的案子,地方部门都不会让插手的,结案就更不用提了,而我处理的这几起案子虽然涉及到地方部门的协助,可那也是考虑到人手的问题,但是结案部分都是由悬案组首都本部一些负责收尾的文职人员完成的。

  杨刚听我这么说总算是松了口气,苦笑着道:害我白白担心了这么久。

  当天晚上,我独自回了招待所,从包里取出了那条蛇,犹豫了下,给纳兰尊挂了个私人电话,告知他我已经吞服了蛇丹,剩下的蛇尸怎么用?

  纳兰尊大为羡慕的说我小子运气真好,蛇丹何止是百年不遇的东西。虽然我不清楚他有没有吃过这方面的东西,不过他似乎对于这种成了精的蛇很是了解,告诉我除了蛇丹外还有蛇丹以及蛇皮蛇骨的服用方法。我犹豫了下把蛇胆给扣了出来直接吞服掉后,剩下的找了个地方直接给埋了,毕竟这蛇精跟蛇还是有所不同的。

  服用了蛇胆以后,我忽忽悠悠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醒来,感觉看东西比以前要清楚了很多,应该是蛇丹跟蛇胆都起作用了。

  在房间里打了一套自小研学的王八拳活动了一下筋骨后,就出去洛市市局了。

  接下来在杨刚等人的帮忙下,我们做了一些吸精案相关的后续工作,多半都是死者家属方面的安抚以及虚构一些死亡真相,甚至包括莫须有的嫌犯的罪责。

  忙完一切后已经是三天以后,三天后的早晨,我跟胖子俩在杨刚等人的目送下去了汽车站,之所以没有选择飞机直飞首都的原因,是准备去登封看看。

  一个多小时后,在登封汽车站下车,阿彪跟老痒俩已经在车站外候着了,瞧见我们来了,刚忙将我们带上一辆破捷达上面。

  对于那辆掉了漆的破捷达,胖子颇为有些不屑,说你们现在好歹也是王老板的人,就开这么辆破车,我都跟着寒颤。

  阿彪有些无奈的道:就这车还是租的,刚到登封立足,哪有那么简单的。

  我随后从包里又取出来一张银行卡,递给他道:这张卡里有五十万,你们回头先把这车给换了,再多收点人手,我跟你们虽然不了解,但是既然你们选择跟我干,我就不会亏待你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