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直接被打蒙圈了,手里的手电筒都掉了。

  g酷&x匠H网永A久S免M费^k看…小《Y说X

  我过去阻拦,望着慕容那冰冷的表情,原本到嘴边的话给憋了回去。

  胖子愤怒道:你凭什么打人?

  慕容冷冷的道:嘴巴太脏!

  我叹了口气,对慕容道:秦罪他朋友就是被那蛇精害死的,你别介意啊。

  慕容冷哼了一声,淡淡的道:你们现在最好不要过去。

  胖子捂着脸气愤的道:为什么?

  慕容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朝我看了一眼道:她们自己会解决的。

  我透过她朝她身后望去,院子中那两人看上去似乎都受了伤,里面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无奈,我只好安抚胖子道:再等等吧。

  随即问慕容道:里面那两个人里除了蛇精外另外一位是?

  慕容抬头撇了我一眼道:别多问。

  我又叹了口气,忍住好奇心,心里烦躁不已!

  就当我们在外面僵持了大约十多分钟后,里面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就瞧见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踉跄的走了出来。

  看身形应该是个女人,身着一身黑衣,脸上蒙着黑巾,所以看不到她的脸,她走到慕容身后,什么都没说,而是透过慕容朝我看了过来,随后拍了拍慕容的肩膀,转身从侧面的一条小路离去。

  我跟胖子俩都傻眼了,慕容什么也没说,转身朝里面走了进去。

  我深深的朝那黑衣女子看了一眼后,转身跟胖子俩一起跟着慕容跑进了幼儿园的院子里。

  就瞧见地上躺着一个身着红衣的下巴很尖的女人,就是我当时没迷惑时的那个女人,也是监控中拍下的那个红衣女人。

  她倒在地上,冷冷的望着我们,有气无力的道:我圣战的宏图大愿,岂是你们凡人能够明白的,就算今天的我死在你们手里,终有一天圣主也会替我报仇了!只是我不甘心,没想到自己会毁在一个败类··

  她话还没说完,慕容上前一步捏住了她的喉咙使劲一拧,那女的挣扎了片刻,就不在动弹了。

  随后,在我跟胖子俩惊骇的眼神中,渐渐化为一条一米多长的蛇。

  慕容将它塞给我,转身对我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先走了。至于那些蛇,给自己积点德吧。

  说完,她转身朝着之前那黑衣女子离去的方向走去,在夜幕中渐渐的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直到她走了好一会儿,胖子才回过神:艹!那女的怎么这么嚣张,她谁啊?

  我耸了耸肩道:好了,是条汉子就别跟女人计较,刚才这蛇精的话你听到了没?

  一听我提到那蛇,胖子就想从我手里夺过去,被我给拦住了,说:你特么有点出息行吗?我刚才问你什么你听到没?

  胖子有些憋屈的道:端木那小子死的冤啊,我想给他报个仇都不能。那蛇说什么跟我有毛关系啊!

  我能理解他的情绪,叹气道:既然人已经死了,说什么都没用了,可能你不知道,她刚才提到了一个非常古老的组织,圣战。

  胖子似乎心思都不在我的话上,敷衍的道:那又怎么样?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个组织一直在研究可以长生不老的东西,你相信吗?这个组织中的一个女人,活了两千多岁!

  什么?!

  胖子一脸骇然的望着我道:你该不会是跟我开玩笑吧?

  我说没开玩笑,她害死我身边很多人,我本来就是个普通学生,就是因为她才走上今天这条路的。

  胖子倒吸了口凉气道:还真有人长生了啊?

  我一边摩挲着手中的死蛇,正想扔掉的时候,我的手忽然在蛇肚子中摸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我心里一阵狂震!

  该不会是?

  我试探性的朝胖子看了一眼,随即从腰间拔出了圆月弯刀,将蛇肚子破开,一颗晶莹剔透微微泛着绿光的珠子暴露了出来。

  胖子惊呼了一声:这什么玩意儿?

  蛇丹?

  我颤抖着手将那颗珠子从蛇肉上扣了下来,放在鼻尖闻了闻,味道似曾相识,没错,就是我之前被迷惑时闻到的那股兰香!

  没想到居然是从这玩意儿上散发出来的。

  胖子惊恐的往旁边挪了挪道:怎么还冒光啊,该不会有毒吧?

  我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蛇丹这玩意儿只有修炼超过五百年以上的大蛇才有,这可是集天地草木精华又通过修炼才能凝结的。我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丢进了嘴里。

  胖子大骇:你疯了,别想不开啊!说着就要上来扣我的嘴,被我一脚踹开:你懂个锤子!这是蛇丹都不知道啊?

  胖子捂着屁股茫然的望着我,摇头。

  我耸了耸肩道:跟你说不清楚。

  还别说,这玩意儿刚吃下去,就有效果了。

  那珠子一咕噜的滑进我的胃里,就在我正得意的时候,胃里顿时一阵翻滚,我小腹中的那团七杀之力,一阵快速的旋转,顺着我的经脉游走到了胃里,将那颗珠子包围了起来,好一顿折腾,而我就惨了,胃疼的我在地上一阵翻滚。

  耳边传来了胖子的惊呼声,接着我的胃就像是要爆炸了似的翻腾起了一股巨大的力量,顺着我的食道朝上面顶!

  我被那股巨大力量,直接给冲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时,人已经在医院的病房里了。

  胖子跟大胡子阿彪以及老痒都在旁边,瞧见我醒过来了,三人赶忙围了过来。

  我诧异的望着阿彪跟老痒道:你们怎么来了?

  阿彪沉声道:老板,是秦老弟打电话通知我们的,你这是怎么回事?

  老痒那边赶忙给我倒了杯水,谄媚的笑着道:老板,你看我们一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

  我伸手从他手里接过水,朝胖子瞪了一眼道:我这没事儿,登封那边经营的怎么样?有没有遇到有本事的人?

  阿彪嘿嘿一笑道:老板,你那二十万,我们在登封盘下来一个小场子,生意不怎么样,我们也寻思了,想给重新装修一下试试,资金不太足。

  我朝他摆了摆手道:钱不是问题,你们在那边好好搞,回头我把钱转到那张卡的账户里,记得一定要帮我物色有本事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