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浑身打了一个剧烈的激灵,谁?

  就当我条件反射的去想着会是谁时,耳边隐约传来一阵嘶嘶的声音,接着我的感觉脑袋昏沉沉的,人也浑身没有气力。

  迷迷糊糊间,我感觉到有人在亲我的嘴,然后我感觉到胸腹间一团火热,某处开始变的僵硬,燥热。渐渐的朝我全身蔓延。

  就在我快要被那股燥热折磨的快要癫狂的时候,忽然一直冰凉的手缠在了我的脖子上,那种感觉就像一个在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忽然跳进了一个水池里似的。

  舒服!

  那只冰凉纤细的手顺着我的脖子缓缓往下抚摸,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让他顺着我的脖子摸下去,所以我使劲儿的把身上的衣服脱掉,接着那只手顺着我的胸膛缓缓的滑下去,一路低走,路过我平坦的小腹。

  妙不可言!

  简直妙不可言啊!

  紧接着一张美轮美奂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朝我莞尔一笑:想我吗?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感觉灵魂都被她的声音给软化了。

  她见我点头,又是一笑,将头埋在了我的胸膛之间,继而我感觉到一条柔滑的舌头顺着我的胸口一直往下舔。

  天啊!

  我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我当时的感觉,也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那种舒适感。

  我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抚摸她的皮肤,真的好滑好滑。

  我忍不住喘了口粗气,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我的耳边传来了一声令人烦躁的声音:不知廉耻!

  那声音很冰冷很熟悉,可我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让人心燥反感至极。

  正是因为那声音的出现,那张覆盖在我高处的小嘴似乎离开了,我的心情顿时狂躁了起来,恨不得要骂人。

  几乎是在同时,我的眉心一痛,我大脑嗡了一下,紧接着我视野中的古色古香,我视野中的大红床铺,犹如潮水般缓缓退去。

  我的视线一晃,眼前顿时显现出一个五彩斑斓的蛇头!

  那蛇头正朝我吐着信子,见我清醒过来,张开大嘴就要朝我咬来!

  我惊呼了一声,下意识的想双手去阻拦,却发现自己居然被它压在身下,丝毫动弹不得。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猛然间旁边窜出了另外一条白蛇一口咬住了那五彩蛇的脖子将它从我身上掀翻了过去,两蛇顿时缠绕在一起,一阵剧烈的翻腾撕咬!分分合合,合合分分,随后又追追赶赶,消失在菜市场中。

  我在旁边都快看傻眼了,这什么情况?

  耳边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先把裤子提起来!

  慕容?

  不是,裤子?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低头朝下面一看,顿时一阵面红耳赤,赶忙蹲下将裤子提了起来。

  随即转身望着她道:那蛇怎么回事?

  慕容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快速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就在我纳闷的时候,小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眼神古怪的望着我道:阿臣刚才的样子正的好恶心哦。

  我尴尬的想到了当时自己的境遇,跟醒悟过来后的境况,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赶忙转移话题道:月儿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小月一脸嫌恶的看了我一眼道:就在你跟那蛇精那啥的时候,我出来的。

  被一个小丫头这么说,我真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好了!

  再次岔开话题道:那刚才那白蛇是怎么回事?

  酷¤p匠网#正8z版首发;z

  小月茫然的摇头道:它是突然出现的,我也不晓得呢。

  小月是不会欺骗我的,不知道那肯定就是不知道了。

  但是慕容刚才那表情明显告诉我她是知道的,加上她之前那么胸有成竹的口气,很明显是与这条能与蛇精抗衡的白蛇有关。

  正想着呢,胖子跟杨刚等人迅速赶了过来,眼神古怪的看着我,我忽然想起来这菜市场之前安装过针孔探头,想必之前的一切他们都看到了。

  这特么的简直就是来了一出现场直播啊!

  我顿时后悔之前要当这枚诱饵的行为了。

  小月见有别人过来了,一溜烟的功夫就消失了。

  胖子拍了拍胸口道:幸亏之前没跟你抢,刚才我在视频里看的,这特么的吓死爹了。

  杨刚瞅着他一脸无语,看向我时,面色却有些同情。

  你大爷的!

  这帮孙子,我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没安慰一下就罢了,居然还过来落井下石!

  想到那条蛇精,我顿时就是火冒三丈,可惜现在也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

  杨刚则带人先将之前被慕容打昏的小林送到医院去了,胖子很有闲心的在旁边搞了些柴火捡现成的烤蛇肉吃,烤好了还问我吃不吃。

  我一看到蛇,就想起了那蛇精,就恶心的想吐,他这明显就是故意的,所以我在思考要不要扣他这个月的工资。

  大约凌晨两点钟左右,小月忽然出现在我身边,面色有些惊恐的拽着我就往外面走。

  我诧异的问她怎么了?

  她告诉我说,那蛇精被抓住了!

  我心里一惊,赶忙问现在在什么地方?

  小月说就在旁边的一个废弃的幼儿园里。

  正在吃蛇肉的胖子瞧见我这边的情况,丢在手里的东西,跑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说蛇精抓住了!

  他大骂了一声:在什么地方?

  我让他先别问了,随即就让小月在前面带路。

  五六分钟后,我跟胖子俩打着手电,赶到了小月口中的幼儿园的院子里。

  远远的看到院子里好像站着两个人影。

  正想进去的时候,却突然被不知道从哪儿跳出来的慕容给拦住了!

  慕容?

  我望着她道:里面那是?

  慕容冷冷的说:你现在最好别进去。

  胖子又骂了一声!就势要闯进去,那个字刚骂出来,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两个响亮的耳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