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场里灯火通明,不过却很安静,想必胖子杨刚他们都已经撤离了,我将电瓶车停在旁边,独自走进菜市场中的一口硕大的蓄水池子旁边,朝里面看了一眼,浑身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里面花花绿绿的全是蛇。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掏出来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是杨刚的电话。

  他询问我没什么特殊情况吧?

  我摇头说:我都要怀疑它到底会不会来了。

  杨刚凝重的道:你小心点,大池子旁边的小池子里装的有毒蛇,尽量别碰里面的,还有左墙角那边的桶里装的是汽油,刚才我让小林去买的。

  我朝他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这才瞧见不远处的墙角里放着两提大号的塑料桶。

  我嗯了一声,道:既然东西都准备齐了,既然是演戏,那咱们就得演足了,我先挂了,杀个几条蛇再说!

  说完我就把电话给撂了。

  从旁边的包里取出了一条皮质的围裙,穿在身上,带上皮手套,像个屠夫一样,操起一把剥蛇皮专用的尖刀,硬着头皮从那口大池子里抄起了一条蛇,开始杀蛇剥蛇皮。

  杀蛇的过程中,我一直在用余光观察周围,就在我杀掉第三条蛇剥掉皮时,忽然感觉到有一双眼睛似乎在恶狠狠的盯着我!

  那种感觉让我很不适应,好像自己就像手中的死蛇一样变成了猎物。

  难道它就在附近?

  可为什么并没有对我下手呢?

  我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渐渐的那种感觉忽然消失了。

  我松了口气的同时有些失望,难道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我看了一眼放在旁边的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临近十二点了,不行,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

  我犹豫了下,快步走到左墙角边,抱起了一个塑料桶,搬到大池子旁边,拧开上面的盖子,将里面的汽油一股脑的全部倒进了大池子里,就瞧见池子里的蛇群翻滚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l酷匠~+网B正L版首发

  我微微一愣,难道放少了?于是我又把另外一桶也倒了进去。

  结果还是那样!

  我诧异了下,怎么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正当我思索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来了?!

  我猛然转过头的同时开启了血图腾力量以及七杀之力!然而,当我扭头瞧见了来人时,忍不住皱了皱眉,沉声道:什么情况?

  来人是个身着警服的年轻人,看上去有些眼熟,我忽然想起来他不就是杨刚手下的一个得力干将,好像叫小林?

  我当时有些气恼,杨刚怎么做事的?这个时候怎么能让他闯进来?!

  小林见到我时,嘴角居然扬起了一丝诡异的笑。

  看的我眼皮直跳!

  而下一刻他居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掏出腰间的枪,指着我!

  我头皮一麻,心道不好!

  想都没想朝旁边一个懒驴打滚,下一刻耳边传来了嘭的一声枪响!

  他被蛇精控制住了!

  我一个翻滚躲过他后,没有丝毫犹豫,躲到了装蛇的大池子后面。

  枪声接着消失了,耳边传来了一阵听起来有些僵硬的脚步声。

  我沉声喊道:既然来了,那就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了,怎么?看着我杀你的同类知道痛苦了?你杀我的同类时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我的话说完后,那脚步声似乎停止了。

  接着传来了一个听起来有些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女人声音:无非就是主动与被动,以前我们是猎物,现在换你们了。

  我低着头,正用耳朵在分辨它的位置时,忽然瞧见我的面前似乎多了一双绿色的绣花鞋。

  我大脑嗡了一下,紧接着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从地上站起来,我的面前站着一个身着红色旗袍的女人,她的下巴又尖又长,腿同样很长,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胸部以下全是腿,可以让人不假思索的就想起了蛇精!

  我震惊的望着她,她却面无表情的望着我,细长的手朝我伸了过来,我心一紧,她居然也有六根手指!

  这身体特征居然跟大长腿一模一样!

  那这么说,大长腿真的就是蛇精了?!

  我很想开口问她,却发现我整个人除了我的思想之外都已经不受我控制了。

  就在我寻思着慕容怎么还没出现时,后脑勺被一把冰凉的管子给抵住了,我心里顿时苦涩,这下完了。

  慕容应该不会轻举妄动了。

  那红衣蛇精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凑到我耳边小声道: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设局想抓我?

  我很想冷笑,但是却身不由己。

  她轻笑了一声非常自以为是的说:你肯定在想刚才为什么没直接点着汽油把那些蛇都烧死是吗?可惜那两桶并不是汽油,所以让你失望了。

  因为凑的比较近,所以她说话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脖子上痒嗖嗖的,就跟电视中蛇信子喷人时的感觉差不多。

  而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她下一刻居然伸出了那条特别的舌头在我的脖子上舔了一圈,随后伸手将我勾到了她的身前,我甚至能感觉到它胸前的浑圆与饱满,不知道为什么同样是蛇精,大长腿却让我有对女人的欲望,而眼前的蛇精却让我心生恶心。

  或许是本质上的不同,或许是因为眼前的这个蛇精此前所犯的案子。

  就当我在疑惑她为什么一直用舌头舔我时,忽然我感觉到脖子上一阵刺痛,紧接着一股霸道的毒素顺着我脖子的颈动脉飞速朝我五脏六腑侵袭,我匆忙使用腹部的七杀之力去抵抗,却为时已晚。

  我大脑嗡了一下一片空白。

  那种大脑空荡荡的感觉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的眼前恍惚了下,思绪飞朔,却是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

  不远处有一张大红色的床,忽然一阵困意袭来,我情不自禁的朝那床走了过去。

  躺在床上,忽然一双洁白如玉的手从侧面将我抱住,鼻间顿时泛起了一股兰香。耳边也同时传来了一阵宛如天籁的笑声:真的不想我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最近又开始卡文了,有需要龙套的朋友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