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方案就这么定下来了,随后我跟杨刚俩敲定了虐杀的地点的同时杨刚让局里的骨干跟着胖子全市区的转悠,将附近所有的蛇全部没收。而我们所选的虐杀地点则是位于市区的一个待拆迁的菜市场,那周围的人都搬走了,不会有太大影响。

  而经过再三考虑,我们还是将时间定在第二天的晚上,主要是考虑到纳兰尊派来的支援,否则就算它真的来了,那我们也没有万分的把握能将它抓住!

  %L酷;W匠,网首V发

  这么一安排,我们的准时间还是很充裕的,这也极大的缓解了胖子那边的行动压力。

  当天晚上我们撤回了所有的巡逻人员,奇怪的是那天晚上并没有接到任何有关死亡的报警电话。

  不过胖子那伙人倒是忙活了一夜,总算将洛市蛇市中的蛇给‘收’了一半。第二天一早胖子直接回他住的地方休息去了。一大早我就接到了风间给我的电话,说让我去洛市机场接人。我很好奇的问他接谁?他说等我去了就知道。

  无奈我只好让刚到市局的杨刚开车带我去机场,半个小时后,从首都飞来的飞机降落,在陆陆续续的旅客当中,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都说我认识了。

  来的居然是慕容,她依旧是一身黑色的卫衣,非常低调的一直低着头玩手机。就是这么个看上去有些孤僻的女孩,曾经敢于追杀过齐太岁,这是之前我跟纳兰尊聊天的时候听他说的,也就是那次老灵山血棺事件时,齐太岁跟温老闹翻了以后的事情了。

  只不过当时我并不清楚上面居然会让他追杀齐太岁,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齐太岁太毅然决然的离开悬案组吧?

  远远的我朝她喊了一声:慕容,好久不见。

  她这才抬起头朝我跟杨刚俩望了过来,朝我微微点了下头。

  在回去的车上,杨刚不时在倒车镜中观察慕容,有些诧异的小声问我道:王科,你确定她能对付的了蛇精?

  对于他那粗犷的嗓门所说的悄悄话,我极为无语的摇头道:杨队,你可不要以外貌取人啊,慕容可是一等一的高手,就我这样的十个都打不过她。

  后视镜中,我能很明显的瞧见坐在后面的慕容嘴角微微扬了一下,不过也只是那么一下,就恢复如常的带着耳机玩着手机。

  杨刚还想说什么,被我的眼神给阻止了,怎么说也是个刑侦大队的大队长啊,怎么总是跟个莽夫似的,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于纳兰尊派慕容来,想必也是因为两人的亲戚关系,好说话点,另一方面也是考虑我跟慕容是旧识,处理案子会融洽一些。

  在招待所给慕容安排好房间后,她就把我们给赶了出去。

  一直到快吃午饭的时候,她才出来,说饿了。

  于是我叫上杨刚,又给胖子那边打了通电话,估计是太困了,那厮居然没接我电话。

  所以就我们仨在市局附近的一个小饭馆,随意的吃了顿饭。

  吃完饭后,我们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包间里给慕容说明当下这个案子的情况以及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方案。

  听了我们用蛇来设饵的方案后,慕容冷冷的说她没意见,纳兰副组派她过来主要是协助我的,所以一切都听我的安排。

  听她这么说,我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过想到那蛇精A+以上的战力时,我心里还是没低,记得当初处理老灵山的时候,慕容好像只有B+的战力,现在的她看上去战力应该有所提升,毕竟以我A级的战力看她时会生出怯战的心理。

  于是我趁着杨刚出去埋单时,小声问她如果单独面对A+以上战力的人胜率有多大?

  然而,她告诉我的结果吓了我一跳!

  她说胜率为零!

  见我发愣,她静静的望着我道:你把A级与A+以上战力看的太简单了,京央的战力评测系统并没有那么准确,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当一个C级战力的人遇到A级战力的对手,在面对死亡的威胁下,这个C级战力的人,很可能会发挥出B甚至B+以上的战力状态。你问我面对A+以上的对手有多大胜率,我只能说是零。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如果这个案子的嫌犯真的是蛇精,就算它有S级以上的战力,我也能抓住她!

  我听她这么一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真的相信了,就像当初相信齐太岁是个不会死的人一样的相信了,或许正是因为她的身上具有类似齐太岁的那种气质,所以我才会那么的相信她。

  当天下午,杨刚就去带人将抓来的蛇全部放在了那个废旧的菜市场里,本来他是要在周围部署人力的,被我给阻止了,之前牺牲的那俩巡逻队员让我明白,有时候人多只是累赘。

  所以只是在那一片区域几公里外部署了一部分从特警武警以及市局中抽掉出来的精英骨干,到时候如果菜市场发生了不可控制的事情后,就让他们出动,直接用武力轰平!

  傍晚时分,吃过饭的慕容选择独自离开,晚上八点钟左右,我换上了一套从蛇贩子那里借来的衣服,独自骑着电动车在市区里随意的兜圈子。

  其实这么做很危险,如果在半路上被它盯着,以我跟它的实力差距,很有可能会被它给干掉,但既然要做诱饵,那戏份就得做足了,还是那句话,我得让它明明知道我是在给它设套的情况下,它还得往这里面钻。

  我这一兜就兜了两个多小时,刚好来到我们设定的地点。

  那个即将拆迁的菜市场,因为周围都是待拆迁的,所以一路上都黑漆漆的,连个灯都没有。

  奇怪的是,我这骑着车一直来到菜市场门口,也没有被跟踪的感觉。

  菜市场里灯火通明,不过却很安静,想必胖子杨刚他们都已经撤离了,我将电瓶车停在旁边,独自走进菜市场中的一口硕大的蓄水池子旁边,朝里面看了一眼,浑身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里面花花绿绿的全是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