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刚等人都是本地人,对于洛市都比较熟,所以我跟胖子俩也没必要留下来专程等他们,先一步走进了巷子,在小月的指引下,终于在南阳巷深处三十米处的一个垃圾堆后面见到了两个赤果着身子倒在地上的两位民警,在手电光的照射下,两人的死状同样一模一样,甚至说,与之前发现的尸体也是同样的遭遇。

  2看}正$:版…章!节上J~酷匠B网

  七八分钟后,杨刚带着人喘着粗气跑了过来,见到了倒在垃圾堆后面的俩具尸体,纷纷摘下了头顶上的帽子。

  虽然牺牲的并不是刑侦大队的人,可毕竟都是跟自己一样有血有肉的警察,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一声命令,他们或许就不会死。

  可在其位谋其事,用杨刚最后的话来说:警察的天职就是保一方安民,警察最好的归宿就是死在岗位上!

  虽然这么说,听起来有些偏激,而对于有些被警界中败类误导的人会认为这简直就是笑话。

  但是你不可否认的是,这个世界上还是好警察多,如果反之,社会就不会如此的安定。

  那天晚上折腾了一晚上,一直到凌晨五点多钟,我跟胖子俩才回到招待所,稍作休息。

  八点钟左右,已经工作的一天一夜的杨刚给我们打来了电话,说交警支队提供了两个巷子附近的监控过来。

  无奈,我拽着已经困成死猪的胖子急忙赶到洛市市局,在杨刚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一脸疲惫的杨刚正坐在桌子前,盯着桌子上的电脑显示屏。

  开门的声音才让他回过神来,赶忙让我们过去看。

  来到杨刚的背后,他将电脑上的视频重新拉回头,指着显示屏沉声道:这是永安巷路口的监控有点长,得快进着看。

  胖子身子重,从旁边找了把凳子趴在椅靠上,盯着显示屏,我则双手负胸,站在旁边,杨刚开始快进视频,直到视频时间滑行到十一点五十分左右,监控中出现了两个抽着烟走进巷子里的警察,杨刚道:这两个就是洛新区韩舍街道派出所的两位民警刘新伟跟林祥。

  我跟胖子俩点了点头,胖子眯着眼睛道:这看起来很正常的样子嘛。

  杨刚继续将视频快进,十二点刚过,两人巷子中出来,这次出来时,我皱了皱眉,两人的脚步明显要轻浮僵硬了些许,怎么看都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可红外线探头中并没有出现除了两人外的第三个有嫌疑的人。

  视频再次快进,一直快进到后面我们陆陆续续进入永安巷后,杨刚将视频给关掉,扭头问我们有没有看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胖子先我一步开口道:那两人出来时,不对劲。

  我寻思了番道:我们发现的第七具尸体的死者并没有出现在监控中。

  杨刚点头道:没错,昨晚上我们连夜安排了大量警力排查摸索,就在刚才我们确认了死者的身份,他叫邹为民,是韩舍路中心小学的老师,晚饭后告诉家人说是出去散步,随后就一直没回去,十点钟左右家人曾经给他打过电话,他接通电话时,告诉家人自己在同事家喝酒,后来再就没有打通电话,他的家人以为是留宿在同事家,所以并没有在意,却没想到那个电话撒的谎却成了他最后的遗言。

  说到这里,我们仨都忍不住一阵唏嘘,死神有时候来的就是这么突然,也不知道这些被吸去精气的人,魂魄是否还可以轮回,可惜我元魂被抽,再也不可能以魂人状态去询问这些了。

  感慨了片刻后,杨刚再次点开了另外一个视频,画面中的位置有些眼熟,好像还是韩舍街上,画面中再次出现了两个行如行尸走肉般的人,在视频中一闪而逝。

  依旧是刘新伟跟林祥!

  杨刚将画面暂停住后,沉声道:这个监控的位置就在通往南阳巷的必经之路,很显然,他俩是自己走到南阳巷的。

  我沉思了片刻道:从这些视频中并不能看出两人是怎么死的,也没有看到任何有嫌疑的人出现在监控中,由此可见,凶手极为狡猾,要么就是红外监控压根就照不到它!

  杨刚点头说我觉得应该是后面一种情况。

  我扭头看像胖子,胖子却做出了个让我们有些意外的动作,他伸手从杨刚手里夺过鼠标,将视频朝前面拉了一下,随即点击播放,当视频播放到凌晨12点10分时,他快速的点击鼠标,将视频暂停住,沉声道:这是什么?

  我跟杨刚疑惑了声,凑近一看,我微微皱了皱眉,画面中居然出现了一个拉长的黑影。但是看上去像是一根长棍子的影子。

  杨刚嗨了一声道:这不就是个影子嘛。

  胖子点头道:这确实是个影子,不过你们说什么东西的速度能快的连监控都几乎捕捉不到?

  杨刚惊诧道:秦老弟,你该不会说这是?

  胖子似乎并不是太确定,所以也没直接回答,而是询问杨刚局里有没有处理图像的技术人员?

  杨刚连连点头说有,技术科经常处理这个。

  说完想到了什么,赶忙将暂停住的时间记下来,随后将视频打包好,给技术科发了个邮件,发完邮件后,他觉得并不满意,于是决定自己亲自过去一趟,让我跟胖子俩在他办公室里稍作休息一下。

  杨刚离开后,我沉声问胖子,感觉刚才那黑影是什么?

  他摇头表示不清楚,但是看那速度跟形状显然并不可能是人留下来的。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我俩在办公室里抽了根烟,刚抽完,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胖子接的,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接通后,他面色一紧,随即挂了电话,沉声说:图片出来了,杨队说发邮件了,让我们自己点开看。

  我心里一惊,看来是有重大发现,警局的邮件我玩的是熟门熟路,点开杨刚的邮件后,发现了一封未打开的邮件,点开后,一张像素很差的照片缓缓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出现在画面中的居然是一个身着红衣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