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的迷迷糊糊的被手机铃声吵醒,拿起电话一看,上面显示的居然是刚刚添加不久杨刚的电话,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我的心头,我感觉可能出事情了。

  果然,接通电话后,里面传来了杨刚激动且惊恐的声音:王科,我们的巡逻队员有两个失联了。

  什么?!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没想到真的怕什么来什么,我赶忙询问他在什么地方,然后穿好衣服去找胖子!

  胖子睡的挺死的,敲了好一会儿门,门才开。

  稀松着眼睛问我叫魂啊,我说出事儿了,他打了个激灵,问我谁出事儿了?不会是杨队吧?

  我摇头道:不是,是这么布置下去巡逻的两个派出所民警,咱们现在赶紧去看看。

  他连忙应了声,就回去穿衣服。

  随后我们急急忙忙的出了招待所打了辆出租车直接去了杨刚所说的洛新区的一条街上,车子当到十字路口就瞧见杨刚带着两个人焦急在等我们。

  在他们旁边停下后,他们三人赶忙迎了上来,出租车一走,就开口对我们道:你俩总算来,就在刚才我们接到永安巷的警,说在路边发现了一具死尸,死者为男性。

  我皱了皱眉道:身份确认了吗?

  杨刚摇头道:我刚派人先一步过去,永安巷离这不远,咱们现在就过去?

  我点头道:去看看。

  我们一行五个人小跑着来到了杨刚嘴里所说的永安巷,刚到巷子门口远远的就瞧见巷子门口停着两辆警车,而巷子的深处五六十米位置,聚拢了身着警服的人,想必应该就是杨刚安排过去的刑侦人员。

  就在我们朝巷子深处走去的时候,杨刚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了后,皱了皱眉道:我们已经到了,等下再说。

  挂了电话后,有些担忧的道:尸体已经确认了,并不是我们失联的队员,死状与之前六具无异,身份待查。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现场,现场正在勘察的刑警瞧见我们来了,纷纷站起来,上前跟我们说明情况,而我则趁机去查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的尸体。

  死者是一名戴眼镜的中年人,已经被吸干的身体赤果着躺在地上,嘴角同样扬起满足的微笑,大晚上看上去颇为诡异。衣服就丢在旁边不远,不过先一步赶来的刑警说并没有发现跟死者有关的身份证件,所以死者身份暂时还不能确认。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伸手朝他脖子处的颈动脉摸了摸,尸体温热,显然死亡时间并不久。

  我从地上站起来,问杨刚,有没有叫法医过来,杨刚说正在赶来的路上,我犹豫了下,跟刑侦大队的人借了一胶皮手套,道:时间宝贵,我来吧。

  随后重新蹲在尸体旁,对尸体进行初检,初检得出结论,死者的死亡特征跟之前的几具并没有异样,且在死者下面发现了些许尚未流干的津液。

  初检结束后,我让杨刚迅速当班所有巡逻力量调集到洛新区来,这么做其实也只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其实在我跟胖子看来,失联的那俩民警很有可能是在发现这句尸体,或者发现凶手作案时造成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生还的希望极其渺茫。

  死的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还有希望,于是在杨刚的安排下,留下了五六个刑侦队员勘察尸体周围的证据外,其余的人全部出去找人。

  我跟胖子俩则单独行动,走到一处隐蔽的地方,我随手将夜叉鬼戒中的小月招了出来,让她帮忙一起找找。

  小月刚走,胖子一脸惊骇的望着我道:你刚才跟谁说话?

  我耸了耸肩道:我一个鬼朋友。

  他听了瞪大了眼珠子望着我道:养鬼?这可是邪门歪道啊,你小心走火入魔。

  我笑了笑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行了,以后再说。

  说完我就朝一个看上去挺脏的巷子走了进去,胖子在后面紧追了上来,憨笑着道:老板,那什么,刚才听你喊什么小月,是个女鬼吧?

  我嗯了一声,就没下文了。

  他却锲而不舍的追问道:漂亮吗?你从哪儿学的啊,能不能教教我?

  我扭过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那是我朋友,跟一般的鬼不一样,好了别问了,赶紧找人。

  胖子见我有些不耐烦,生气的道: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我学会了,养她十个八个的!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到那条脏乱差的巷子中间,依稀瞧见不远处的拐角一个黑影一闪而逝!

  我心里一紧,赶忙冲了过去,刚冲到那拐角,忽然小月从里面跳了出来,吓了我一大跳!

  我拍着砰砰跳的胸口道:你怎么从这儿出来了,差点没把我吓死。

  确实瞧见小月一脸苍白的望着我道:阿臣好讨厌,吓死小月了!

  我翻了翻白眼,胖子已经赶上来了,连忙问我怎么了?

  1w酷匠/U网8正版a首发《

  我有些不太自然的跟他摆了摆手表示没事儿。

  他白了我一眼说我一惊一乍的,还以为发现凶手了呢。

  妩媚理会他的瞎贫,沉声问小月:发现了什么没?

  小月摇头说她刚从隔壁的巷子传过来就遇到我了,说再去找找。

  我说好,小月刚走,耳边传来了胖子的酸楚声:唉,没媳妇有个鬼妹子也不错啊。

  我正想说他什么,忽然听到小月的声音从隔壁的巷子传了过来,我心里一沉,拽着胖子就往回头跑,准备绕过去的。刚走没两步,小月就出现在了我的前面,惊呼着道:阿臣,那边的巷子有两具尸体,好像是警察,都被吸干了!

  我无奈的停下了脚步,松开了胖子的胳膊,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给杨刚打了个电话:杨队,那两位兄弟已经找到了,不过···

  我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边就传来了杨刚倒抽冷气的声音,直接问我在什么地方?

  我说在一条巷子里,我跟秦罪正往那边赶,说话间我们已经出了巷子,辗转来到隔壁的一个老巷子门口,看了眼巷子门口的牌子我对着电话里沉声道:南阳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