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手也抓着他的衣领子,旁边的老痒顿时傻眼了,继而朝旁边的彪哥笑着道:这俩傻逼自己倒先干起来了。

  那彪哥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沉声道:两位别演了,既然你们能找到这里来,那就划下道吧!

  说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胖子似乎是想等我说,见我没吭声,嘿嘿一笑道:把你们送班房里去!

  大胡子彪哥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他身边拿着枪的刀疤脸老痒破口大骂了起来:妈了个巴子!彪哥,这俩货是条子吧,不能留啊!

  那彪哥一直紧盯着我跟胖子俩,估摸着是在思索着什么,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这样,如果两位能够放手的话,这次我们抢的钱分你们一半!

  我突然开口问道:你们这次抢了多少钱?

  我旁边的胖子诧异的望着我,估计是在猜测我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大胡子彪哥松了口气,沉声道:不多,一共也就五万多,咋样,分你们一半也有两万多。

  我摇了摇头道:你们一次才抢这么点钱啊。

  我这话一出,包括胖子在内都是一愣,望着我不明白我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道:你们与其这样做犯法的事情,不如跟我干,保证你们比抢劫更赚钱!

  啥?!

  胖子一脸诧异的望着我道:那什么,你不是疯了吧!

  老痒面色大怒:你特么拿我们寻开心是吧!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我冷笑道:你就那么肯定你的枪能打到我?你就没想过,我可能在你开枪前,就能削掉你的脑袋?

  老痒脸顿时黑了:我他么现在就崩了你!

  胖子瞧见他一脸激动的样子有些紧张,我却冷笑相望。

  老痒身边的彪哥伸手压下老痒的手枪,迟疑的望着我道: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

  酷w《匠(网唯k一t^正版%,/U其他:都●是盗z版^6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又从里面取出一张银行卡,道:这张卡里有二十万,按照你们这种抢劫的算法你们起码要抢个四次,而且还得提心吊胆的活着。

  老痒惊楞的望着我手里的卡,胖子朝我小声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有钱的嘛。

  彪哥静静的望着我,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耸了耸肩道:我以前是个法医,现在想当流氓了!

  他再次开口问我道:那你想要我们做什么?

  我说:很简单,我想要建立自己的组织,就得有自己的人,择日不如撞日,就从你们开始!

  彪哥皱了皱眉道:那如果我们不答应呢?

  我身后从腰间抽出圆月弯刀快速的对准老痒手中的手枪狠狠一刀砍下,当啷一声闷响,老痒惊呼了一声,朝后面退去!

  我已经快速的将刀给收了回来。

  老痒见我收刀,破口大骂着,四处去找他的枪,从地上拿起来一看,当场就傻眼了!

  那枪居然被我之前一刀把枪头给砍断了!

  彪哥面色一怔,点了点头道:没想到你一个法医既然能有这样的手段,老痒,咱俩兄弟这么多年,什么事情你都听我的,这次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办?

  老痒被彪哥的声音从愣神中拉扯了出来,摇头道:我早就习惯了,还是听彪哥的。

  彪哥沉思了片刻道:那好,我们跟着你干,你说干啥就干啥,反正我们也就这样了,再犯点罪也没啥。

  我微微一笑,朝他走了过去,老痒有些紧张,我没理会他,上前将那张银行卡塞进他的手里,道:这是我创建组织的第一步,你们跟着我一定不会后悔!

  彪哥微微一点头,将卡攥在手里,随后将我跟胖子请进了他们住的房间里。

  胖子开始有些不愿意,生气的说他总算看出来了,我这是利用他。

  我只说了一句话,他就沉默了:你堂堂赢家后人居然混到开大巴的地步,这应该不是偶然吧,我可是很清楚赢家在整个河南并没有你说的那么落魄!你真的甘心吗?

  于是乎,在九月十七号的早晨,我自己的组织就这样创建了,名为黑门。

  因为洛阳那边的案子还没处理,所以一早我就跟胖子重新返回了洛市,临走前,我让彪哥跟老痒俩在登封一带多给我留意一些有用的人,发现苗头后,立即给我打电话,我会亲自过来收人。

  回洛市的路上,胖子问我为什么要创建黑门?

  我就跟他说了一些我的经历,以及当前的局势,一个人的力量总归是有限的,而我们要想在这种乱世中不被人充当棋子,那就得有自己的组织,当你的力量达到一定程度后,你就可以做那个下棋的人!

  胖子被我的一番话说的想起了什么,叹了叹气。

  我问他怎么了?

  于是他就跟我说了他的经历。

  得知了他的经历后,我会心一笑,看来之前自己确实猜对了。

  胖子秦罪,是当前赢家家主赢征的私生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妈在生下他后不久被人害死,而他当时被赢家的老管家赢伯偷偷带走,独自抚养长大,为了不被人察觉,直接改掉了姓。

  所以虽然他是赢家后人,可他在内心里却一直都恨着那些一直认为他是杂种的‘亲人’。

  所以当他之前看到我的手段,随后又发现我有创建组织的想法,这才没有犹豫的就答应加入的原因。

  回到洛市后,他问我来洛市的真正原因,我告诉他,我这次来洛市最主要就是为了调查厉鬼吸精害人的事情。

  他摇头说:这事儿他之前也暗中查过,没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我皱了皱眉,问他什么意思?

  他问我有没有见过那几具尸体?

  我摇头表示还没来得及去。

  他说,其中的一位死者是他的朋友,也正是因为他这个朋友,所以他才决定暗中调查的,他那个朋友生前是个出马弟子,如果真的只是厉鬼所为,他一个堂堂出马弟子怎么也不可能着道的。所以这其中一定有其他原因,至于是什么,他暂时还不清楚。

  我说,既然这样,那你干脆就留来下跟我一起调查好了,我正愁着没人给我帮忙。

  他犹豫了下,点头就答应了。

  我俩打车直接去了市局,找到了杨刚,让他先派人带我们去查看死者的尸体。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