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么说其实是想激将他的,结果他没上当,看来这胖子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笨,只是有些不太明白的是他堂堂赢政的后人怎么会混到开大巴的下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

  可惜他似乎并不愿意告诉我,所以接下来,整个车里面除了前面那喋喋不休的司机外,我跟胖子俩都沉默了下来。

  一个多小时候,在胖子的指引下,司机将我们拉到了大金店的街上,付了钱,人刚下车,那司机就跑了。

  时间上已经是凌晨三点了,街上除了一些洗头房跟娱乐会所外,就只剩下几家通宵的大排档还开着灯。

  胖子摸了摸身上,随即走到其中一家大排档前,跟人买了包烟,自己点了一根,问我抽不抽?

  我当时确实有点儿困,就跟他拿了一根,随即问他:具体位置能锁定?

  胖子点头道:应该没问题,说着他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小型的罗盘,跟我们一般看见的罗盘略有不同的是,那玩意儿并不是圆形的,而是六角形的。

  他对着罗盘看了看,随即端着罗盘一直往前走,我抽着烟跟在他身后。

  走了大约四五百米的位置,他忽然停下来,抬头望着对面道:应该就是在这里了。

  我抬头一看,居然是一家名为章成宾馆的小旅馆。

  透过小旅馆的玻璃门依稀可见一个看上去风韵犹存的妇女正躺在沙发上睡觉,想来应该是小旅馆的老板娘了。

  我跟胖子俩对视了一眼,他问我怎么办?

  我说还能怎么办,进去呗,开个房就上去了,到时候你找到那俩货的门,我直接破门进去!

  胖子估摸着是想起了当初在车上我亮的手段,也就没犹豫,上前当当当的敲门!

  没一会儿的功夫,躺在沙发上酣睡的老板娘有些不太情愿的从沙发上坐起来,瞧见站在门外面的我跟胖子,穿上拖鞋走到门后面对我们喊道:来晚了没房了。

  说完,也不理会我们,转头就要走!

  我啪的一下把警官证贴在玻璃门上,一本正经的道:我们怀疑你店里住的有我们要抓的嫌犯,你现在最好把门打开,否则到时候你怕是脱不了包庇罪的责任!

  那风骚的老板娘迟疑了下,转过身盯着我手中的警官证仔细看了看,笑着把门打开后,将我们迎了进去,笑盈盈的道:哎呀,两位警官一定是弄错了,我这小店可都是按照流程进行登记的,怎么会有你们要找的嫌犯呢,说着就连忙从桌子上拿烟发给我们抽。

  我没去接,胖子倒是挺好意思的,估计是看人家拿的是中华。

  我看了一眼她,冷着脸沉声道:我们现在要上去突击检查,你帮我们开门!

  老板娘面色有些为难道:这不太好吧,这个点儿,客人应该都睡了,这么干,传出去以后我这生意不好做啊。

  胖子叼着烟,眯着眼睛危言耸听道:那你可要想清楚了,那两个可是洛阳逃过来的雨夜狂魔,我们这一走,你可要小心了。

  一听到雨夜狂魔,老板娘的脸色顿时变了,不过也只是那么一瞬间,随即就缓变了过来,朝我们摇头,表示不行。

  我正想来硬的直接闯上楼,胖子却笑着道:你真以为我们骗你?根据我们的调查,那俩色魔会障眼法,能把死老鼠变成钱,你不相信的话自己打开钱柜子看看。

  我诧异的朝他看了一眼,他这么说啥意思?

  老板娘面色一愣,笑着道:那不应该吧。说着她伸手拉开装钱的抽屉,刚拉开,便惊叫了一声!

  就瞧见一只拇指大小的小老鼠从抽屉里窜了出来,飞快的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我被老板娘的尖叫声吓了一跳,胖子却眯着眼睛道:我说吧,你要是不查,我们现在就走,要是出了事儿到时候我们可不负责。

  老板娘顿时失去了之前的淡定,连忙掏出钥匙带我们上楼。

  上楼的时候,我小声问胖子那耗子怎么回事?

  就瞧见胖子鬼祟的一伸手,手掌中居然再次多出了一只跟之前几乎一模一样的小老鼠。

  我朝他偷偷的竖了个大拇指,随即在前面的老板娘打开第一个门后,里面传来了男人的粗喘声以及女人的呻吟声,接着里面的人发现门被打开了,声音戛然而止,接着传来了一个男人愤怒的谩骂声!

  老板娘上前把灯打开,就瞧见床上两个人重叠在一起,上面的男的黑着脸扭头望着我们。

  无奈之下,我掏出了证件,冷冷的道:抓嫖,把证件都拿出来!

  旁边的老板娘也跟着附和着,表面我们的身份。

  那黑脸汉子顿时蔫了。

  出门的时候,依稀听到男的说什么硬不起来了之类的话。

  出门后,我拽了下胖子道:你能不能行啊?这么下去,早晚把那俩货弄醒。

  胖子无奈道:我那做手脚的钱被他们花给老板娘了,我能定位到这已经不错了,慢慢找呗,看看还有没有野鸳鸯了,别说,刚才那女的屁股还挺大的。

  我白了他一眼,正要说话,老板娘已经将第二个房间的门打开了,刚打开门,她尖叫了一声,就朝我跟胖子跑了过来。

  我跟胖子俩还没回过神来,就瞧见一把黑洞洞的枪指着我俩!

  酷《{匠L网c-永◎久免费看√小说……

  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不是那个大胡子彪哥跟刀疤脸瘦高个老痒还能有谁?

  大胡子面色有些难看略带焦躁,老痒则冷笑着,咬牙切齿的对身边的大胡子道:彪哥,这俩孙子居然找到这儿来了,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过他们!

  我无奈的对旁边的胖子耸了耸肩道:这下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都是你这傻逼害的,没本事装什么装!

  胖子先是一愣,继而面色微怒,伸手一把掀开我指着他的手,上来就揪住我衬衣的衣领道:怪我咯?我让你跟来的咯?

  我反手也抓着他的衣领子,旁边的老痒顿时傻眼了,继而朝旁边的彪哥笑着道:这俩傻逼自己倒先干起来了。

  那彪哥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沉声道:两位别演了,既然你们能找到这里来,那就划下道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