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听他这么说,就询问缘由。

  纳兰尊迟疑了下就将他这么说的缘由告诉了我,他说他给渠道那边打完电话后,本想电话告知易相大先生的,但想着这件事情并不是小事儿,于是就亲自前往,结果却发现易相大先生家门紧闭,随即他打电话询问了楚明的师兄诸葛,还未开口,诸葛居然未卜先知的说,他师傅猜到他会打电话过来,如果纳兰组长询问楚明的事情,就他转告纳兰尊此前他师傅就曾经给楚明算过,这是楚明人生中的一个大劫难,旁人奈何不得,只能看造化了。

  我听了紧皱眉头,易相大先生这番话的意思明显是想告诉我们,让我们都别管了,任由事态自己发展?

  想起当时那老道士跟我说话时的样子,我心里也开始纠结了起来,从他的面相上来看,并非属于那种奸邪之类的人,可他却一动手就是大杀招。

  u?看正K版rQ章){节◇7上酷匠bb网

  想起当初在山下瞧见上顶上那座乌云形成的天人象就让人不寒而栗,那根本就不是人能做到的,难道他真的跟那些年长的村民所说的那样,是个老神仙?

  我使劲的摇了摇头,甩掉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对着电话那边的纳兰尊问道:那咱们现在真的就什么都不做?

  纳兰尊沉声说:渠道反馈过来的信息上表面,六市九宫寨道观上的那个老道士,可能最初出现的时间应该是在三百年前,清乾隆十六年,道观落成后不久。当然这只是渠道方面的猜测,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那个老道士打钟的时间应该在一百年以上,而根据这一点,他猜测,老道士应该是在修一种禅,至于是什么禅,他并不清楚,但是能吞吐天人象的他从未听说过,渠道在这方面的资料也寥寥无几,总而言之,那是个隐于世的世间高人,战力无法估计。

  听纳兰尊那口气,似乎有些推崇的意思,我有些侥幸之前没告诉他,老道士一见我就要杀我是因为我是七杀星主的原因,否则要是传到京央上层里去,搞不好我七杀星主的事情又会被九指的内奸挑拨旧事重提了。

  挂掉了纳兰尊的电话以后,我心里比之前要平静了许多,起码易相大先生的那番话让我明白,楚明的遭遇本就是命中注定的,而不完全是因为救我造成的。

  在家里陆续修养了两天后,我背着小梁他们偷偷的来到了九公寨山脚下,可能是因为道观上发生的事情,山脚下的小摊都已经不见了。

  我在山脚下徘徊了好一会儿,就准备顺山而上时,耳边传来了齐太岁的声音:不用去了,他们不在山上。

  我心里一沉,猛的扭过头,望着面色如常的齐太岁,惊诧的道:你怎么?

  他侧身望着山顶的方向道:我怎么也在这里是吧,我当时被他打伤后,是从道观的后崖跳下来的,所以这两天我一直在这里,那老道士想杀的是你,姓楚的被他抓走,估计也就是教训一顿他推倒三清像的事情,应该不会杀他,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

  我苦笑着道:担心又能有什么用,那老道士的修为根本就不能是人类。

  齐太岁出奇的没吭声,我俩就站在九公寨山下傻傻的望着山顶好一会儿,我突然开口道:你是不是一直都跟在我们身后?

  齐太岁沉嗯了一声道:我有责任保你周全。

  我诧异道:责任?

  他只说了一句是,就没再解释了。

  我见他没似乎没跟我说下去的欲望,于是就选择匆匆离开。

  回到家时,小梁跟宫本樱子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瞧见我回来了,问我是不是去了九公寨山?

  我也没隐瞒,就将在山脚下遇到齐太岁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两人都是一脸震惊。

  第二天一早,我就接到了风间的电话,该死的任务又来了,案子发生在河南洛阳的一个小镇上,已经连续死了六个人了,死者皆为男性,死前都是皮包骨,明显是被吸尽精气而亡。

  如果我不是为了阳寿,我真回绝他!

  可我却不能。

  回到前屋跟我妈他们做了告别以后,我便揣着心思回到了六市,去了汽车站买了一张去洛阳的卧铺车票。

  车子是下午三点点始发,上车后,看了下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于是我就躺在卧铺上眯睡。

  迷迷糊糊中,感觉陆续有人上车,等我醒来时,瞧见两个形色匆匆的人其中一个是中年大胡子走到我对面的卧铺上躺下,另外一个脸上有一道十来公分长刀疤的中年瘦高个走到了后面,两人的行为有些异常。

  因为修为的提升,让我六识比以前灵敏许多,两人一上来我就能感觉到他身上隐约有杀气,应该不是个善茬,特别是脸上有刀疤的那个瘦高个应该杀过人。所以之后的路上,我都会不时的用余光观察他。

  那中年大胡子躺在我身边,用余光扫了我一眼,随即将头转了过去。

  开往洛阳的整个车程大约有六个小时,按照时间计算的话,最快也要九点钟,入秋以后,天短夜长,刚过六点外面的天就黑了,天刚黑,司机将车子开到了路边的一个服务区稍作休整,二十分钟后,车子重新行驶到高速,刚上高速没多久,我身旁的大胡子就从旁边抓起了衣服,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前面驾驶室位置,呼啦一下从衣服里抽出了一把两尺来长的砍刀横在司机的脖子上,司机是个年轻胖子,剃着个假光头,平日里应该也是个混子,砍刀架在脖子上,出奇的没太过于紧张的踩刹车,而是沉声道:兄弟,都是道上混的,求财不求命,坐这种车的没几个大钱,松松手,我前面那包里有我上个月的工资,你们拿去应应急。

  其实那大胡子拿衣服的时候,我就感觉出来,衣服里藏刀了,只不过我是想看他到底想怎么样,听那胖子司机一番敞亮话,顿时让我对这人有些刮目相看。

  而车上还没睡的人,听到两人的对话,都朝前面看,随后开始恐慌惊叫了起来。

  跟大胡子一起上来的那个刀疤脸瘦高个从包里抽出了一把黑洞洞的手枪,一脸恶相吼道:都把钱掏出来,放在头顶上,别等我搜出来,那就对不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