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恍悟的点了点头,从我面前消失,我刚准备回屋,外面传来了小月的声音:阿臣,地上有一张纸条。

  我心里一沉,回来前的路上踩到狗屎了,所以进门前我在门口清理过,很清楚的记得门口并没有什么东西,于是我赶忙走到大门前打开门,瞧见小月蹲在地上正望着一张叠的整齐的纸条,拿起来后,我朝周围扫视了一眼,并没有瞧见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唤上小月赶紧进屋。

  关门后,我走到屋里打开那张纸条,纸条上用软笔写了一行秀气的字:罗布泊十日。

  后面并没有落款,所以也并不能判断是谁,罗布泊那个地方学地理的应该都清楚,曾经一度在网上炒的沸沸扬扬的地质学家彭加木失踪事件,以及盗墓小说中经常出现的双鱼玉佩,当然还有神奇的巨耳地形,一切的神秘因素将这个地方粉饰的令人神往又惶恐。只是后面那个十日是什么呢?

  十日游?

  我赶忙打消这个念头,也不知道这个纸条是给谁的,这边除了我不就只剩下楚明了?

  我摇了摇头,怎么也不可能是楚明,于是将内心的烦躁感甩掉,随手将纸条丢在了床边,随后便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酷匠fU网唯@L一3正f版,…其…他}都t是%%盗版${

  等我第二天醒来时,起身准备去前屋,刚穿好衣服,却发现那张纸条居然不见了!瞧见楚明还在呼呼大睡,于是我将他叫醒,他迷迷糊糊的醒来问我怎么起这么早?

  我问他床头上的那纸条是不是他拿了?

  他茫然的望着我说:什么纸条啊?

  我顿时心里一沉,四周找了一遍也没找到,这就奇怪了,难不成它自己长翅膀飞掉了?

  楚明在旁边看的云里雾里,问我怎么回事?

  于是就我把昨晚上发现纸条的事情说给了他听。

  他听了以后,皱了皱眉道:那纸条该不会是给你爸的吧?

  我迟疑了下,道:还真有这种可能。

  于是我俩匆匆回到前屋,准备将纸条的事情告诉我爸,走到院门前发现两女孩正在池塘边洗衣服,我妈则在厨房外的空地上刮锅灰,头也不抬的对我们说:都几点了,饭盛在小锅里了,自己去弄。我直接开口问她我爸呢?

  我妈有些生气的道:你那个老子一大早的不知道发什么神经,饭都没吃,就走了。

  我跟楚明俩相视了一眼,诧异的道:那他没说去哪儿?

  我妈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道:他什么时候出门跟我们说过去哪儿了?

  我顿时一阵语塞,楚明在我身边小声说:搞不好那纸条真的是给他的,可能是有人让他去罗布泊。

  我思考了片刻,朝他摇了摇头,他会意的开口道:饿死了,吃饭去。说完就往厨房跑。

  我妈没好气的说不刷牙洗脸吃什么饭!

  吃完早饭后,小梁跟宫本樱子正在门外晒衣服,天气不错,楚明看了眼远处高耸的九宫寨山道:咱们进去去那边玩玩吧,正好可以放松下。

  宫本樱子一听,眼睛都笑成月牙了,别提有多开心,我耸了耸肩表示没意见,小梁更不用说,一向都是随我。

  就这样,我们跟我妈说好,晚饭前回来,午饭自己解决后,就徒步去了九宫寨山,正所谓望山跑死马。

  看上去并不太远的九宫寨山,我们这一走,居然走了一个多小时,而且还是抄近路的,小梁好点儿毕竟是干刑警出身,宫本樱子的体质就弱爆了,走走停停的,最后,干脆求我背着她。

  没办法,出来玩一次也不容易,就怕有人拖后腿,我只好选择当一次老马,好在小梁并没有任何不高兴的,从这一点倒是能看出来,两人之间或许真的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或者小梁压根就没把她当会事儿。

  九宫寨山我小时候跟我爸去过几次,高度比老灵山要高一些,不同的是九宫寨上有座道观,只不过那道观,我爸从来来不让我进去,至于什么原因,他从来没告诉过我,后来我考上医大后,就没去过了。

  来到山脚下,我喘着粗气将宫本樱子放下,她很欢快的跑到旁边的一个烤红薯的小摊前,给我们一人买了个红薯。

  楚明则在买了一些香火,我们一行人,走马观花的开始爬九宫寨山,半个多小时候,终于来到了山顶上的道观前,道观里零星有几个附近村民在烧香磕头,一个年迈的老道士盘膝闭目的在三清像下敲着一个小型的铜钟,每次敲击只相隔两三秒钟,声音清灵,使人灵台。

  宫本樱子对道观里的环境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以至于忘记了疲累,独自跑了进去,小梁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留下我跟楚明俩站在道观外,朝远处眺望,九宫寨山不是一般的高,站在山顶上,居然能看到几十公里外的六市轮廓。

  我俩在外面抽了根烟后,我对楚明说,你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楚明有些诧异,问我怎么了?

  我就把小时候我爸不让我进道观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听了以后虽然很奇怪,可毕竟那是我爸决定的,所以也没多问,就独自进去了。

  我独自站在道观前,望着道观外墙上斑斓的壁画,不由的有些怀念小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日子虽然清苦,但是我的世界中没有九指、没有京央、没有彼岸,也没有人屠。

  感叹之余,听着里面不停传来了的打钟声,不一会儿的功夫,外面的天渐渐的暗了下来。

  我诧异的抬头望着天,来前明明是个大晴天啊,怎么好好的····

  疑惑间,我抬起头,却是发现头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聚集了一大片黑压压的乌云,而且愈演愈烈,随着乌云的到来,周围开始刮起了狂风,脚下旁边的树刮的花花乱响。

  自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即视感,我忍不住苦笑,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刚刚萌生出那个想法,下一刻瓢盆一样的大雨自天际落下,我瞬间被浇成了个落汤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