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小梁跟宫本樱子不知道是本来就很有默契还是之前商量好的,都不理我,不理我我说,还窝在厨房里跟我妈聊天,不让我插嘴。

  自讨没趣之下,我只好去老屋找我爸,穿过竹林子时,瞧见我爸居然跟楚明俩正在下棋,看的我瞪大了眼珠子,随即又恍然大悟,他可是鼎鼎大名的人屠,能不会下棋吗?

  我走到两人身边,两人都没有理睬我,楚明执的黑子,棋子夹在手中一直迟迟不落,额头上冷汗直冒,好一会儿才将棋子填入天元左方两位处后,神情紧张,我爸微微一笑百字落下其右,楚明面色大变,居然下意识的将手伸了进去,被我爸拍打了一下手背,才欣欣然的缩回手,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完了。

  我并不懂围棋,所以并看不透其中门道,楚明随手从棋盘里拿了一颗黑子丢了进去,表示认输。

  我爸有些无奈的道: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你师傅就喜欢耍赖,居然你也会。

  楚明有些汗颜的岔开话题,抬头问我怎么来了?关系屡清楚了?

  我没好气的说:你小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怎么着,看样子你也是个臭棋篓子嘛。

  他本来就是开玩笑,听我这么说也只是微微一笑,起身道:给你们父子留点事情,我去看看做饭了没,中午压根都没吃饭,就想着来你家大吃一顿的。

  说完他手里拿着一本书,转身离去。

  望着他手里的那本书,我有些疑惑,这家伙什么时候走路都带书了?

  我爸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淡淡的道:那是我从首都回来前他师傅让我转交给他的卜算子,怎么你也想学?

  我连忙摇头道:怎么会,我可不想每天跟他一样神神叨叨的。

  我爸笑着道:你啊,充其量以后也只是一介武夫,人家学的可是治国平天下的东西。

  我笑了笑道:如果我能达到人屠这般境界,武夫我也愿意。

  他瞥了我一眼,踹了我一脚:没大没小的东西,老子都敢消遣!

  收拾好棋盘,进屋的途中我问他什么时候学会下棋的嘛,以前都不教我,他淡淡的道:你的性格不适合下棋,说完没等我继续说下去,话锋一转,开口问我道:徐家的丫头走了?

  我点头说走了,我这刚送她走,才回来。

  他嗯了一声道:感情的事情你自己处理,我跟你妈都不去插手,你妈什么想法我知道,他恨不得你娶个十个八个的,但是作为你父亲,我要告诫你,这几个女孩都不错,如果不喜欢就不要招惹,如果哪天让我知道你胡搞,看不不打断你的腿!

  我苦涩的将棋盘放在供桌的抽屉里,道:怎么会,我只是现在还没想好,你也知道,局势这么乱,我不想未出师神先死。

  他身后从供桌上取了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道:乱挺好,正所谓乱世出英雄,既然你已经进入了这个局,那就要努力让自己不被淘汰出局,听小楚说你们这次在洛商遭遇彼岸的人了,现在有什么感想?

  我苦笑着回答道:感觉自己太弱了,而遇到的对手一个比一个变态非人类,楚明应该跟你说了吧,彼岸的那个白衣人还有那个纹着粉色莲花的光头,我现在也有B+的实力,可人家一出手就能把我打个半死,真是越想越生气,他们是怎么练的啊!

  我爸摇头道:你只看到别人比你厉害,却不知道别人背后比你付出的要多的多,你们说的那个莲花光头根据小楚说应该是个古遗家族的世家弟子,能有这份修为也实属难得,至于你们说的那个彼岸的白衣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彼岸的西门梅郎,别说是你,纳兰尊都不是他的对手。能派他出来,说明彼岸应该还是挺重视的,只是我想不明白他们到底想做什么?代天伐世?我看是想趁着乱世趟浑水才是!

  酷Z匠a网*首2)发

  我诧异道:你是说,彼岸杀人留字其实是故意的?

  他微微点了下头道:应该是这样,彼岸这么多年来一直与世无争,偶尔祭祀杀人,京央也是能忍则忍,现在既然留字翻脸,那就说明他们是铁了心要趟浑水了,如果我猜的没错,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主动挑起事端,从而开始正面与京央抗衡,如果这么一天真的到来,那么京央就不会那么轻松了,双方很可能会引起一场星主之间的大战。

  星主大战?

  我头皮一麻,无法想象,那会造成多么严重的破坏力,不过好在京央有个星主联盟,想必人数应该不少。

  而下一刻我爸的一句话,让我哑然无语!

  他说,彼岸大部分都是由星主组成的,之所以称之为彼岸,因为那是一群跳脱苦海的人。

  他的这么一句话,让我心里忍不住为京央捏了一把汗,这么一个主要由星主组成的组织要是掺和进了当前的局势里,那么京央能应对吗?

  答案无从知晓,或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要发生的。

  吃过晚饭,我跟楚明俩回到我家老屋休息,我爸则回前屋了,这倒是让我妈好一阵欢喜。

  楚明不知道是因为之前受伤精神还未完全恢复还是太累了,早早的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则想着一大堆事情在床边编制纸人,时间大约十一点钟左右,我刚好编制了第五个纸人的框架,正准备糊纸时,门外传来了一阵阵敲门声,让我心里一沉。

  这大半夜的,谁会过来?我爸?

  于是我从床边站起来,走到大门后面沉声问道:谁啊?!

  门外的敲门声居然戛然而止了,我诧异的透过门缝朝外面看了一眼,却发现门外并没有人。

  难道是那个不长眼睛的鬼不成?

  于是我从夜叉鬼戒中将小月唤出来,小月出来后,有些生气的道:阿臣现在身边有了那么多女孩子,就不要小月了。

  我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声道:小月,等下你帮我看看外面是人是鬼!

  小月咦了一声,好奇的道:阿臣真是越来越笨了,鬼不是有阴戾之气吗?阿臣怎么会不知道?

  我苦涩的摇头道:小月忘了,阿臣现在已经不是活阴差了,所以感觉不到阴戾之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