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商市的案子,如此之下几乎无解,京央都不愿意得罪的组织,我们又能怎么办?幸灾乐祸的人肯定会说这下好了吧,赔了夫人又折兵,吃力不讨好嘛。不查还好,这么一查,还搭上了一具关于长生至关重要的古代女尸。

  楚明是在第三天早晨醒来的,醒来后,情绪一直不太好,估摸着是觉得丢脸吧,我就宽慰他这次换做任何人都得认栽,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横空出世的彼岸似乎比九指更厉害,因为九指京央还能压制住它,可彼岸京央情愿双手奉上女尸息事宁人。

  原本以为剥皮案就在第四十九具以七宗原罪死亡的方式结束了,然而,后面所发生的事情却是我们始料未及的。

  原因起源于那天交易之后,截杀彼岸的事情,彼岸居然认为是京央留的后手,目的不言而喻,无论如何,这个黑锅,京央算是背定了。

  在第四十九具尸体发现时,旁边的墙上发现了一行由被害人的血写下四个大字:代天罚世!

  如此一来,京央方面又开始紧张了起来,天机部以及国安部朝各地增派了人手,数据分析分量较重的地方安排了队长以上级别的人员驻扎。

  楚明醒来以后,纳兰尊先一步回了首都述职,我俩留下来,将案子明面上线索做了详细的调查,结果我们发现洛商市被剥皮的几个原本并不相识的人里,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让我们换了一种新的方式去看待彼岸。

  路政局行政秘书李文静网聊时遭遇了啃老男尤从新,尤从新吹嘘自己是富二代,两人随后见面并发生了关系,后来交往中李文静发现尤从新是个骗子,于是就想离开他,然而尤从新再在此之前却给其拍了视频,敲诈她。李文静无奈之下偷挪了公款,被路政副局发现,路政副局以此胁从她,无奈之下,她只得顺从,后来在一次市里的宴请上,李文静结识了真富二代周建超,恰巧她这种熟妇类型让从小就有恋母情结的周建超极为疯狂,两人随后发生了关系。后来两人似乎密谋将尤从新跟副局杀死,于是找到了落魄的清洁工人房有才,预谋几天后动手,期间我们在一家宾馆的监控中发现了周铁生与李文静前往开房,而李文静与周建超却没等到杀人的那一天,自己就先死了。或许冥冥中老天知道了这些人想要害人,所以就先结果了他们。

  如此错综复杂的关系,实际上都是因为一个女人掺杂在中间,所以古人都说,红颜祸水,这句话在当下也很实用。

  屡清关系一方面是为了结案所准备,另一方面也让我们清楚的了解到彼岸的人似乎并不算是滥杀无辜,或许这也是京央一直纵容他们的缘故吧。

  可我国毕竟是法制社会,法制社会之下是不容滥用私刑的,如此之下只能做做表面工作,无奈之下,只能找替罪羊平息舆论以及恐慌。

  而洛商市的剥皮案,就找了这么一个变态杀人犯顶的罪,也不知道京央使用了什么手段,他同时接下了彼岸所犯下的全部罪名,由此整个剥皮案无奈结案。

  H酷y匠网1首;O发p)

  回六市的飞机上,我跟楚明俩一直在聊着关于彼岸留下的那四个字的含义。

  我们俩一致认为彼岸很可能明明知道并不是京央做的,而想通过这么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给他们犯罪开白名单。

  事实上,确实如此!

  一个月后,与洛商相隔千里之外的川藏自治区的一个小村子里,发生了一系列惨绝人寰的互食事件。

  当然,在此之前,我跟楚明已经回到六里村了。

  面对着三个气质各异,却同样出类拔萃的女孩,我不禁有些头大。

  楚明在旁边幸灾乐祸,撇下我去老屋找我爸去了。

  楚明一走,气氛顿时诡异了起来,小梁跟宫本樱子站在一起,腹黑女则独自站在一旁,朝我勾了勾手。

  我有些不太自然的走上前,结结巴巴的说:怎、怎么了?

  她居然一点儿也不顾及小梁跟宫本樱子就在旁边一把勾着了我的脖子,将嘴凑到我耳边,恶狠狠的道:我能等到现在,就是想问你,他俩怎么会在你家?!

  我顿时无语,冷汗顺着额头冒了出来。

  几乎在同时,感受到身后一道寒冷的视线,我伸手扯开她的胳膊,朝后面看了一眼,小梁正冷冷的望着我。

  我尴尬的轻咳了两声,朝她笑着道:你们还好吧?

  宫本樱子正要说话的,却被小梁一把拉进了院门,朝屋里走去。

  生气了,这明显就是生气了。

  我有些苦涩扭头望着腹黑女,她却微微一笑道:醋味真浓,弟弟,你可真行,神道会主女儿都能弄到手,唉,我隐约已经看到阴阳斋那位头顶绿油油的了。

  我苦笑着道:你故意的吧,至于吗?

  她面色一冷,瞪着我道:都跑到家里来了,你说至于吗?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喜欢谁?!

  我身上的冷汗哗哗的溢了出来,该来的总回来的,我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

  我叹了口气,摇头道:凤凰,别逼我好吗?小梁她其实••••

  我的话还没说完,她就接过去道:她其实很可怜是吧?你是因为可怜她才对她这么好的吗?你敢说你一点儿都不喜欢她?

  我摇头道:你的这个问题我并不否认,或许我天生就是个多情的人吧。

  她耸了耸肩,朝我身后招招手道:梁静静还有那个日本小妞,你们听都听到了吧,他自己都承认他就是个多情的人,你们还喜欢他吗?

  我惶恐的扭过头,却瞧见小梁正跟宫本樱子站在堂屋门口望着我们。

  宫本樱子扯了扯身边的小梁,小梁就如她的名字般,静静的望着我,什么都没说,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转身进了屋。

  等我们进屋后,听到我妈跟宫本樱子正在劝她别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