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白衣人儒雅的笑了笑道:自然是带来了!

  说完他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就瞧见他指尖出现了一小嘬红色的火焰,屈指朝天空一弹,化为一道绯红的火箭直飞天际。

  随意的露的一手就将除了纳兰尊以外的所有人都看呆了,当然也包括我。

  这人不仅会传说中的轻功,且居然能徒手出火?这还是人吗?

  我忍不住在心里感慨,相信在场大多数人心里可能跟我想的一样吧。

  k酷|z匠j◇网-唯pU一¤正=…版,…H其他¤T都s是x盗版%$

  那火箭飞入天空中没多一会儿,远处的路上陆陆续续出现了几十道手电光,楚明跟小月正在其中,当然除了我跟纳兰尊外,其他人都不可能瞧见小月的。

  那些人陆续的将楚明跟小月带到白衣人身后,楚明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小月瞧见我后,拼命的挣扎着。

  白衣人笑着道:我们彼岸做事情从来都讲究诚信两个字,希望你们不要耍花样。

  纳兰尊点头,挥手示意旁边过来几个人将横躺在地上的冰棺抬到我们跟他们之间,那白衣人也朝身后招了一下手,后面的人会意的将楚明跟小月带到了中间。

  随后双方的人换了位置,我赶忙冲过去将小月收进了戒指中,随即扶住了楚明,楚明不知道被做什么手脚,意识很恍惚,跟丢了魂似的,被我扶到了过来。

  彼岸的人则抬着冰棺朝后退,白衣人淡淡的笑了声道:纳兰组长,这次交易很顺利,那位朋友很不配合,我们就对他动了一点儿小动作,想来以纳兰组长的手段,应该能解开,山不转水转,告辞。

  说完脚尖一点地面就朝湖边的那艘船飞越了过去!

  就在他快要跳到船上时,忽然从水中窜出十几个人影急速的朝那尚在空中的白衣人扑了上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原本就紧张兮兮的我们为之一愣!

  而战斗就在眨眼之间发生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抬棺的那些人同时也跟人打了起来!

  纳兰尊,凝重的盯着两边,随即道:咱们走!

  说完,我们一行人,快速的朝身后不远的车跑去,坐上车撤退的空档,我的视线投给了那边以一敌十六的白衣人,就瞧见他脚踏波浪在水上犹如仙人一般化为一道人型白光一瞬间穿插进那围攻他的十六人之间,随后那些人纷纷开始逃窜,但结果就是被他逐一追上,一击毙命!

  坐在前面副驾驶的纳兰尊也看到了这一幕,凝重的道:这人应该是彼岸的一位星主级别的高手,可惜我们对彼岸的了解太少,并不知道他的出处。

  我无力的摇头道:刚才幸亏跟咱们动手的不是他,否则以他这种实力,估计咱们可能一个都走不了。

  纳兰尊笑着道:那也未必,星主之力在于天时,咱们还是有一战之力的,你应该瞧见刚才他那招天人剑了吧,那应该就是借用了他命主的星力才能做到的,而如果今天晚上不是月清星朗,他也不会那么轻松的。

  借用星力?

  我诧异的望着纳兰尊,纳兰尊恍然悟道:忘了你刚刚才解开第二层,事实上星主之力一共确实有五层,通常来说,每解开一层战力上都会有质一般的飞跃。而从古至今能解开五层的并不多见,具体的我也是听京央星主联盟中的人说的。通常来说五层分别为:开慧、凝团、借星、破体、星域。而你现在就是在凝团的状态,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你自己应该能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吧?

  我若有所思的点头表示是这样的,并将自己腹部中有一团生生不息旋转的气团形容给他,他听了以后表示那应该就是凝团了,如果我能解开第三层封印的话,就能达到借星的境界,那时候,或许我就可以一举进入A+以上的战力行列了。

  我苦笑着道:那有那么简单的,对了,京央里应该有不少星主吧?那里面有解开五重封印的吗?

  纳兰尊犹豫了下,示意我凑近点儿,我凑到他身边,他小声的对我道:星主联盟中目前只有一个解开五重封印的人,不过那人的身份有些敏感,他也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就这么个信息还是听别人说的。

  他这么说倒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我问再多也是白搭,于是就想着等这边的事情结束后,回家问问我爸。

  半个小时候,我们浩浩荡荡的一大队人马陆续的进入了城区,在进入城区后,分别按照之前计划的路线分开。

  我们几个则搭乘孙耀明的车带着仅剩下的两个中南海特保回到了市局,这次的战斗中,我们一共损失了六个特警以及两个特保。尸体都被剩余的特警一同带到了特警大队那边,等我们这边事情处理完毕后,就会让首都派转机过来接。

  我们一行回到市局后,首先则是将楚明弄醒,弄醒他纳兰尊倒是颇费了一番手脚,并没有像白衣人说的那么轻松,前后忙了大约一个多小时,行尸走肉般的楚明才昏倒在沙发上。

  趁着纳兰尊休息期间,我出去抽了根烟,瞧见孙耀明正围着他的车叹着气,我凑过去,才发现,他的车在之前的战斗中车身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弹孔。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道:孙科,你这还算走运的,要知道当时如果有子弹打到你油箱上去了,别说这车了,就连你也毁了。

  几天相处下来,孙耀明跟我们关系走的很近了,听见我这么说,忍不住苦笑道:老弟,你是不知道,我干了这么多年警察,也就攒下了这么辆车了,现在倒好了,搞成这个样子,不行,我必须在老婆出差回来前将车子修好。

  我耸了耸肩道: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

  他摆手说不用,但是我却能从他有些为难的眼神中看出来,他应该是缺钱,于是我从皮夹子里取出了一张之前我转钱的农行卡,递给他道:里面有两万块钱,你先拿去用。

  他很要面子的摆手说不用,我硬塞进他的手里说:你这车是公出任务时坏的,放心吧,等上面赔你钱以后,你再还给我就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