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市局安排了一辆转车过来将装有尸体的冰棺直接运到市局里动用了几十个特警全副武装的巡逻保护着。

  中午局长亲自在洛商市最好的酒店摆了几桌,我当时一直忧心交易的事情,所以随便吃了一点,就跑到外面抽烟去了。

  而这次宴请的主角纳兰尊不知道是不太给面子还是说原本就是不近酒荤的人,在我出来后,也跟着出来了。

  我递给了他一根烟,他给拒绝了,说这玩意儿抽多了不好,我现在还年轻,等到了他这个年纪就明白了。

  我耸了耸肩,开口问他:副组,你应该有家庭了吧。

  他问言,微微一怔,叹了口气道:我在十六年前就结过婚了,妻子是慕容家族现任族长的二女儿,天机一处的慕容你见过吧,她就是妻内兄长的女儿,我们结婚可这么些年家里也没添丁,你知道,没有孩子的家庭就不算完整的,所以在家族里,我们一直都抬不起头。

  +酷匠}/网'_正版《首R发BU

  我有些诧异,拿掉嘴上的烟,望着他道:怎么会?

  他淡淡的道:十五年前那时候我刚接任枣市活阴差,家里人发现后,告知了悬案组,于是我加入了悬案组,当时的我跟现在的你差不多,年少气盛,什么都不会在乎,跟组里的老人去了东南亚追踪一起尸体藏毒案,在办案的过程中,我遇到了泰国的一个女孩,当时已经有家室的我,跟她好上了,就在那起案子结束后,我跟她提出了分手,她当时怎肯同意,说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以为她是为了挽留我才那么说的,并没有理会,就在我回国后不久,通过大使馆的电话,我得知,那女孩死了,在身上发现了遗书,遗书上写着她恨我,恨我入骨。像我这种人不配再有孩子。结果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没有自己的孩子,医院也去了很多,检查都没有问题,我再想,可能是她在临死前,给我下了某种咒或者降头吧,谁知道呢。

  我听了大为吃惊,没想到纳兰尊这么个大家族出身的世家弟子居然还有这么一段陈年往事,真是让人汗颜,不过仔细想想也是,谁还没个过去呢。

  我奇怪的问道:既然你怀疑是她给你下的咒,以你的身份难道就没想过什么办法去解?

  纳兰尊摇头道:奇怪就奇怪在这一点上,我也找过很多内行人看过,都表示我身上什么都没有。

  我没有再这个问题继续问下去了,毕竟这也算是人家心上的一块疤了。

  午宴没进行多久就结束了,局长跟孙耀明等人都喝的有些高,并没有去市局,直接回家了。

  我跟纳兰尊则回到了市局,毕竟女尸还存放在那边,几十名特警并不算完全安全,毕竟我们现在的对手都不能用常理来形容,更何况,这具女尸,九指乃至于圣战的昌姐都欲得之而后快,不能有所闪失,否则楚明跟小月可能就真的回不来了。

  来到市局,市局表面上跟平常并没有什么区别,但那是外人看的,大厅里却多了不少安保力量,都是洛商市以及首都跟机来的中南海特保。

  纳兰尊选择呆在冰棺旁边,当时距离晚上跟彼岸的人交易的时间还有四五个小时,我跟市局里借了辆车以后,独自去了之前那条老街的花圈店买了一些竹篾跟白光莲纸,虽然我很清楚这玩意儿以我现在的功力并不能起到太大作用,可凡事儿都有个成长的过程,我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总有一天能将纸方术玩的跟我爸一样溜!

  买回来后,我找了间没人用的会议室,一直猫在里面编制,当时自己就是一个劲儿的在编,也没去计较时间,那种忘我的感觉,让我很兴奋,一直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我才从那种状态自拔出来,定神一看,就连我自己都有些吃惊,居然不知不觉中编了十几个中型的纸人以及若干个巴掌大小的纸蝴蝶。

  开门后,发现纳兰尊站在门外,瞧见我摆放在会议桌上的纸人纸蝴蝶,他有些诧异,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明白了过来。

  走到会议桌前,伸手拿了一个纸人看了看道:这应该就是你们王家特有的扎纸术吧?

  我点头说是,他赞许的点了下头说:这个我曾经听易相大先生说过,他说你父亲能扎纸成将,撒纸成兵,当时我就一直想见识一下,可惜唯一一次跟你父亲碰面时,他居然还没用这个,说着有些感叹的摇了摇头。

  我岔开话题,道:你找我这是?

  他这才想起来道:跟彼岸约定的时间快要到了,走吧,我们必须得在交易之前确保女尸的安全,而且我有预感,咱们这一趟应该不会很顺利。

  我有些诧异,但是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无论是九指还是圣战应该都不希望彼岸的人得到这么一具关乎于他们研究成果的东西。

  我让他稍微等我一下,随即跟市局刑侦科借了两条床单,直接纸人裹在床单里,又将纸蝴蝶装进背包里,跟纳兰尊一人一个提着出了会议室的门。

  外面的人已经黑了,但是市局里的人都没有下班,大部分人都出去忙着开路跟戒严。

  将纸人塞进孙耀明的车里后,纳兰尊开始安排抬冰棺上另一辆紧急从军区调来的防弹装甲车,那玩意儿块头大的很,没想到居然用来运送尸体,这种事情,说给外人听怕是都不相信。

  随后纳兰尊坐进那里装甲车,前面几辆警车摩托车开道,好不壮观。我跟孙耀明开着车跟在后面,沿途中不时将纸人塞在重要的路口中,如果有紧急情况在回来的途中,我都能用纸方决进行操控。

  车子穿过西城区,一直沿着洛西路开到了郊区一处野湖旁边,远远的就能看到湖边飘着一艘船。

  船上亮着一盏泛黄的小灯,装甲车直接开到湖边停了下来。

  直到这时候,跟在后面的我跟孙耀明才松了口气。

  然而,那辆装运女尸的装甲车刚停下来,嘭的一声巨响从装甲车方向响起几乎同时一片冲天的火光将整个装甲车给吞了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