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我们又查看了附近的房间,最终在一间卧室的阳台上找到了一小堆灰烬,想必应该就是纳兰尊踩掉的那只。

  楚明沉声问能感觉出来他们的具体位置吗?

  我指了指地上那堆灰烬摇头道:他给我打信号的位置就是这里,不过我已经排小月出去找了,想必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五六分钟后,孙耀明带着几个人赶到了现场,做一些明面上的处理,我心里却开始有些着急了,都这么久了,小月居然还没回来,我真怕她出事儿了。

  于是就等不及对楚明道:要不我们还是出去找找吧?

  就在这时候,孙耀明的手机响了,他赶忙接通了电话,随即面色一变,惊骇道:什么?在什么地方,我们马上来!

  我心里狠狠一抽,紧紧的盯着孙耀明,孙耀明挂了电话后,略有些焦急的对我们说:刚才总控那边打来电话,武警支队调来的十几个人在东坡桥那边失去了联系。

  楚明沉声道:路你熟悉?

  孙耀明重重的点头。

  随后我们仨个开车孙耀明的车就往距离别墅区不到两公里的东坡桥赶去!

  然而当我们还在路上的时候,楚明的手机响了,他诧异的拿出手机一看,面色一沉,接通电话,开口道:怎么?

  那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楚明扭头看了我一眼,这让我有些诧异。

  挂了电话后,楚明犹豫了一番,轻声对我道:寿臣,刚才电话是纳兰尊打来的。

  我微微一愣,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呼道:那小月她?

  楚明叹气的点了点头道:这次是我们大意了,凶手明显就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所以早早的就安排了帮手在旁边埋伏,小月她被抓了!

  虽然早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可当得知这个消息时,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怎么办?!

  楞了好一会儿,我才回过身来,火气蹭蹭的就冒起来了,颤抖着问道:就算是有帮手,纳兰尊起码也能保护的了小月啊?!

  楚明摇头道:纳兰尊好像受伤不轻,你也被怨人家,毕竟他当时是在那种状态,并不能发挥所有实力。

  前面开车的孙耀明忍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我们怎么回事?

  我跟楚明当时都没回答他,他可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也没敢再问。

  我心里顿时憋屈了起来,想起了小月的种种,想起了剥皮者的残忍,我紧紧咬着嘴唇,直到嘴里微微一阵腥甜,我沉声道:不行,我们得想办法,想办法救出小月!

  楚明说让我先冷静下来,营救的事情我们必须得从长计议。

  /更Hr新cq最Hu快上cJ酷匠/|网.

  我低吼了一声道:你让我怎么冷静?!

  楚明估计是从未见过我那么生气过,微微一愣,随即沉默了。

  说话间,车子就在东坡桥前停下了。

  虽然小月的事情让我当时心里非常焦躁,可楚明的话说的其实也没错,营救得从长计议,我们现在连对手在哪儿都不知道,怎么去救?

  下车后,孙耀明从车里找了两把手电筒递给我们,自己也拿了一把,东坡桥附近有不少私人的小厂,入夜以后一片漆黑,远远的能看到不远处有不少手电筒光,于是我们赶忙撵了上去,还没到近前就被人用枪给顶到了额头,随即起码有几十把手电筒照在了我们的脸上,孙耀明赶忙喊道自己人!

  因为在此之前我们就知道是武警支队的,所以也没多做防备。

  一个肩膀上扛着俩杠一的少校,闻声朝我们走了过来,道:是市局的人,都把枪放下。

  那少校跟孙耀明是认识,面色极为难看的道:孙副科长,怎么就来了你们三个,我一个排的人力突然消失了,你们到底在执行什么行动啊?

  孙耀明朝我们看了眼,犹豫了下。楚明开口道:你好,我是京央悬案重组的楚明,请借一步说话!

  那少校面色惊讶的望着楚明随即对周围的武警沉声道:都围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找!保持队形,遇到情况鸣枪示警!

  呼呼啦啦的一阵,周围的人很有秩序的离开。

  那少校道: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悬案重组,但是挂在京央下面的都是国家的特殊部门,有什么话你现在说吧。

  楚明也没在意他的语气,沉声道: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我们也有一个伙伴在这次行动中失踪了,不过我们这次的对手是一个极其残忍的恐怖组织,所以我想少校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所有的可能性都可能发生,我建议你们现在最好撤走,否则可能会有更大伤亡!

  那少校一听,厉声道:什么?你让我们撤离?那我那些失踪的兄弟怎么办?

  我当时本就烦躁,听他这么一说,接话道:你凶什么?你知道我们这次要面对的是什么人吗?

  那少校气的冷笑着对着旁边的孙耀明道:孙副科长,这两位真的都是首都来的吗?上面的人果然都不在下面人的死活。

  说完扭过头伸手指着我们道:我告诉你们,你们不在乎我兄弟们的命,我在乎!

  说完,打着手电转身朝那些搜索的武警们追了上去!

  孙耀明叹了口气,想替他跟我们解释,楚明摆手道:别说了,这样,你们俩先回去,我留下来,千万别再出事了。

  说完也没询问我们愿不愿意,打着手电筒也追了上去。

  我则让孙耀明赶紧送我回招待所,我必须得当面问问纳兰尊,小月的情况。

  路过别墅区的时候,门口已经有特警在设防了,沿途中不时有警车在巡逻,透过窗外望去,我忍不住摇头,没想到整出这么大动静,反而让对方明白了我们的行动,从而对我们进行反行动。

  这就像电视剧中警方抓捕罪犯时总是拉响警笛,告诉对方我们来了,然后再大喇叭喊着放下武器投降自首一样。

  来到纳兰尊的房间前,我正准备敲门,门却从里面打开了,纳兰尊面色苍白的望着我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道:那什么,我当时并不知道那女鬼是你的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