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跟楚明俩都沉默的时候,纳兰尊道:现在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凶手动手后了再行动了,只要人一死,我就会瞬间到达死亡现场,不过按照彼岸的作风,这么做也只不过徒增伤亡罢了,他们一定会凑足四十九条人皮后,进行献祭,所以就算我们能将凶手抓住甚至击毙其实也无法避免对方杀人剥皮!

  楚明疑惑的问道:这个彼岸到底是个什么组织?京央难道就一点儿对付的办法都没有吗?

  纳兰尊摇头,道:国家机器可以剿杀千万人,可却杀不尽信仰,信仰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可以使人癫狂,可以使人无所畏惧,中东的人肉炸弹你们应该知道吧。

  说到这里,我跟楚明俩都选择沉默了,如果真的是信仰,还真没有太好的办法。

  随后距离天黑大约还有三个小时,我们先是带纳兰尊去了招待所,因为他晚上要入定!在半路上刚巧遇到了已经联系好特、武警力量的孙耀明,我让他先别着急走,说等会儿需要他帮我一个忙。

  把纳兰尊送到招待所后,孙耀明有些忍不住问我到底要干啥?

  我说我想买一些扎纸人用的竹篾跟白光莲纸,虽然他很是诧异,但还是开车带我们去了位于西城区的里谈老街,找了一家花圈店,跟店家买了几十块钱的东西。

  回去的路上孙耀明忍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没忍住问我买这些玩意儿干啥?

  楚明在旁边笑而不语。

  我笑着说:扎纸人嘛。

  他当然不信,我也没多解释,他在前面开车烦躁不已,由此可见,他的好奇心应该比我还要重,不过好奇心是作为一名刑警最根本的,否则也不可能选择这一行了。

  将我们送回市局招待所时,楚明被孙耀明给叫去布置联合行动,而我则独自回到房间开始扎纸人,一直扎到晚上七点多钟,楚明匆匆的回来给我带了份外卖,顺便看看我准备的怎么样了?

  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一共扎了四个中型的纸人,八个小型的纸人,以及十几个纸蝴蝶,将其中一只交给纳兰尊,告诉他一旦发现了凶手就把它踩碎!

  因为扎纸太多,所以我们跟招待所借了几条被单包裹着塞进了孙耀明的后备箱以及后座上,我问他去哪儿?

  楚明一边开车一边回答我说:我跟孙科按照赵建超的圈子里符合色欲条件的人展开了布置,所以现在我们随便去哪儿。

  !最@8新P!章s节上5酷A/匠网

  我点了点头,望着后座上包着的纸人,心里实在没底,那个人能有A+以上的战力,像这种级别的人,要想活着太困难了,可如果不活捉而是击毙活着打死,那么这次行动无疑就是失败的,其实这里面我跟楚明都是有私心的,那就是我们都很想知道关于彼岸的秘密,至于死人,就像之前纳兰尊说的那样,就算我们将凶手杀了或者怎么着都没办法阻拦彼岸继续杀人,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了解它,从而才能明白下一步要做什么。

  时间就在我们开着车驮着纸人闲逛,我将八个小纸人分别放在了几条十字路口上,默念了纸方决,随后又在街道中弹出了纸蝴蝶。

  这是我在塔河县林场里试验过的一种阵法,我自己给它命名为天女散花,哈哈,开个玩笑,随后楚明将车子开到视频中的那个娱乐会所不远处的停车位上停下,我俩就躺在车子里待命。

  时间就在等待中流逝,躺在放低的车座上,由前往的挡风玻璃望着前面不远处的会所门外美女豪车来来往往,心里就在想,现在越来越看不懂那些警察拼死拼活的都图个什么。

  大约在十一点钟左右,我猛然坐了起来,对着身边的楚明道:纳兰尊发现凶手了!

  正诧异望着我的楚明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发动了汽车,问我怎么知道的?

  我就把之前交给纳兰尊纸蝴蝶的事情告诉了他,他点了下头,问我在什么地方?

  随即我就按照那只纸蝴蝶的方向指引楚明往那边开,这一开居然开到了东区的一个别墅群里,于是楚明赶紧用电话通知孙耀明联合市局以及周边所以布防的力量朝东区别墅群靠拢。

  一面带着我下车,朝别墅区里冲,看门的五六个保安将我们给拦住了,死活不让进。

  就在楚明准备掏出证件的时候,其中一个保安的手机忽然响了,接通后,面色一变,赶忙对着身旁的保安道:赶紧报警,周大炮出事了!

  楚明沉声道:别打了,我们就是警察,说完他掏出了警官证,那个保安松了口气道:横铁集团的周总好像死了。

  我心里一沉,豁然明白了为什么凶手要易容成周建超的模样了,原来他居然是想朝周铁生下手!而易容成他儿子的模样,那是更容易不过了。

  于是我们俩在保安的带领下来到了周铁生家,还没到跟前,远远的就能听到别墅里传来了嗷嗷的哭声,门外面已经有一些人在围观,但是并没人敢进去。

  走到别墅前,我朝周围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凶手,也没发现纳兰尊,想到纳兰尊应该是魂人状态,于是我从夜叉鬼戒中释放出了小月,让她四处找找,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

  同时我跟楚明俩走进了别墅的大门,在客厅里,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女人正抱着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在哭。

  旁边的保安小声说:那女的就是周太,抱着的是他的小女儿。

  我跟楚明俩走上前,朝两人问话。

  那女的就是一个劲儿的在哭,根本都没有理睬我们。

  虽然有些着急,但这也是能理解的,倒是她怀里的那少女伸出手指朝楼上指了指。

  我跟楚明俩赶忙朝楼上走了上去,上楼梯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将手放在了腰间的圆月弯刀刀柄上,只要有任何不对劲,我就会离开抽出刀砍杀出去!

  然而当我们来到楼上时,只是在书房前发现了一具躺在地上的血尸,鲜血流了一地,显然是已经被剥了皮的周铁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