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耀明微微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道:什么虐杀?

  楚明对此颇为有些无力,只好再次重复了一遍。

  孙耀明一副难以置信的望着我们,苦笑着摇头道:我还是不问了,总之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好了。

  我跟楚明很是友善的点了点头,楚明开口道:那就先谢谢了。

  说完我们同时放下茶杯正准备离开时,孙耀明略微犹豫了下,叫住了我们:你们先等一下。

  我跟楚明俩有些莫名其妙,瞧见他快步走到办公桌前,打开抽屉在里面一阵翻找,最终找出了一个小信封,随即递给我们:之前我一直就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个交给你们的,可担心纪律,不过刚才听你们说的那什么七宗罪什么的,我就觉得这东西或许对你们有用。

  我心里一沉,这信封里装的什么,这老哥这般神神秘秘的?

  楚明接过信封后,好奇的打开,孙耀明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个信封,面色有些紧张。

  打开信封后,楚明伸手从里面取出了一叠照片,将信封丢在桌子上后,随意的翻了翻,顿时色变。

  我诧异的凑过去朝他手中的照片望去,头皮一麻!

  照片中居然出现了一个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男人,而他的身后正跟着个形色近乎透明的男青年,头上戴着头套,所以并不能看出长相。

  这不是枣市的那个活阴差吗?

  我跟楚明俩相视了一眼,都从对付眼神中看到了惊骇的神色。

  楚明略有些迟疑道:这是?

  孙耀明道:这是在周建超出事的别墅附近的一家超市监控拍到的,起初那家超市老板以为是监控的问题,然而通过我们局里的技术帮忙检验后,表示视频内容是真实的,我怀疑这个戴斗笠的人嫌疑很大,因为透过我们对周建超的照片与后面那个带头罩的青年身材对比还原后,基本可以确认那个青年就是周建超,而当时的时间周建超已经死了。所我们断定,拍摄到了鬼魂,这事情赵法医并不清楚,之前只有包括我在内的四个人知道。

  楚明开口道:这个我们拿回去研究一下。

  孙耀明连连点头说好。

  时间上已经差不多快下班了,而我跟楚明俩自下飞机后都还没吃饭,于是先出去找了个馆子吃了碗地道陕北风味的炒刀削,随后回到了招待所。

  走进房间后,楚明赶忙把门关上,随后将那叠照片递给我,自己则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拿着那叠照片仔细的翻看了每一张,虽然离的比较远,可监控的像素很好,所以我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枣市地区的活阴差蓑衣人!而他还有另一重身份,那就是悬案组的人,至于真实的他,我从未见过,也没有跟他一同参与过任何案子。

  而那边楚明似乎在给悬案组本部打电话,似乎是在询问那个蓑衣人的事情,也就是那时候,我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纳兰尊。

  电话大约打了十几分钟后,楚明才松了口气挂了电话,对我道:应该跟他没关系,刚才本部已经联系过他了,他说只是越界互食时,阴间给的任务。

  我叹气道:现在我的不垢元魂被抽掉以后,可能我再也不能进入魂人状态了,提到互食,我就忍不住怀念那种吸毒一样的感觉。

  如此一来,孙耀明给的这叠照片应该就没什么作用了。

  然而楚明却说,当时纳兰尊路过那里时,跟凶手遭遇过!

  我瞳孔一阵剧烈的收缩,盯着他道:你说纳兰尊遇到过凶手?

  楚明点头说没错,刚才电话里他亲口说的。我赶忙问道:那他们没打起来?

  楚明撇了我一眼道:你别小看这个纳兰尊,他现在已经接替李丽成为悬案组的副组长了,之前在京央系统里,对他的战力评测他就已经达到了A级,现在既然接替了副组长想必他已经突破达到A+了。

  什么?!

  我诧异的望着楚明道:你是说,他现在已经是副组长了?那李丽呢?你有没有她的消息?

  楚明叹气道:六市的位置在我师傅的那盘棋里至关重要,她这次犯了这么大的错,估计日子很不好过,好了,咱们现在还是说说这个案子吧,李丽的事情我已经给我师傅跟师兄们打过招呼了,你就不用太担心了。

  我松了口气,接着问道:那这个纳兰尊既然遭遇了凶手且又有A+以上的实力,他为什么当时不把凶手给抓住?

  楚明摇头道:刚才电话里我听他说话的口气,似乎对于凶手颇为有些忌讳,他虽然没有明说,可我能感觉到估计这次咱们碰到硬茬了。

  我有些无奈的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最近碰到的那些变态看上去跟我们差不多大年纪,可却一个比一个厉害,你还记得那个头顶上纹了一朵粉红色莲花的光头吧?

  提到那个光头,楚明的面色开始阴沉了下来,当时那个家伙可是对准要他命的啊,他怎能会忘记?

  他冷着脸道:那个人我前几天已经通过渠道查到他的一些蛛丝马迹了,虽然还没有锁定身份,但是可以肯定的首都某个古遗家族的人,京央系统给予了A+以上的战力评测。

  吗的,又是A+以上,我遭遇了那么多生生死死,也只是个B-,真不知道这些人从小是吃什么长大的,不过,如果说那人是古遗家族的人,那他要杀楚明就可以解释了,毕竟一直制衡这些古遗家族的就是楚明的师傅帝师易相大先生。

  我见楚明面色不悦,有些后悔提出这一茬,赶忙岔开话题道:我不垢元魂被抽的事情我之前告诉过你吧,那个抽我魂的人也是个年轻人,那个人拥有类似我爸才有的气势。

  楚明面色凝重的点头道:这个你当时清醒过来后,跟我们说过,只是我一直很好奇,他既然那么厉害,为什么只是抽了你的不垢元魂而放过你呢?

  听楚明这么问,我忍不住想起了当时躺在那个人怀里的灵儿,心里不由的一阵抽痛,楚明问我怎么了?

  我勉强的开口道:没什么,我后来想明白了,他抽我不垢元魂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盗取阴九重的钦天玉剑,因为冥府只有拥有不垢元魂的人才能进入。至于他为什么会放过我,或许是在他眼里,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普通人吧!

  v#酷Y匠UK网正WI版I首R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