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小梁家里收拾好行李后,我本想就此带着腹黑女回六里村的,结果刚到车站,我的电话就响了。

  看了眼手机上的号码,居然是首都打来的,我犹豫了下,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生冷的声音:我是代替李丽给你发布任务的,你可以叫我风间。

  我微微一怔,诧异的问道:李丽呢?为什么她要让你代替发布任务?

  电话那边冷哼了一声道:你的级别还不够询问这个问题,你无聊的询问时间结束,听着,三分钟后,会有关于这个任务详细的情况以加密短信的方式发送到你的手机上,验证码是1946486796,接收到加密短信后,两分钟之类没有输入验证码,信息就会自动删除。

  说完,没有容我说任何话,直接把电话撂了。

  我望着手机冷笑了声,旁边的腹黑女诧异的询问我道:悬案组高层打来的?

  我冷笑着点头说:李丽应该是出事了,现在重新换了个男的给我安排任务,语气很官方,算了不管它,反正我已经决定选择退出悬案组了。

  于是就跟腹黑女俩坐上途经六里村的班车,刚坐在座位上,手机上来了短信。

  腹黑女问我怎么不看看?

  我说是发来的任务,看不看都一样。

  她微微一笑道:还是看看吧,反正也不吃亏。

  我心想也是,就当打发时间,于是取出手机,果然上面显示的一条彩信类型的信息,点开后显示要输入验证码,我皱了皱眉头,回忆之前他告诉我的那段验证码,望着手机上即将倒计时的验证码窗口,没有犹豫的就把验证码输了进去。

  两三秒钟后,跳出来了三个大字,剥皮案。后面跟着写了一行手机号码,138********。我心里猛的一颤。

  居然又是剥皮案!

  难道还是那个家伙干的?什么彼岸七宗罪?

  就是这么一条简单的信息,让我原本退隐的心开始动摇了,我怀疑楚明应该收到了跟我类似的短信,毕竟他一直都在私下调查剥皮案的。

  果不其然,我匆匆记下号码后,手机就想了,真的是楚明打来的,他告诉我说:剥皮案又出现了,希望能得到我的帮助。

  我早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所以并没有犹豫,就答应了,随后我们约定了见面地点。挂了电话后,旁边的腹黑女朝我叹了口气道:你又不能回去了?

  我无奈的点头说:这是楚明的一个心结,如果我不帮忙,他一个人会很危险。

  她点头表示理解,说她自己可以去我家,来都来了,肯定要去看看叔叔阿姨的。

  我觉得这样也行,就说让她在我家多待几天,等我那边事情处理完了以后就回来,随后闲聊了几句后,我就独自离开了汽车站,朝不远处的火车站走去。

  在路上我再次拨通了楚明的电话,告诉他我在往六市火车站赶,他让我买张短途火车票,他在肥市火车站等我,去洛商市的机票他拿到了。

  于是我就买了张短途的站票,半个小时候,抵达了肥市。

  在肥市火车站出站口遇到了他,随后我们俩打车直接去了肥市机场,半个小时候,坐上了飞机。

  L最s新a章R!节|:上R酷p%匠i、网。

  飞机起飞前,楚明给任务上的那个号码,也就是洛商市局的刑侦科副科长孙耀明拨打了个电话,对方问清楚时间后,表示会亲自前往机场接我们。

  在飞机上人多嘴杂,我们也不好多说什么,一个多小时后下飞机,在接机大厅,见到了孙耀明高高举着写着楚明名字的牌子。

  年近不惑的孙耀明,身形清瘦,脸很长,留着短发,一眼看上去就是那种刑侦本能过硬的类型,人倒是挺和善,大家相互间介绍后,就坐上了他停在停车场里的现代SUV上。

  在前往市局的路上,孙耀明详细的跟我们说了一番洛商市发生的剥皮案,目前已经导致四人死亡,两男俩女,第一死者为女性,年龄28岁,是个路政局的刑侦秘书,第二死者男性,年龄30岁,是个啃老族。第三死者同样是男性,洛商市横铁集团老总的独子,标准的富二代,26岁。第四死者是个环卫工人,50岁。随后又说明了一些死者详细的死亡征兆,还特意准备了书面材料,交给我们。

  看了报告以后,我跟楚明俩对视了一眼,以上四名死者,身份截然不同,但都是死后表皮无故消失,这跟我们之前遇到的两起剥皮案极为相似。

  根据提供的材料上来看,第一死者与第二死者生前并不认识,也并没有与其他几位死者有联系的地方。

  孙耀明表示,这个案子是他最先接手的,最初只是以为是一起变态杀人案,因为第一死者女性在尸检时,发现死前曾经遭受过性侵害。不过当第二起死者发现时他就隐约觉得事情不对劲了。因为第二死者是一名男性,除非凶手是个双性恋,否则应该不会挑男人下手。

  于是他将这个问题反馈了上去,可一直等待一个礼拜,也就是第三位死者发现后,才得到回复表示首都回安排专家过来。而第四死者的死亡时间就是今天凌晨。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驱车来到了洛商市局,孙耀明先将我们带到招待所安排妥当,随后我们一起去了市局。

  原因是我们想早点看看尸体,毕竟我是法医出身,之前又亲历过两起类似的安静,只要是同一人所为,那么我就能分辨出来,从而可以做出结论,是否可以并案。

  洛商市局的局长亲自接见了我们,并且吩咐孙耀明一定要配合我们的工作,洛商市局的法医是个三十来岁的赵姐,相比之下,算是我的前辈了。

  在赵姐的带领下,我跟楚明来到了市局位于三楼的停尸房里。

  里面摆放了十几具尸体,随后她将其中四辆担架车推出来后,掀开了第一具无皮尸体,我赶忙戴上手套上前,从体态特征上看很明显是句女性尸体,根据张姐介绍,就是本案的第一死者,李文静,生前在路政局当秘书。而当我看到她的尸体时,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对劲!

  因为我肉眼可见,那女尸脱了皮下的肌肉组织的损坏特征明显跟我们之前碰到的有差异,苏似乎是被暴力强行剥掉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