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多小时候,局长匆匆的从家里赶过来,直接把我跟金科长叫到他的办公室里,询问情况。

  我是当事人,于是就有我说前半部分,当然面对局长宫本樱子的身份我就不得不说了。听了叙说的经过以后金科长瞪了我一眼,显然对于之前我隐瞒宫本樱子的事情很不高兴,后半部分出警则是由他来说的。

  听完我们叙说的经过以后,局长沉思了片刻,说了一句我很是赞赏的话,他说不管这个宫本樱子是不是我们国家的人,人权自由这是国际所提倡的,而且又发生在我们国家,这个宫本一郎居然聚众持枪私闯警务人员的家,中国是法制社会由不得这些外籍人员胡来,不管他是什么人,在中国就得遵守中国的法律。这事情他会立刻请示省厅,同时让金科长安排联络特警支队以及驻六市的武警支队进行协助,将宫本一郎等人抓捕归案!

  局长的一番话说的那叫一个大快人心,在当下贪腐成灾的时代里,涉及到外籍人员的案子,只要不是特别严重,都是能忍则忍,以发展为中心,而我从来没想过想来温和文雅的局长居然敢于逆风而上,这不禁让我在内心里对他的评价拔高了很多。

  虽然说六市只是个三线城市,可人口基数在那里,而宫本一郎在六市经营了五六年,正所谓狡兔三窟,我也根本没指望警局方面能在短期内抓到他,只是想用这种方法令他投鼠忌器,最好是能够放弃对付我们的念头回日本去。

  然而,我却错估了神道会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因为我并不清楚带走宫本樱子意味着什么,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地毯式搜捕,由当天晚上就紧罗密布的展开了。

  第二天一早,我在送宫本樱子去六里村的路上,就接到了大长腿打来的电话。

  得知前因后果后,她非常生气,说我怎么能为一个日本女人这么做?

  我当时听她那说话的口吻怒气蹭蹭的就上来了,连我们局长都不惧日本人,她堂堂一个悬案重组的组长居然能说那样的话,所以立即跟她展开反驳,一语不合,不欢而散。

  挂掉电话以后,宫本樱子瞧见我生气的样子,我打电话时说的话,她多少也猜出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给我添麻烦了。

  我气笑着对她说你这事我现在还真管定了。

  她微微一笑,居然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本能的想往旁边躲,可她却紧紧的抱着我的胳膊。

  那一刻,我只能苦笑,自己种下的苦果只能自己吃。

  回到家时,小梁一直站在远门外翘首以盼,瞧见我们回来后,欣喜的迎了上来。

  农村的生活是乏味的,可当下的六市纷乱依旧,而小梁一直都受牵连,甚至因为我的关系父母双亲都惨死,当下留在我家里,也实在是不得已的事情,好在她倒是没有反感我的安排,至于宫本樱子,这么一个为了命运自由的女孩,为了逃婚甚至不惜自污清白,迁怒家族,如今也是不得已才决定留在我家里的。

  而我这次回来首先当然还是送宫本樱子,其次,我是想找我爸询问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也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心结,如果不是之前发生的事情,我怎么也不会问出口的。

  走进家门后,我妈虽然嘴上埋怨,可我能感觉出来,我回来她是高兴的,可能是小梁之前也已经跟她说了宫本樱子会来家里住上一段时间,所以她并没问我。

  我问我爸呢?

  她说在老屋扎纸人呢。

  于是我放下背包后,就去了老屋。

  穿过竹林子,远远的瞧见他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我,又似乎是在沉思。

  UO最新'章+:节上酷匠{网ta

  等我走到近前,他才开口:这次只是送那个倭国女孩回来?

  我微微一怔,难道我脸上写了我想问的什么?否则他怎么会有这么个疑问?

  他叹了口气道:好了,看来你始终是忍不住想问那件事情了,你进来。

  说完他自顾自的走进老屋里,我跟着走了进去,却是瞧见他走到堂屋的供桌前,我爷爷的灵位旁边,竖立着灵儿的小排位。

  他怔怔的望着灵儿那块排位道:臣臣,你灵儿妹妹当年因为救你溺水而亡,当时我首先是感激,其次是觉得她身世可怜,就决定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她救活。

  枉死的人在死后的一段时间里会茫然的留在原地,但是并不能找到回家的路,因为人在死后,魂魄所携带的记忆会被自动抹去。

  所以我决定去你们落水的那个大雁(水渠,农村灌溉存水用的)将她的魂魄找回来。

  然而,天不遂人愿,当我赶到大雁时,她的魂魄不见了。

  后来去,我告诉你爷爷灵儿的魂魄不见了,你爷爷当时只是应了声,就不再多说。我说到这里你应该很疑惑,你爷爷为什么没有表态。那是因为她早就知道会发生这一切,这也是我来才知道的。

  至于他既然能够未卜先知,为什么还要让事态自然发生,这一点你不要问我,他从来不跟我说这些。

  他当时的态度让我很是生气,一气之下,我偷偷的借了祖师爷的一个替身去了阴间,一路打到冥府,遇到了当时的冥王阴九重,他并没有生气于我打伤他的阴兵阴将,而是问我去做什么?

  我问他我家灵儿的魂魄是不是他们勾走的,他当时就让人去查,结果让我惊讶的是,灵儿并没有死。

  当时我很诧异,尸体明明就在家里,为什么阴间却说她没死?

  可他身为冥王是不可能欺骗我的,所以我只好返回。

  回去后我们给灵儿办的后事,但是我却很清楚那具尸体很可能根本就不是灵儿。

  随后的时间里你可能不知道,我隔三差五的会借着待在这里的由头出门,而后四处调查寻找灵儿的消息。

  可世间那么大,我的能力有限,所以一直都没有找到她的任何消息。

  直到你十四岁那年,有一次你不听话,大晚上的都没回来,于是我就四处去找你,终于在放牛墩的山上找到了正躺在地上睡觉的你。

  当我快要接近你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匆匆的消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