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翻了翻白眼,道:大姐,不带这么撩拨人的吧,我找你是有正事儿。

  她骄哼了一声,给我让开路道:真是一点儿情趣都没有的人。

  我顿时一头冷汗,脑海中浮起了自己跟一条蛇那啥的情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使劲甩了甩头。

  进屋后,她自顾自的走到窗户边,点了一根烟,深吸了口,轻轻吐出,望着我道:问吧,想知道啥?

  我叹了口气,开口道:你咋逃出来的?

  她略有些不屑的笑着道:我的身世你应该知道吧,对于一条蛇来说,你有什么办法能困住它?

  我皱了皱眉道:你该不会是现出原形吧?

  她略微点了下头,道:没错,我是现出原形逃的啊?

  我疑惑道:那个竹下之前明显就知道你身世,他难道不知道七寸?

  大长腿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淡淡的道:我可是修炼了几百年成人的蛇,会有七寸这样的死穴?

  /t酷o匠ki网永);久P:免p费P看a小说#V

  我摇头道:这我怎么知道。说完,我犹豫了下,喃喃的道:那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大长腿嫣然一笑,妩媚的道:我就知道你最关心的是这个,看来你那赤子元魂被抽掉后,本性表露无遗啊,放心吧,本小姐完好无损。

  我略微松了口气,道:那你休息吧,我回去睡觉了。

  她佯装放浪的道:晚上不陪我睡吗?

  我没敢理会她,狼狈的逃窜出了去,身后传来了她一连串的笑声,笑着笑着声音似乎哭了,我当时因为被她的话撩拨的挺难堪,所以也没太注意。

  回到房间时,楚明刚好打卜完,瞧见我灰溜溜的跑回来,笑着道:你这是去哪儿了?

  我略有些尴尬的摇头道:没什么,就是刚才过去跟李组长聊了聊。

  他对此笑而不语。

  第二天一早起床,给齐太岁打了个电话,他没接。想着应该是还没消气儿,也就打消了找他的念头。

  去找大长腿时,发现房间里的被子都叠的好好的,于是我又给她打了个电话,结果告诉我她在去基地的路上。

  楚明表示他也得离开,说是得继续调查那个剥皮者的事情。

  我知道他有心结,也没挽留,所以就只剩下我了。

  给小梁那边打了个电话报平安的同时询问了下我爸的情况,得知他还在家,我让小梁把手机给他。

  我爸问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无奈,我只好把不垢元魂被抽掉的事情以及阴九重钦天玉剑被盗的事情都跟他说了一遍,他听了以后,只是告诉我阴九重那边的事情我暂时不用管他来处理,而我元魂被抽的事情他却什么也没说,也没让我回去。

  左右无事,我穿上警服回了趟市局。

  如今六市已然成为多事之地,而市局方面却一面风平浪静,出了偶尔几起小案子,都很清闲。

  坐在办公室里,回忆着老灵山的一幕幕,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惊险无比。

  这次九指盗取钦天玉剑得手后,也不知道会不会收敛,而另一方面阴阳斋的人是否离开六市,这一切目前都不得知。

  悠闲的在市局坐班了两天后,期间发生了两起令人生疑的事情,一是宫本集团开发布会表示撤离六市市场,卖掉了六市的所有产业,看来是有回国的打算,想起宫本樱子来中国的目的,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次回去怕是不可能再出现逃婚的情况了吧?

  这是一档子事儿,其二就是报警中心接警城东路的东山别墅区里深夜有人报警有枪械火拼。

  结果等我们赶到现场后并没有找到任何痕迹,调取别墅区内的视频发现大部分视频内容都被清空,别墅区物业保安都被重新换了一遍,询问物业时,接到上面电话,停止东山别墅一切调查。

  后来我打电话从大长腿那边才知道,是她们的一次行动,除了竹下一雄外,阴阳斋派来的人几乎被杀光,而竹下一雄也受了重伤,后来被一股诡异的力量掩护才逃走。

  这么一来,六市的势力只剩下隐藏颇深的九指部跟京央早已扎根的基地了。

  其后的一个多礼拜,六市都是风平浪静,直到一个礼拜后的一天,我照常下班回家。

  刚打开门,忽然感觉身后有人鬼祟跟踪,于是我不动声色的抽出圆月弯刀,猛然转身,确实瞧见宫本樱子瞪大眼睛望着我!

  我诧异的望着她道:你怎么在这儿?你不应该回日本了吗?

  宫本樱子听我这么一问,居然委屈的哭了。

  我翻了翻白眼,示意她先进屋,随后给她倒了杯水,她才告诉我实情。

  原本她下午就应该跟宫本一郎坐飞机回日本的,而当她坐上飞机时,偷偷听到哥哥给她父亲打电话又提到跟阴阳斋联姻的事情,她这才匆匆逃出来的,因为在六市没有任何朋友,她只好在市局附近等我,怕我在路上甩掉她,她就一路跟踪我回来的。

  关于政治、家族联姻的了解,我多半也只是从电视剧或者小说中,说句大实话,现实中我也有这样的朋友,就比如满清的格格徐凤凰,可她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烦恼。

  对于宫本樱子,我并没对于大多数日本人那种厌恶,或许是因为我爸之前说过的那句话,她跟曾经的我一样怀有一颗赤子之心,是个善良的女孩。

  而对于善良的定义是无国界的,也可能是对于她的遭遇,我比较同情,毕竟异国他乡,独自一人。

  当天晚上我留她住在小梁的房间,睡觉前我给小梁打了个电话说明了这件事情,她说要不然就让她去我家。

  我说这不太好吧?

  小梁有些醋意的说:那要不然我就回去!

  我想了想,其实去我家也挺好,起码有我爸在,倒是不用在意他们的安全,于是决定第二天询问她的意愿,如果可以,那我就送她去。

  然而,刚到后半夜,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警觉的带着刀走到门前,打开猫眼朝外面看了看,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好,宫本一郎居然找上门来了!

  当我扭过头时,发现宫本樱子正站在我身后一脸紧张的望着我。

  我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躲起来,可小梁家就那么大,压根没地方躲!

  无奈门外已经响起了宫本一郎的声音:王先生,我想知道我的妹妹是不是在你的家里?

  我对着门外冷冷的道:你们日本人就这么没礼貌?大晚上的骚扰别人吗?

  说话间,我准备再次示意她躲起来,扭过头时却发现她不见了。

  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也不知道她躲哪儿去了。

  宫本一郎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道:王先生,我的人亲眼看到我妹妹进了你家,请你现在就把门打开,立刻,否则我会打电话报警控告你拐骗我日本国民!

  我冷哼了一声道:日本人了不起啊?!

  没想到大门嘭的一声居然朝我飞了过来!

  幸亏我的血图腾已经达到了心随所至的地步,硬生生的挡下了飞来砸到我身上的门。

  我怒气冲冲的将大门掀开后,瞧见一个看上去起码超过两米的壮汉站在门后面一脸气势汹汹的瞪着我。

  我不屑的冷笑道:看来今天是有人想逼我动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