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会儿,我才被楚明的声音从思绪中拉扯了回来:要不我问问我师傅吧。

  齐太岁摇头道:这阴井现在不比普通的阴井,而是已经形成了第七个鬼门关,而这次他们为了盗取阴九重的钦天玉剑很显然已经谋划了很久,我怀疑上一次打开阴井他们就是为了这次而做的伏笔,所以现在就算告诉你师傅估计也没什么作用,鬼门第七关已经成为了事实,而他们却能明目张胆的突破鬼门关进入冥府,你觉得任何亡羊补牢的措施还有意义吗?

  我插嘴道:你们说这口阴井现在谁更着急?

  }~最4新章EH节@上。^酷H匠I网●

  楚明跟齐太岁俩都是一愣,继而恍然大悟,相视一笑。

  楚明道:那肯定是阴间了,毕竟只要这口阴井尚在,那他们就不会如以前那般安全了。

  齐太岁一副刮目相看的望着我道:你小子有事儿难得聪明一次,不错。

  我叹了口气,想到李丽,心情顿时阴沉了下来。

  她到底在哪儿?

  老灵山已经是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我们匆忙的干下山,结果齐太岁愤怒的发现他的奥迪车被人给烧掉了,想必应该是九指那伙人干的。愤怒归愤怒,齐太岁为人洒脱,根本不是太在乎一辆车,我告诉他们我把小梁的车藏在了不远处的树林子里,然后带着他们去。

  结果却让我傻眼了。

  小梁的那辆POLO居然没了!

  拿着车钥匙,我郁闷了很久。

  楚明无奈的看了我跟齐太岁,摇头说:你俩可真行。

  说完,自顾自的往六市方向的路走。

  没了车,而附近之前一直都被封禁,就更谈不上车了,一直走了半个多小时,我们才在钱家庄附近的公路上瞧见一辆拉猪的农用车,好在我们都不是讲究的人,就这样坐着拉猪的车回到了城南公路,本来想在城南公路可以坐上出租车的,却没想到连续拦下了好几辆车,车门刚打开就被司机给撵下车了,还问我们是不是掉进猪屎荡里去了。

  总而言之,那天折腾了很久,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一辆黄色的小Polo停在了我们身边,我隐约感觉有点儿眼熟,而当车窗摇下来后,我们仨都傻眼了!

  车子里的人居然是大长腿!

  她有些鄙夷的朝我们扫视了一眼后,看了看旁边的浴室,让我们去那边洗个澡换身衣服再上车。

  齐太岁死活不干,结果就是我跟楚明俩去附近买了地摊货衣服然后去洗了澡,而齐太岁结果就是被装进后备厢里一直到大长腿将车子开到小梁家楼下!

  随后我们才一同上了楼。

  进屋后,齐太岁似乎还是不愿意洗澡,可他身上实在太臭,无奈之下,他有些扭捏的进了卫生间。

  同时,我跟楚明开始寻思着询问大长腿的事情。

  然,大长腿是个聪明人,没等我们问,就告诫我们什么都不要问!

  我这人好奇心本来就重,被憋的不上不下的,心里特别烦躁。

  楚明倒是心宽的紧,见大长腿不说,居然没再问,而是走马观花的四处参观小梁的家,大长腿瞧见我一脸郁闷,凑到我身边小声问我:是不是很想知道?

  我点头说是,她玩味的问我到底想知道她什么?是怎么逃出来的?还是有没有被竹下一雄那啥?

  我微微一怔,继而无语的翻了翻白眼,看出来她是在故意挑逗我后,我笑着说:其实我都想知道。

  她故作妩媚的朝我眨了眨眼睛笑着道:那晚上你来我房间,我都告诉你。

  我忍不住咋了咋舌,这么明显的暗示,她该不会真想让我当许仙吧?

  齐太岁那个澡起码洗了一个多小时,这得亏用的燃气烧的,否则根本都不够他折腾,不过想想他平日那么邋遢的样子,估摸着并不经常洗澡。

  一个多小时候,当他出来时,我们仨都有些惊呆了。

  进去的是个邋遢的叫花子,出来后居然是个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大的白面小生。

  楚明略有些赞许道:这才是我印象中的那个太岁嘛!

  大长腿瞪了他一眼,他讪讪的扭过了头。

  我一瞧这阵势,再看齐太岁略有些难看的脸,顿时感觉这里面好像有事情啊。

  不过我并没有直接问,而是岔开话题,问他们是叫外卖还是买回来自己做?

  大长腿摆手道:要做你做啊,我要休息了。

  最终我们还是选择了外卖,等外卖的过程中,我趁着大长腿找齐太岁说事儿的时候,偷偷的问了楚明刚才怎么回事?

  楚明有些心虚的朝小梁的房间看了一眼道:这事儿很久以前的事儿的,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去问他啊。

  我说我又不傻,你告诉了我,我还问他干嘛?

  楚明耸了耸肩说:十五年前齐太岁深爱过一个女孩,那女孩我也见过一次,长的很漂亮,当时的齐太岁并不是现在的齐太岁,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后来那女孩移情别恋嫁给了一个名门豪族,跟他分手前,她找过他一次,非常直接的告诉他,他太普通了,他配不上她,后来•••

  楚明刚想说下去,我们的耳边传来了一个冷哼声:后来,后来有一个嘴巴很大的家伙到处把这件事到处宣传,姓楚的,你有意思吗?

  楚明面色变了变,我赶忙上前打圆场道:老哥,对不起啊,怪我好奇心太重。

  齐太岁瞪了我一眼,冷笑着道:你这个废物什么时候能改掉好奇心,你就不会那么废物了,多把心思放在自己能力上吧!我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

  说完,他冷冷的走到门口拉开了大门,离开了!

  留下我跟楚明俩傻眼对视。

  那天一直到夜里齐太岁都没有再回来,晚上吃过饭楚明就回我住的房间打卜问神了,我则在纠结了一番敲开了大长腿的门。

  门开后,穿着小梁睡衣的大长腿靠在门上,玩味的望着我道:干嘛,就这么迫不及待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