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块青铜手机,对着里面说了一通我听不懂的语言,随后,开口对我道:阴间没有她的信息,至于她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们并不清楚。

  齐太岁冷笑着道:这样的信息你还需要装模作样的查?糊弄谁呢!

  我朝齐太岁摆了摆手,叹息道:既然知道她没死,就已经足够了,老哥,一定要帮我救出她,别担心我,不是我做的,我相信他们的阴大人是不会冤枉好人而放过坏人的。

  说完我伸出手,示意他们可以锁我,范无救摇手一变,出现了一根漆黑的铁索,谢必安笑着道:二弟,不用这样,这小子既然说了跟我们走,也不怕他施什么幺蛾子。

  话音刚落,我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随后失野再次清晰,我们出现在了阴阳街。

  跟着黑白无常身后,他们带着我顺着阴阳街的街道一直往前走,忽然在街道旁的巷子口处,出现了一个算命摊子。

  谢必安对旁边的范无救笑着道:这什么来路,居然赶在阴阳街上摆摊算命?

  范无救冷哼了一声道:又是一个嫌命长的东西!

  说话间,我们走到了那个算命摊子前,桌子前趴着一个身形伟岸的人,似乎在酣睡。

  谢必安瞧着新鲜,上前拍了拍桌子,嚷嚷道:这位,哪儿来的啊?

  那算命摊子的主人却并没有理会他。

  U%酷$匠a网iZ首+发/

  因为有我在旁边,谢必安颇为有些尴尬,不过他是个好脾气的主,正准备离去,范无救却不干了,怒气蹭蹭的就上来了,挥出手中的折扇就朝那酣睡之人扇了过去!

  却是没想到折扇当空居然被那人伸手给抓住了,而更令人称奇的是,那人始终都没有抬起头。

  这随意露的一手,吓了黑白无常朝后面退了一步,警惕的大喝道:阁下到底是谁?

  那人打了个哈欠,含糊不清的说了句:你们配吗?

  俩个家伙都是一愣,随后一左一右的朝那人夹攻过去!

  那人闷哼了一声,伸出手狠狠的朝桌面拍了一掌,一掌下去,那桌子被拍成两半朝两边飞了出去,正好挡住了朝他突袭过去的两把折扇!

  我在旁边看的啧啧称奇,这人看上去倒是有些眼熟,我认识的人中能如此轻松对付他俩的怕是也只有我爸了吧?

  可那人很明显并不是我爸!

  从来很少发怒的谢必安这下子彻底怒了,大喝了一声:好胆!随即朝后面退撤了一步,摸出了那块青铜手机,却是被那人横空出世的一把将手机夺了过去!

  另一边的范无救大吼了一声:找死!

  随即手中一晃出现了之前准备锁我的那根铁索就朝那人的头部甩了过去!

  却在半空中就被那人很是轻松的给接住了!

  范无救又是一怒,正要开口发作,那人猛然抬起头,四眼瞪着他,低喝了一声:放肆!

  范无救顿时愣在当场!

  四、、四叔?

  我惊呼了一声,那人朝我微微一笑,身形一晃出现在我面前抓起我的肩膀,扛在肩膀上,顺着巷子朝后面飞驰而去!

  在颠簸中,我的意识渐渐消弭,等再次醒来时,发现楚明正守在我身边,而我们却还在老灵山的村部会议室中!齐太岁却是不见了。

  楚明瞧见我醒来了,大为惊讶,问我这是?

  我苦涩的将我被人半路救下来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听完以后,感叹道我命真好。随即让我乘着现在最好回家,有我爸在,阴间应该不会去拿我。

  我看了看外面蒙蒙亮的天,问他齐太岁人呢?

  他说我被黑白无常勾走了魂以后,他就离开了,也不知道是去通知我爸还是去找李丽了。

  我哦了一声,脑海里居然都是李丽被那个日本人侮辱的画面。

  继而使劲儿的甩了甩头,将所有憋闷甩开,随即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拽住了楚明的胳膊道:小月呢?我怎么没看到她?

  楚明有些不解的望着我道:她比我们可快多了,应该在我们之前就到了,怎么你没见到她?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小月该不会也出事儿了吧?

  正想着这事儿,手指上的夜叉鬼戒晃了一下,随即小月出现在我的身边,楚明是看不见她的,我却着实松了口气,一把将她揽进了怀里。

  我问她回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她颇为疲倦的说小月太累了。

  我一时间内心百感交集,不知道说什么了。

  楚明毕竟是聪明人,瞧见我在跟别人说话,悄悄的走出了会议室。

  随后我陪小月说了一会儿话安慰安慰她后,她就回戒指里了。

  这时候,外面天已然渐亮,我走出会议室的门,蹲在楚明身边,村部的门外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随之瞧见齐太岁快步走进院子里,双刀快速的插入腰间,瞧见我跟楚明俩先是一愣,随即走上来询问我缘由,我便将阴阳街的事情又对他说了一遍,他听了以后,有些难以置信。

  楚明问他李丽找到了没?

  其实当他进入院子时独自一人,我就已经知道结果了。

  齐太岁叹气说他几乎把整个老灵山都翻遍了,也没找到李丽,看来她应该是被阴阳斋的人先我们一步带走了。

  见我愁眉不展,宽慰说他已经把李丽的事情反馈给悬案组了,想必上面会有安排的。

  我心里一沉,看来这下大长腿真的是凶多吉少了,想起她虽然平日多半对我冷面冷语的,可却是也救过我好几次。

  唏嘘之余,我们趁着天亮去了深山腹地的阴井位置,然而九指跟阴阳斋的人早撤了,别说那个日本人了,就连那个被称作司徒先生以及那几个黑袍人都不见了,只留下一个漆黑深邃无比的洞在阴井中。

  望着那洞,齐太岁跟楚明俩都紧锁着眉头,而我却是在想着大长腿跟四叔的事情,心里一阵阵烦躁不安。

  大长腿生死不知,而四叔这次为了救我得罪了阴间相比已经给他惹下了麻烦,黑白无常在他手底下吃了那么大的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他那么费劲心思救下我,很可能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除非我永远不出家门,否则永远都不可能摆脱阴间给予的枷锁。

  对于昨天章节内容的出错,我也不知道说啥了,特别是那位解封的朋友,我只能说酷匠这么多本书,咱们都中奖了。开个玩笑,很抱歉,让诸位看书郁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