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太岁走后,楚明叹了口气道:现在可以说了吧,你到底怎么了?

  我恍恍惚惚的摇头,表示不愿意说。

  他坐在我身边开口道:咱们是过命兄弟,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我抬起头,有些无力的道:我真的不是跪他,我是跪我爷爷!

  楚明面色一阵惊讶,有些着急的说:你跪谁了?

  灵儿居然那样对我,我已经心灰意冷,觉得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于是就把我之前的经历包括灵儿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楚明听了以后极其惊讶道:你是说齐太岁也认识你的灵儿?

  我点头说是。

  他想了一下问我:你说的那个邪性的青年有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

  我想了一下,迟疑的道:我能感觉到他很强大,有类似于我爸给人的那种气势。

  楚明被我的话吓了一跳:你爸?!人屠?

  我点头说是,我难道还有别的爸爸吗?

  楚明苦涩的望着我道:如果真的属于你爸那种级别的高手,那你小子也算是捡了一条命,只是你身上的天生不垢元魂按道理说应该已经被他抽掉了,你怎么还能醒过来呢?

  我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抽了没有。

  楚明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本书,对照着书上掐指计算了一番,手中一颤,望着我道:你再入定试试!

  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于是重新躺在了会议桌上,然而,这次无论如何,我都没办法入定了。

  楚明叹了口气道:看来,那个人应该是用什么特殊手段将你身上不垢元魂从主魂上剥离了,兄弟,你这以后可能再也没办法入定了。

  我苦涩的摇头道:入定有什么用?原本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入定了,无论做什么都是安全的,可我没想到一张网就把我给收拾了,归根结底还是我太弱了。

  楚明叹气道:你也别太妄自菲薄,你的进步已经很快了,短短的两年多时间就达到了B-的实力,我花了十几年才C+啊。

  我没再说什么,有什么用呢,面对那个男人,哪怕我咬碎牙齿也要坚持不跪,可终究还是跪了,不去理会他是用手段欺骗我跪的,可纵然如此,我居然一直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这对于我来说也是莫大的耻辱!

  我俩在会议室里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齐太岁匆匆的赶了回来,我瞧见他一个人独自回来的,心里一颤,果然,他并没有找到大长腿。

  楚明开口问他现在阴井那边什么情况?

  齐太岁有些凝重的说:阴井已经再次被打穿了,刚才她去的时候还遇到了黑白无常,因为交往不深,他并没有跟黑白无常询问什么事情,不过从黑白无常同时都出现这一点来看,阴间应该是出事儿了。

  我叹气道:阴间应该是丢东西了,这就是九指联合阴阳斋这次打穿阴井的目的。

  我这话刚说完,顿感周身一阵阴寒!

  齐太岁面色一沉,打开了会议室的大门,对着门外沉声道:看样子,你们这是来者不善啊!说着从腰间抽出两把镰刀。

  z(酷匠h网&。唯}I一正he版、o,其-E他N"都\是:!盗y版R?

  我深吸了口气,将腹部那团阴阳鱼的能量牵引到眼部,就感觉双眼一胀,眼前出现了两个熟人,一个身着黑西服,另外一个身着白西服,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楚明是看不到,不过他心思灵透应该也能从我们的表情中猜测出个大概。

  那一黑一白几乎同时指着我道:他,我们要带走!

  齐太岁冷哼了一声道:两位想必应该知道他的身份吧,就不怕人屠去找你们麻烦?

  黑无常范无救冷哼了一声道:我家阴大人回来了,就算人屠在这里,我们也要把他带走!

  白无常谢必安微微一笑道:齐太岁,你最少别趟这档子浑水,他刚才偷走了我家大人的钦天玉剑,要么现在交出来,要么把命先交出来!

  齐太岁面色骤然大变道:你们说什么?阴九重的钦天玉剑不见了?这不可能啊,他又不是冥府的人,怎么可能进入你们冥府?

  黑无常低喝了一声:大胆,你敢直呼阴大人名讳!

  齐太岁冷冷的道:名字就是给人叫的,冥王也是如此!你们少说废话,不说清楚,想带走他,拿出证据来!

  白无常冷笑着道:冥府中的冥兵可是亲眼看到他的,而且存放钦天玉剑的轮回阁里的轮回镜清楚的照出了他!说着他长袖一挥,一个光幕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光幕中是一个有着六面反射光芒的铜镜集中照射在居中的一把通体翠绿其中流光犹如动波的三尺多长玉剑,而光幕中一闪而后多出了个人,伸手将那边玉剑取走!那六道光芒顿时消失!

  让我惊骇的是,那取剑的人长的居然跟我一模一样!

  我摇头道:那不能是我,我被人抽掉了元魂,连入定都不可能,怎么会进入冥府偷东西!

  楚明听了我的话以后,略微琢磨了一番,对着前面的齐太岁方向道:这个我跟齐太岁可以作证,这里面肯定是有误会的。

  齐太岁沉声道:你们凭什么说偷剑的是他?我看那明明就是一个易容成他模样的人干的。

  范无救手中一晃,出现了一把黑色折扇,阴沉的望着我们,对旁边的谢必安道:哥哥跟他们多说无益,我看这个齐太岁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白无常却有些忌讳的朝他摆了摆手,随即望着我道:王寿臣,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好歹也是人屠之子,难道真的要当缩头乌龟,连累朋友吗?

  我皱了皱眉,抬脚往前跨了一步,沉声道:我跟你们走没关系,但是我有一个请求。

  范无救面色一变正要发作,谢必安先一步开口道:你说。

  我叹息了声道:我想知道悬案组的副组长在哪儿?

  范无救撇嘴道:我们怎么知道她在哪儿?

  我冷哼了一声道:那可能你们还需要一点儿麻烦。

  谢必安在中间打圆场道:你等等!

  我让人查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