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的大长腿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身形一闪,从我身边消失,接着后面传来了一阵机枪扫射的声音以及惨嚎声!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朝旁边一个前疾翻滚,拔地而起的同时开启了血图腾力量,噗噗噗噗一梭子子弹射在了我之前躲的那块石头后面。

  正眼望去,大长腿犹如幽灵般穿梭在人群中,几乎是一出手就有人倒下,而那群黑西服人手中的枪就有些投鼠忌器了,只好分散开来将大长腿团团围住。

  我本想上去帮忙,可一直被对面的机枪再次逼退了回去。

  大约又过了两三分钟,打斗声与惨嚎声消失,我听到了大长腿的闷哼声,我诧异的从石头后面站了起来,刚伸出头,起码有超过六把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了我的头!

  我心里一颤,望着一张张冷漠的脸,我乖乖的把手举起来。

  而透过他们朝后面望去,我发现大长腿被一个两个黑纱服男人架着,之前那个白西服男人阴沉沉的朝我走过来,挡在我前面的人迅速走到我身后,那白西服男人沉声道:王桑,你们悬案组的也不过如此。

  我瞪着眼睛望着他,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眼前的日本男人的那一小嘬人丹胡子,让我看着就恶心。

  他见我没说话,对着我身后的两人微微侧了一下头:你们几个把他关起来,记住不许怠慢他。说完他带着大长腿其余的人朝深山腹地走去。

  那几个人唯唯诺诺的嘿了一声,顺势将我用绳子绑了起来,我并没有反抗,被那几个黑西服人带到村部,收走了我的背包以后,我被关进了简易的会议室里!

  望着屋里熟悉的样子,我甚至能记得当时温老坐在什么地方,齐太岁坐在什么地方,楚明坐在什么地方,慕容坐在什么地方。

  如今这里却只剩下我一个了。

  正在独自感伤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小月的声音:阿臣,这是哪里?

  我心里一颤,我怎么把她给忘记了!

  望着一脸茫然的小月,我赶忙拉着她道:小月,帮我去找齐太岁来!

  小月见我一脸着急的样子,嗯嗯的点了点头,随即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想起大长腿被那个日本人带走,我心里就焦急万分,再也忍不了了,对着门外大喊了起来。

  接着门打开了,走进来两个端着枪的人,问我喊什么?

  我问他们凭什么拿我的包?

  其中一个人说我的包里有武器,我说我只要包里的那双布鞋。

  两人像看傻逼似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随即让我等着便关上了门,门再次打开后,其中一个人一脸嫌恶的将我的阴阳鞋丢给了,嘴里骂骂咧咧的把门狠狠的关上。

  拿着阴阳鞋,我重重的松了口气,其实并不是我对付不了这几个人,按照我现在开启了星主力量以后,我感觉就连房子我都能拆掉,而我之所以没有反抗,正是因为我想利用他们来进行入定。

  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躺在会议室的桌子上,将鞋旁边地上摆放好,直接就入定了。

  入定后,我直接穿门而出,门外四五个手中端着枪坐在门口的黑西服人正在有说有笑,我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直接朝外面走去。

  去阴井的路线我还是记得的,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在魂人的状态下,我行走飞快,几乎不到五分钟,我就赶到了那个三面环山的山凹子前,远远的就瞧见旁边的小树林子里透着手电光以及伴随着一阵阵淫笑声!

  我心头一阵愤怒,朝声音的方向也就是阴井旁边不远的小树林子里冲了过去。

  当我冲到小树林子里时,我感觉头都要炸了!

  就瞧见一个浑身赤果的男人正蹲在大长腿的身边在解她的胸罩!

  我低吼了一声,抽出腰间的圆月弯刀一刀将那男人的头给砍了下来!

  随后从旁边抓起大长腿的衣服,就准备给她穿上,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刚给她披上衣服,头顶上呼呼啦啦下来了一张大网,将我跟大长腿给网的紧紧的。

  望着周身的网,我心头大骇,这怎么可能?

  恰时,耳边传来了一阵得意的笑声:王桑,看来你很重情义啊,没想到临来前师兄教的这招对付你还真管用。话音刚落,十几道身影从周围迅速围拢了过来。

  那白西服男人对着一个带着黑色面罩的男人笑着道:司徒先生,你确定他的魂管用?

  那带着面罩的男人冷哼了声道:竹下先生,请不要老夫祖上十八代都是钻研这些鬼门道的。

  被称为竹下的白西服男人笑了笑道:那就好,那旁边的那个女人?

  带着黑色面罩的男人眼神中划过了一抹厌恶,犹豫了片刻道:我只要他!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我,竹下高兴的点了点头。

  随后大长腿被人强行从我的身边拽了出去,而我则被网住后,被那个黑面罩男人用一种特殊绳索在外面捆绑了起来,扛在肩膀上跳下了阴井里。

  看oW正D~版$章0&节*上R酷K◎匠网D?

  我顿时绝望了起来,想起竹下望着大长腿那贪婪的眼神,我对着扛着我的人吼道:你是不是中国人?你怎么能让倭国人侮辱自己的同胞?

  被换做司徒先生的人冷冷的道:我们九指从来都没有国界之分,所以我无所谓。

  我顿时哑然无语。

  他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将我扛到了阴井的最深处,里面点着灯,依稀可以看到有四五个身着黑袍的人正在灯下忙碌着。

  里面冷的厉害,就算是我在魂人的状态下,都能感觉像是忽然到了冬天似的。

  那人将我直接丢在地上,那几个黑袍人放下了手中的活,凑了过来,指着我问道:就是他?

  那人道:没错,这小子的魂异常稳定,烦请几位助我。

  那几人几乎同时应道:义不容辞。

  随后几人便朝我围坐了过来,将手透过网放在我的身上,一股巨大的力量透过他们的手侵入到了我的身体里,那股力量几乎不到三四秒钟就将我身体里的血图腾力量一击击溃,我顿时昏厥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