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到地下九层后,电梯门开,眼前一片豁然开朗,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一百多平的房间,四五个身着军装的人正在电脑前忙碌着,那中尉将我们带到房间里后,跟我们敬了个礼后反身离开。

  大长腿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两三米长宽的多媒体屏幕道:这里是京央驻六市统战部,这是京央最新版本的对战系统,京央要求,每一场战斗都必须科技化合理化,我们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卫星,当战斗开始前,我们就可以用卫星定位来部署战略,这个新版本比鹰潭的那个要清楚很多,我们可以直接在屏幕上看清楚人。

  说着她让旁边的工作人员播放了一段之前的一段战斗录像。

  当看完那段录像后,我简直惊呆了,原本鹰潭那种我就已经很是惊讶了,没想到京央升级的最新版本居然能够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物定位,而且还可以随意切换以及特写,这种如果运用在大型的国战中还能解释,可普及到小规模战斗,却是不敢想象,很难想象九指如果知道自己一直在这样跟别人战斗,估摸着输了也不会觉得意外。

  然而意外的是,大长腿告诉我,九指方面其实也早已经开发了类似的系统,这在之前京央的红客入侵时发现的,他们所用的卫星是租用米国的。

  参观了第九层以后,我问大长腿,这其它楼层是干什么的?

  她笑着说:如果我告诉你上面八层全都是空的你相信吗?

  我说怎么可能。

  她笑而不语。

  这时候我意识到可能我询问的问题她不太方便告诉我,于是我就没有再问。

  在里面逛了一圈后,觉得也没什么意思,于是我就跟她说我先回去,让我诧异的是她居然也跟了出来。

  我问她怎么了?

  她说你不给我安排住的地方吗?

  我说你不住这里?

  她摆手道:我还有一些其它事情要处理,住在这里不方便。

  说完先我一步跨进了电梯里,随后我们开车回到了市区,我本想给她找个好一点儿的酒店的,没想到在路上,她反问我现在住哪儿?

  我当时没反应过来,就说住小梁家,她说小梁不是回你家了吗?

  我问她怎么知道的,她说,那正好,我住你那边好了,这样更方便工作。

  我听了打了个寒颤,表示那房子不是我的,我做不了主,她居然根本都不经过我同意就说就这么定了,这是命令。

  无奈我只好带她回去,那天晚上很荣幸的吃了一顿她煮的面,差点儿没把我齁死。

  那天晚上,我给小梁打电话的时候都没敢跟她说,第二天一早,我早早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她因为有睡懒觉的习惯,所以我并没有叫她,只是帮她买了一些早点,然后就去了市局。

  /酷匠t网HC唯一;,正&版,其他G@都是|#盗版k

  如此这般的生活又是持续了三天,就在第四天晚上,我站在窗前给小梁打电话,刚准备拉窗帘睡觉,忽然瞧见西南方向的天上一道血光犹如烟花般冲天而起!

  我当时心里一惊,刚准备打开窗户瞧个仔细,门外传来了大长腿的敲门声。

  我只好转身去开门,门刚打开,就瞧见大长腿穿着小梁的睡衣站在门口,面色冷肃的问我看到了没?

  我疑惑的问那道红光?

  她说那是天生异象,方向应该是老灵山那边,估计出了什么事儿。

  我当时心想该不会是血棺又出现了吧?

  大长腿让我下楼准备车,她去换衣服。

  我也没多犹豫,背上背包就下楼去开车,车子刚倒好,她就下来了,直接坐进了车里,我问她去哪儿?

  她一边掏出电话一边对我说:朝老灵山那边开。

  我心里一沉,想起老灵山的种种恐怖,不过还是照做了。

  在去的路上她分别给六市基地以及渠道打了个电话询问后得出结论,就在今天的七点九指联合阴阳斋的失野浩田一众进入了老灵山,目前已经与老灵山方向驻军失去了联系,如果没有意外,那边留下的一个连估计是凶多吉少。

  她那边电话结束后,问开口问道:九指为什么一直对老灵山复地里的阴井恋恋不舍?

  大长腿面色凝重的道:九指的终极目的我们一直都推衍不出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战略应该不仅仅只限于对长生不老的痴迷,根据我们这么多年来的所有情报可以看出来,他们很有可能是想从阴间里偷出一件东西,一件足以让他们从此可以对抗京央,甚至不再惧怕阴间的东西。

  我皱了皱眉,想从阴间偷东西?这可能吗?

  就算可能,那阴间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们得到以后连阴间都不再惧怕呢?

  左右右想也没想明白。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下意识的接通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了昌姐的声音。

  我皱了皱眉,将手机开通了免提,坐在副驾驶的大长腿面色一冷,从我手里接过电话。

  我沉声道:你又想干什么?

  昌姐冷淡的道:小家伙,我奉劝你现在最好不要去老灵山。

  我心里一惊!

  她居然知道?

  刚准备问她怎么会知道的,没想到大长腿居然开口了:你就是昌姐吧?我是悬案组的李丽,说吧,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们这次勾结倭国的安培晴云到底想起什么幺蛾子?

  电话那边微微顿了一下,笑着道:很抱歉,李副组长,我没兴趣跟你聊天,请将电话交给王寿臣。

  大长腿冷笑了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你最好死了那条心,否则就算你真的得逞了,救活那个人,人屠也能杀他第二次!

  我微微一愣,怎么又扯到我爸了?

  他杀谁了?昌姐要救谁?

  电话那边轻笑了声道:这就不劳你费心了,人屠能杀他,其中缘由我也不便跟你说。

  大长腿冷哼了一声道:还是说说你们现在的目的吧,又想从阴间偷什么?

  昌姐有些不耐烦的道:那是九指要做的事情,跟我们‘圣战’没有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