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的半个月中,齐太岁每天都会小心翼翼的给楚明喂他的血,半个月后的一天早晨,楚明醒了,不过还不能开口说话,但是我们都能看出来他很激动。

  楚明的死而复生是皆大欢喜的,然而我却悲剧了,齐太岁那厮居然诓我,之前说头发能变回来,可都将近一个月了,我的头发还是白的,这让我有些接受不了。无奈之下,他说回头帮我找千年何首乌,那玩意儿吃了以后一定会变过来。

  我也没别的办法,总之他现在算是欠着我一份人情。

  因为担心小梁的安慰,所以我在楚明醒来以后的第二个礼拜就让他送我回六市了。

  顶着白头发走在路上回头率太高,估计人家都以为我是故意染的。

  于是我去店里买了顶鸭舌帽带着,回到小梁家时,她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瞧见我回来了一脸埋怨的问我怎么在别人家里待这么久,我无奈的将帽子摘掉,指了指头道我怕你看到害怕。

  然而,小梁却哭了,问我这是怎么了?

  对于小梁我不想再隐瞒他什么了,就把救楚明的经过给她说了一遍,得知楚明没死,小梁这才欣然接受我的头发,还安慰我说其实我白头发挺帅的。

  小梁在这段期间,在东大街开了间成衣店,对此我有些担心,毕竟六市现在掺杂着各种势力,我怕她会出事。

  她却很坚强的说,只要有我在她什么都不怕。

  那一刻,我感觉心都要融化了。

  那一刻,我才发现其实她早已经装在了我的心里。

  可我的感情注定是纠结的。

  回到市局继续工作的那天,我拨打了大长腿的电话,询问他国安在六市的案子结束了没?

  然而,结果却让我有些膛目结舌,她叹气说:阴阳斋派了高手过来,国安的人没一个回去的。

  我惊骇之余问她那六市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大长腿告知的结果,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的多。

  他说,阴阳斋现在跟九指勾搭了上,而九指现在正借着这块踏板重返六市,所以六市现在已经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未来不可预料,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会有恶战。

  挂了电话后,我匆忙的就赶到了小梁在东大街的衣服店里,再次劝她离开,去我家。

  然而小梁的倔强我也不是第一次领教的,无奈之下,我只好打电话,让我妈劝她。

  好说歹说,她才同意关门去我家。

  这也让我松了口气。

  我当前其实最担心的也就是她了,只要她安全,我就可以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因为星主的第二层封印解封,京央官测战力已经达到了B-,这让我对将来新型倍增。

  转眼就入秋了,期间我回去了一趟,我爸将小月交给了我,古人诚不欺我,小月似乎比之前能量要强许多,居然已经能达到化实的地步,这着实让我有些喜出望外。

  因为我得留在六市观察情况,所以只是在家待了一个晚上,就会六市了。

  我很是享受,之前回家时,我爸瞧见我的惊讶模样,估摸着他怎么也没想到我会突破生死,虽然在星主之力上有着巨大的进展,但是他还是告诫我一切都要小心。

  回到六市后的第三天,我打电话询问齐太岁楚明的情况,没想到接电话的居然是楚明,听声音他应该已经完全恢复了,我问他什么时候回市局?

  他告诉我说他师傅给他安排了任务,让我暂时先不要告诉任何人他活着的消息。

  我问他怎么了?

  他却告诉我说,他正好趁着现在的‘死人’身份调查一下那个剥皮者的事情。

  我本想劝他的,可想到他的性格,我也就没多说了,还是那具话个人有个命,他这次大难不死,想必在生死上应该也已经突破了。

  当天下午,大长腿乘飞机来到了六市,目的很明显,主持六市的局面。

  几乎在下飞机以后她就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去接她,这之间,我刻苦的学了驾驶,正巧开着小梁的车去接她。

  在机场她瞧见我以后赞叹道:没想到你真的解开了第二层封禁,不过你的战力还是太弱了,所以后面的任务你尽量与我保持一致。

  我问她现在六市什么局面?

  她告诉我说:根据渠道情报,九指已经突破了限制,驻进了老灵山,似乎想再次打穿鬼门,这次阴间可能会有麻烦。

  我惊诧的道:这怎么可能,九指再厉害也不可能与阴间为敌。

  她冷哼道:你错了,阴间并非铁板一块,阴九重现在并不在冥府里,而这个时候九指联合阴阳斋去打阴井,如果没人接应谁相信?

  我心里一沉,问她是怎么知道的?

  k酷◎&匠J-网X永久(免mF费☆看S小F说=

  她摆手道:这你现在就不用多问了,等你以后成为真正的星主,你就会明白一切。

  我皱了皱眉道:你说阴阳斋勾结九指的目的是什么?打穿阴井对他们有好处吗?

  大长腿冷笑道:当然有,安倍晴云可不是傻子,他们可是有个很重要的人一直被关在里面。

  我问她是谁?

  她说一个女人,很厉害的女人。

  我笑着道:你别告诉我是他们的天照大神啊。

  她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我,摇头道:看来你对日本的认知很肤浅。

  我愕然无语。

  事实上她说的没错,而其实这也不能怪我,我当下所接触的世界才让我明白原来知道的那些多数都是假的。

  我从来都没想到过,阴间跟阳间之间居然还有阴井一说,而且还能打穿,阴间里关的不都是鬼魂吗?救出来还能有什么用?

  大长腿似乎像是能看透我心思一般,不屑的道:我劝你还是有时间回去多问问你父亲关于阴阳斋以及安培晴云的事情。

  我诧异的道:你知道?

  她冷笑道:渠道知道的,我都知道。

  我说,那我也问渠道去,她说我权限不够。

  我有些郁闷的说:那你告诉我总可以吧?

  车子直接开到的城郊那栋废弃的制药厂大库房,这让我惊讶的同时想起了曾经发生在那里的一幕幕,时间过的真快。

  制药厂大仓库自从那次一战后,就一直被军方管控了,穿过好几道关卡才得以进去,从外面看并没有什么变化,而当我将车子开进仓库里,下车后,在一个中尉的带领下,我跟大长腿乘坐电梯进入了地下九层,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京央的能量,居然能在两三年的时间里就把九指的堂口改造成了专属基地,这不得不承认国家机器的强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最近卡文厉害,等缓过来后,我会努力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