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阳寿?

  我摇头表示不解,他背对着我头也不回的说,我不需要知道,只问我愿不愿意。

  我苦笑道:你跟楚明都救过我很多次,你就说怎么做吧。

  他扭过头眼神有些复杂的望着我道:你现在阳寿已然不多,或许会死,你也愿意?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摆手道:我知道你不会让我死,说吧,到底怎么做!

  他微微点了下头道:你阴阳鞋应该带了吧?

  我从背包中取出阴阳鞋,他走到棺材前将棺材盖子打开,楚明的身上包裹了一种晶莹剔透的胶状物质安静的躺在棺材里,那一刻我感觉鼻尖有点儿酸,喉咙有点儿僵硬。

  我深吸了口气,压抑着内心的感伤,开口道:怎么做?

  齐太岁沉声道:把衣服脱了躺进去,后面我会指引你。

  我深吸了口气,将身上的衣服脱掉,抬脚跨进棺材里,伸手将楚明朝旁边挪了挪,发现他身上的那层不知道什么东西入手很黏,不过很有韧性,随后躺在他的身边,浑身凉飕飕的,大夏天里,都能感觉到有些冷。

  睁开眼睛望着齐太岁,他开口示意我闭上眼睛,什么都别想,我照做了,几乎在瞬间我就入定了。

  入定后,齐太岁手握镰刀戳向我胸口处的黑玉,我惊恐的望着他道:你这是?

  他淡淡的道:我要抽你的阳寿给他做引子,黑玉会影响,所以必须先挖掉,有点疼,所以我先让你入定。

  虽然有些没太明白,可想着齐太岁应该不至于对我不利,所以我也就没再继续问下去。

  随后就瞧见他手中镰刀轻轻琬入了我胸口黑玉处,朝上面一撬的同时,他伸出另外一只手在镰刀口上一抹,他的血滴入黑玉上,随后将黑玉拿在了手中,神奇的是,我胸口处居然没流血,他松了口气示意我出定。

  当我出定以后,感觉胸口麻麻的,有些痒,那种感觉就像是之前受伤恢复时新肉在长似的。他示意我闭上眼睛屏住呼吸,我依言照做。

  随后就感觉他有什么东西扎进了我的胸口处,疼的我忍不住惊呼了出来,他低喝道:忍住了。

  我头冒冷汗的闷嗯了一声,大约三四秒钟后,我感觉到体内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失,一分钟后,我浑身的体力耗尽,随后胸口又是一阵灼热的疼痛,我忍不住睁开眼睛,发现黑玉已经重新镶进了我的胸口处,齐太岁一脸疲倦的将一根手指粗气的红线从楚明的嘴里拔了出来,开口道:应该可以了,你现在很虚弱,先休息一会儿。我点了点头,顿感头晕目眩,随即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次醒来时,依旧感觉浑身无力,齐太岁坐在我身边,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说就是感觉有点累,这话说出来的时候,我愣住了。

  我的声音?

  我惊诧的望着他,他朝我摆手道:这只是暂时的副作用,等你休息几天,渐渐就会恢复回来。

  说着他将一面镜子递给我道:别怕,我不会害你。

  我惊疑的接过镜子,差点没被吓死!

  因为我在镜子里居然看到了个头发通白,脸上的满是褶子的老头!

  怎么会这样?

  我浑身颤抖的拿着镜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齐太岁叹气道:寿臣,这是因为刚才我抽掉你的阳寿后,造成的生理衰老,你放心,很快你就会恢复的。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问他楚明现在怎么样?

  他说,现在还说不好,要再等两天看看。

  我哦了一声,躺在了床上,心里居然平静了下来,楚明是为了我救我才死的,别说是变成现在这幅鬼样子,就算是死,其实也没什么。

  心思挥去,我顿时感觉灵台一片清明,腹部忽然间涌起了一股暖意,就像是太极鱼一样在里面生生不息的旋转。

  这让我很是惊诧,我开口问齐太岁我这是怎么了?

  齐太岁吃惊的望着我,随后很是高兴的道:寿臣,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年轻就突破了生死间的恐怖,你试着用意念引导腹部的那东西试试。

  我点头,开始用意念引导那团阴阳鱼的东西往上游走,那团能量很是灵巧的旋转的游走到了我的胸口处,在黑玉地下旋转,就在这时候,胸口处的黑玉散发出一朵夺目的彩光,几乎是在瞬间往里一收,由经脉扩散我的全身,我惊讶的发现身上的力量似乎在渐渐增强。

  随后又迅速在腹部凝结成团,周而复始继续旋转,齐太岁感叹道:太神奇了,原本想着你小子这次牺牲这么大,我还有些愧疚,没想到你的瓶颈居然是生死恐怖,说着他将镜子递给我道:你快看看。

  我接过镜子朝里面一看,发现除了头发没变过来外,面部以及基本恢复了。

  l酷4p匠M网{永*久;7免qC费ll看`小i9说i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伸手摸了摸脸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齐太岁笑着道:你突破了生死恐怖,打开了星主的第二层封禁,你说的那团东西应该就是你的七杀星主力量,看来以后你不需要再被人保护了。

  说着他伸手将我从床上拽了起来,看了看我的头发,有些不解的道:按照你现在身体里的新生能量来看,怎么着都不会这样啊。

  我苦涩的望着他道:你说过,我会恢复的。

  他有些愕然道:再等等吧,可能就会变过来。

  在里屋里一直待着下午,我最终还是没敢出门,而小梁又不能住在棺材楼,我只好摆脱齐太岁将她先送回去。

  随后在棺材楼待了两天,一直到第三天早上,齐太岁兴冲冲的跑过来,告诉我说,楚明醒了!

  我赶忙跟着他进了屋里,发现齐太岁已经将他从棺材抬到了床上,确实已经有了呼吸,不过人好像还没醒过来。

  我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齐太岁也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