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俩从傍晚一直喝到天黑,天黑以后,我妈安排小梁跟宫本樱子住我的房间,让我爸带我去老屋睡。

  本来我还担心宫本樱子会不会对小梁不利,所以我特意留下了小月。却是没想到我爸随后一招就将小月给带走了。

  走在路上我问他原因,他说那日本女孩跟我一样赤子之心,本性善良,所以不用担心。

  说到这里,我感觉有些古怪,什么叫跟我一样?

  不过小月倒是很高兴,一路上一跟我爸问东问西,我爸应该是知道她为我付出了阴寿,所以对她格外的好,几乎是有问必答,感觉比对我这个儿子还要好。

  回到老屋后,她让我先陪小月在里屋玩一会儿,他独自钻进我爷爷的房间里也不知道干啥。

  里屋是我记忆中跟灵儿住的地方,进屋后,我才发现,儿时的一些东西还散落在里面,有爷爷帮我做的木头小宝剑,有捡回来的易拉罐拼装成的机器人,有妈妈给灵儿做的橡皮筋,顿时唤起了我很多的童年记忆,小月似乎也因此想到了什么,一直愣在我身边没说话。

  记忆飞朔,我似乎再次回到了十岁的那年。

  那年我溺水后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棺材里,灵儿穿着一声红色嫁衣躺在我的身边,嘴唇红红的,小脸白白的,我怎么叫她都叫不醒。后来我爸妈发现了我,将我抱出了棺材。

  后来棺材盖子被盖上,我则被带回了房间里,关上了门,我始终都没有亲眼看到她入葬。

  思绪像是穿越了时空瞬间又反了回来,我对灵儿最后的记忆是在这间的屋子里,如今我又回到了这里。

  因为位置的重叠,让我回忆起了曾经,可关于灵儿的事情,我父母似乎从来都只字不提,就算我主动问,也从没都不会回答我一个字。

  我妈不回答我我能理解。

  然而,他人屠难道真的不知道吗?

  灵儿其实经常在我的身边出现,而且我觉得她并不是鬼,也是真实存在的,因为齐太岁也认识她。

  真是因为他从来不跟我说灵儿的事情,哪怕我曾经亲过她的嘴,他的古怪,也是我最为担心以及纠结的地方,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告诉我?

  等我回过神来后,发现小月正拿着架子上的几颗石子沉默不语,那是我小时候跟灵儿经常玩的东西。

  小月抬起头望着我道:这个我小时候也玩。

  我心里一阵抽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她却朝我莞尔一笑道:阿臣陪小月玩好不好?

  我楞了一下,轻声说好,随后我俩就蹲在地上玩了起来。

  正玩的尽兴的时候,我爸出现了,他拿着一个跟小月差不多高的女纸人,至于为什么要说是女纸人,那是因为它有女性的身体特点。然后放在旁边,朝小月微微一笑道:孩子,记得听我指引。

  小月嗯嗯的点头,我却一阵头皮发麻,我爸居然叫她孩子,要知道她如果不死,应该比我爸年纪还要大一点吧?

  随后他开口指引小月闭上眼睛,随后打了个响指的同时默念了一声纸方决,女纸人缓缓动了起来,朝小月走了过去,走到小月面前,呼呼的化作了一群彩色的纸蝴蝶围绕着小月缓缓的飞。

  我头皮当时一麻,表面上那些虽然是极为精致美丽的纸蝴蝶,可我却很清楚,那没一只纸蝴蝶都代表着一朵紫色火焰。

  几乎可以在瞬间就能将小月给烧的魂飞魄散,他究竟要干什么?

  我冒着冷汗,忍着没敢打扰他,他嘴里不时的指引小月呼吸的节奏,以及身体的幅度,同时还要操控那些纸蝴蝶不碰到小月。

  就在这种令人精神高度紧张的情况下,持续了三四分钟,小月身体周围的纸蝴蝶忽然释放出了一朵朵紫色火焰,在房间里好似九天外的星星,我忍不住惊呼了一声,那些紫色火焰忽然消失不见,而与其一同消失的还有小月!

  小月!

  我大脑一片空白的扑了过去!

  我爸沉声阻拦住我:别动,我是将她送去了一个地方,四十九天以后,她自然会回来的!

  我瞪大了眼珠子望着他,好一会儿,我才摇了摇头,喘着粗气,再内心中告诫自己他是你的父亲,他不会害小月,你一定要相信他,一定要。

  他无奈的朝我摆了摆手,表示自己要去休息了,随后留下我独自一人在房间里。

  因为小月的莫名消失,我心里一直都放不下,所以那天晚上一直很晚都没有睡,大约到后半夜两三点的时候,依稀听到了开门声,我心里一惊,钻下了床,走到门前,瞧见他正站在门口,五六个身穿白色丧服的人站在门口,似乎跟他说着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随后朝他与那几个人朝外面走去。

  等我追出门外,却连他们的影子都没看到。

  走到他常常睡觉的那个房间也就是我爷爷以前住的那个屋子,准备推门时,却发现门居然没推动,诧异了下,我又使劲儿试了试,才意识到门似乎是从里面给插上的。

  因为不知道情况我只能重新回到了后屋,心里装的事情太多,根本睡不着,所以我就一个劲儿的扎纸人。

  一直扎到天亮,大门似乎都没再有动静。

  我将旁边扎好的七八个纸人放好后,打开门,刚打开门,我爷爷那间屋的门居然也打开了,他披着衬衣从里面出来,吓了我一跳!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诧异的望着他,他却很是平静的看了我一眼道:不该问的不要问。

  说完这么一句后打开大门,站在门口伸了个懒腰,道:天上鱼鳞斑,晒谷不用翻。

  我接着话茬道:现在哪儿来的谷子要晒啊。

  他头也不回的道:亏你家祖上好几代都是种田的,你爹我的意思是,今天天气很好,正好你在家,帮忙一起把去年的陈谷子扛出来晒晒。

  我顿时无语。

  去前屋的路上他一直只字不提晚上的事情,而因为他有言再先,我也没敢开口多问。

  h更新最,快IP上酷6匠=J网

  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昨晚上那并不是梦,因为我一夜没睡,里屋的那些纸人就可以证明,而他早晨说的话也能证明这一点,只是我弄不明白他是怎么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回到从里面插上门的房间的。

  要知道我家老屋后面并没有后窗,前窗也很小且都是隔成十几公分间隙的那种老窗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