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本樱子恶狠狠的瞪着我们,大声吼道:我会让你们的诬陷付出代价的!

  刘副科冷冷的指着她道:人赃俱获,你还想怎么抵赖!

  我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你先出去吧,我有些话想跟这个日本女人说。

  刘副科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审讯室。

  刘副科一走,我走到嘴角流着血,一脸倔强瞪着我的宫本樱子旁边,小声问她:你现在最好跟我说说你的实际身份,否则我没办法救你!

  她朝我呸了一口道:你会救我?

  我耸了耸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塑封袋,里面赫然放着两枚指甲。

  她面色惊讶的望着我道:怎么,这是?

  我点头说没错,他拿去的那两枚指甲是我做了手脚的,那俩枚指甲根本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酷匠h网@唯_+一HG正*版j,W1其)他6都是xf盗?版

  她楞了好一会儿,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说我怀疑我中了别人的圈套。

  她诧异的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笑了笑道:你现在别无办法,很明显,有人想治你于死地,而那个人并不是我,至于原因我暂时也不清楚,所以,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跟我坦白的好。

  她冷哼了一声,摇头道:我没什么药交代的,你现在想怎么样,随你的便。

  我微微一愣,顿时举得自己嘴多不应该跟她说那么多,现在好了,她居然有所持的摆起架子来了。

  我吁了口气,从地上站起来,直接朝审讯室外面走去,不再理会她。

  果然,我刚走出审讯室门,后面就传来了她生气的声音:你这个家伙,人家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高冷!

  我转身重新回到她的身边,蹲下身子,由低往高的望着她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她点头:当然可以,但是你得先保证我能离开这里。

  我点头说,这一点没问题。

  随后她便将她的身份告诉了我。

  原来她居然是日本神道会会长宫本武苍的女儿,这次之所以来中国,并不仅仅是因为看望哥哥宫本一郎,最主要的是躲避与阴阳斋安培宋穗的联姻。而这个安培宋穗则是日本帝师级阴阳师安培晴云的哥哥,樱子说看上去已经有四五十岁的样子,所以她宁死不从的。

  如此看来,那想要弄死她的应该是阴阳斋?

  那刘副科他?

  想起之前的一幕幕可疑的地方,于是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大长腿的电话,电话拨通后刚准备开口,里面就传来了大长腿生冷的声音:就在刚刚,上面已经通过对你展开审查的决定了,你现在什么都不要管了,赶紧离开六市,回到六里村!

  我微微一愣,赶忙道:我这边暂时走不了啊,发生了一些事情,情况有些复杂。

  电话那边低喝道:我不管你现在遇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你现在必须,马上离开六市,回到六里村!

  我叹气道:我们抓了个日本女孩,是神道会会长的女儿。

  电话那边微微楞了一下,继而道:我知道了,你要清楚你现在自身难保。

  说完她便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以后,我跟宫本樱子对视了一眼,我苦笑着说:我得赶紧离开了。

  她有些生气的道:你就想这么丢下我?

  我摊了摊手道:我现在也自身难保了,要不,我把你放了,你自己回去?

  她没有丝毫犹豫的说好。

  我当时想着反正自己这一走也不知道要躲多久了,与其明明知道她是被冤枉陷害的,不如现在就把她给放了,免得到时候自己因为冤枉好人而遗憾终身。

  帮她打开手铐后,我犹豫了下,又重新给她拷上,她气呼呼的说你这是想反悔吗?

  我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声道:外面有人,我现在必须押着你去后面,然后你翻墙逃走!

  她说这还差不多,于是我就押着她从审讯室里出来顺着大楼旁边的小门走到了院子外,望着正站在院门口抽烟的刘副科,我赶紧将她拉扯到了墙后面,贴着墙走到了后院。

  随后打开她的手铐,运转了血图腾力量后,在她惊讶的眼神中将她高高的托举了起来。

  她刚翻出后院的院墙,我的身后就传来了刘副科严厉的爆喝声:你干什么?!把手举起来,赶快!

  我缓缓的将手高高的举了起来,扭过头时,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顶在了我的额头上。

  刘副科面色难看的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冷哼了一声道:刘哥,咱们认识也这么多年了,没必要这样吧?

  说着,我就准备伸手,没想到他手中的枪狠狠的顶在了我的额头上,大声道:回答我,你为什么要放走她?说,你们是不是同伙?!

  我微微一笑,道:刘哥,咱们别玩虚的,我现在在你手里,你给兄弟说句实话,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面色顿时一沉,嘴角有些扭曲的道:就你也配跟我称兄道弟?如果不是上面说过留着你有用,老子早就弄死你了!

  我心里一沉,反问道:你的上面是谁?

  他不屑的冷哼了下,道:你还没资格知道!

  我深哦了声,就在这时候,啪嗒一声,一个石头落在了我们的身边!

  刘副科微微一怔,我就抓住这个机会,反手抓住他拿枪的手,瞬间将全身的血图腾力量集中在手上,嘎巴一声,居然将他的手腕给捏断了!

  刘副科惨叫了一声,想挣扎,可惜手枪已经被我抢来了,我转身抬手一个手刀砍到他的后脖子上将他砍晕,随后扛着他跳出了后围墙。

  宫本樱子一副呆若木鸡的望着我道: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气力?

  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是个小树林,于是我将刘副科放在地上,掏出手机拨通了小梁的电话,让她先什么都不要问,开车到文祥街通往招待所的那个巷子门口等我。挂了电话后,我重新将刘副科背起来,扭头对她道:你怎么还不走?

  她问我去哪儿?

  我说我管你去哪儿,你爱去哪儿去哪儿!

  她说我就跟你一起,你到哪儿我就到哪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