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朝我微微一笑道:当时警官您拒绝了我,并且告知我计程车很方便。

  我皱眉望着她道:你真坐出租车回去的?不是那个叫邢为民的男人送你的?

  她摇头说:我并不认识什么邢为民,你一定弄错了。

  我轻蔑的笑了笑,道:那昨天晚上你在做什么?

  她想都没想的回答说,昨天心情很不好,因为哥哥曾经送我的戒指丢了,所以从公司出来以后,他带我去了市中心的一家料理店吃饭。

  我跟刘副科对视了一眼后,我紧接着问道:哪家料理店!

  她想了一下,道:奈良日本料理,味道并不是太好。

  我跟刘副科交换了一个眼神,他起身出了门。

  留下我单独对樱子审讯,我冷冷的道:现在没别人,说说吧,为什么要杀人?

  她依旧摇头说:我没杀人,我为什么要杀人?

  我冷声问她:那你来中国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过来看你哥哥?

  她说并不全是,不过我并不能告诉你原因。

  我耍无奈的道:那你就是杀人凶手!

  她轻笑了声道:你别装了,我能看出来你是故意这么说的,告诉我你们的证据是什么吧。

  我说你明知故问。

  她似乎并不太明白我说的这个成语,无奈我重申道:你知道我们有什么证据,否则你不会说关于戒指的事情。

  她却微笑的点了点头道:现在请告诉我,我到底犯了什么案子,请不要说什么我明明就知道的话,我有了解的权利!

  我耸了耸肩,点头说那好,随后我便将两起凶杀案跟她说了一遍。她听了以后,无奈的笑了笑道:这明显就是有人故意想陷害我,好吧,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相信我,那么等下另一位警官去调来监控以后你就会明白了。

  我冷笑道:希望能如你所愿。

  说着我将那枚装着戒指的密封袋拿在手中晃了晃道:是这枚吧,从尸体的身上找到的,这应该是你戴在脖子上的吧?既然你视它为珍宝,可为什么会丢?

  她摇头道:我不知道。

  我没再继续问,等了二十多分钟,刘副科才匆匆的跑过来,低头对我说:奈良料理昨天晚上六点以后的监控录像都被人故意删掉了,老板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有服务员已经证实了当时确实有一对日本男女去吃过饭,我们拿了照片给她看以后,对方表示有点像。现在怎么办?

  我示意他先坐下,然后开口对宫本樱子道:很抱歉,我们并没有在监控中看到你去吃饭!

  她面色微微一变道:这怎么可能,我昨天跟哥哥明明就在那边吃饭的,请你说话事实就是!

  我耸了耸肩道:我的话还没说完,之所以没有在监控中看到你,那是因为监控突然被人删掉了,并且有人为你们作证,看来你们日本人做事还真是滴水不漏啊。

  她稍微松了口气道:我没有杀人就是没有杀人,不管你们说什么,请拿出确切的证据。

  我一拍桌子,示意了下手中的戒指大喝道:这难道不是证据吗?

  宫本樱子摇头道:这只不过是我丢掉的一枚戒指而已,你们中国的法律不是说要人证物证吗?

  我微笑着说,那好,你要人证是吧,说着我绕过审讯室的桌子朝她走了过去,旁边的刘副科似乎并没有明白我想做什么。

  宫本樱子却是一直静静的望着我。

  走到她身边,我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她微微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发作。

  我的指尖顺着她的肩膀一直划到她的手上,抓起她的手道:请问你的指甲为何唯独只缺中指?

  她微微一怔,脸颊微微一红道:这是我个人的隐私,我是不会回答你的!

  我冷哼了一声,从口袋里取出了另外一个密封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茫然的望着我道:这是什么?

  我冷笑道:这难道不是你的吗?现在你还想怎么抵赖?

  她否认道: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我说是与不是,等鉴定结果出来就知道了,说着我也不管她是否愿意,掏出指甲刀直接剪下了她食指上的指甲,她有些生气道:你这个人真是太粗辱了,你会后悔的!

  我笑着道:谁后悔还不一定随后我将两枚指甲装进了密封袋中,刘副科站起来道:寿臣,检验的事情好是交给我吧,我跟那边的人很熟。

  我想了一下,点头说好。

  随即将两枚指甲递给了他,他接过塑封袋,朝我微微一笑,随即走出了审讯室。

  刘副科走后,审讯室里又只剩下我跟宫本樱子俩了,我很随意的靠坐在审讯室的桌子上冷冷的望着她道:你们日本人一直都以残忍著称,从前只是从历史教科书上,现在我却亲眼见到了,还是个女人。

  宫本樱子淡淡的望着我道:你错了,日本人是善良的,杀人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另外我再次重申一遍,我,宫本樱子,没有杀人!你,诬陷我,请拿出证据!

  我冷笑道:别着急,很快结果就会出来了,之前的戒指你说丢了被凶手拿去了,这还勉强说的过去,至于指甲嘛,你抵赖不掉的!

  她冷哼了一声,瞥过头!

  这次等了一个多小时,刘副科气喘呼呼的拿着一份鉴定报告兴奋的冲了进来,大声道:结果出来了,两枚指甲的DNA比对相似度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她就是凶手!说着他将鉴定报告递给我。

  酷¤Q匠网永,-久免*#费x看~小说#

  我心里一沉,深深的看了刘副科一眼,继而不动声色的翻看了看,随后冷笑着将鉴定报告拍在宫本樱子的面前道:我倒要看看你现在还怎么抵赖!

  宫本樱子面色大变的望着桌子上的鉴定报告,惊呼道:这不可能,我没有杀人,肯定是你们伪造的证据!

  说着她就势挣扎了手铐,刘副科上去就是一个耳光:你给我老实点!

  她闷哼了一声,脸上留下了五根通红的手指印。

  我赶忙上前阻拦道:现在咱们证据确凿,别添麻烦。随即严厉的对宫本樱子道:如你所愿,你会了解中国的法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