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不可能是个女同性恋干的吧?

  我正在纠结的时候,身边的刘副科问我看出了什么了没?

  我摇头说想不通,他问我想不通什么?

  我问他怎么看?

  他看了我一眼说:这里好像并不是第一现场。

  听他这么一说,我朝女尸看了一眼道:刚才就感觉哪里有不对劲。

  刘副科道:是血吧,这种级别的伤口跟斩首没什么区别了,怎么可能就这么点血。

  我心里一紧,这一具居然也不是死后被抛过来的,这一点倒是与死者邢为民一样。

  {酷f(匠网%正/版首y^发*$

  会不会是飞机上那个女人干的呢?

  暂时还不得而知,因为并不是第一现场,所以我们在现场也没找到任何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将尸体装进裹尸袋时,忽然一枚从尸体上面掉了下来!

  我跟刘副科惊诧的对视了一眼,他弯腰准备接触那枚戒指,被我出声给拦住了,因为他手套已经脱掉了,拦住他以后,我重新戴上手套将戒指捡了起来,他释然的凑过来。

  是一枚白金戒指,戒指里面刻着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宫本一郎,另外一个则是宫本桜子!

  我身旁的刘副科面色一震,道:来看没的跑了!

  我没回答他,而是用放大镜看了看戒指上的磨损面,戒指应该并不是戴在手指上的,而是挂在脖子上的。

  将证据用密封袋封好,我贴身的装进了口袋里,随后对刘副科道:既然已经有了证据那咱们现在可以直接传唤了吧。

  刘副科点头说按照规矩来说,没什么问题,只是我有点儿想不通这凶手怎么会这么马虎。

  我冷笑着道: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可怪不得我们了。

  回去的路上,我心里一直盘算着,如果我能把这个案子破了,想必上面应该就会相信我了吧?

  事实上政治永远都是我看不懂的一本书。

  回到市局,对女尸再次进行深度尸检的同时,我们跟金科长说明了发现证据的事情以及商量对宫本樱子进行抓捕。

  深度尸检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不过倒是从下体撕裂伤口上看出,女孩身前确实被人强奸过,而且死亡时间可以确定是昨天晚上。凶手具有很强的反侦察经验,事后用东西插烂了女尸的下体。于是我们兵分两路,金科长留下跟交警支队联系调查三里大桥附近所有的监控,查找嫌疑人的踪影。而我跟刘副科,则直接带人去龙湖路的宫本集团抓人!

  因为嫌疑人是外籍人员,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决定速战速决,跟先一步进行跟踪的刑侦人员联系后得知,宫本一郎以及宫本樱子都在宫本集团。

  于是我们联合了特警武警迅速将宫本集团给围了个水泄不通,随后我跟刘副科带人进入宫本集团大楼里抓人。

  在办公大楼的一楼大厅,终于见到了宫本一郎以及跟我有过一面之缘的宫本樱子。

  两人面貌上极为相似,不过宫本一郎很瘦,个头跟我差不多,一米七八左右,皮肤白皙,属于当下那些女孩子们比较喜欢的阴柔气质。

  瞧见我时,宫本樱子微微一愣,刚想说什么,就被我一声命令给拷了起来。

  可她却比我想象中要淡定的多,我心里冷笑,表面上越是反常那就说明对手真的有事。

  瘦高却带着一股阴柔气息的宫本一郎生气的朝我们大吼道:你们这些中国警察到底想干什么?凭什么带走我妹妹?她犯了什么罪?随即扭头对身边一直低着头的女秘书大喝道:还不快去打领事馆的电话!

  女秘书微微诺诺的低头跑去打电话,这让我有些愤怒,堂堂国人居然被日本鬼子当狗一样使唤,悲哀。

  我冷笑的望着宫本一郎道:你只管找你的领事馆,人我们必须现在就带走!

  宫本一郎面色难看的道:你敢带她出这个门试试!

  我对着后面拍摄的小冯说:都拍下来,我倒要看看这些日本人是不是真的想对抗中国的法律!

  刘副科朝拷着宫本樱子的俩刑警挥了挥手。

  我们刚准备离开,宫本一郎忽然朝我们冲了过来!

  我正准备上前跟他刚一把,意外的是宫本樱子居然出声阻止了他:哥哥,请不要冲动!

  宫本一郎面色扭曲的望着她道:樱子,你不了解他们中国的警察。

  我大声道:宫本先生,请注意你的措辞,否则我们也会请你一起去警局坐坐!

  宫本樱子朝她微微的摇了摇头道:哥哥,樱子并没有做什么,我相信中国的法律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冤枉人的。

  我冷哼了一声,这女的看来是胸有成竹啊,只是她似乎还没意识到我们已经掌握了犯罪的证据!

  随后警车开路,在武警与特警浩浩荡荡的押解中,我们回到了市局的审讯室。

  审讯时,宫本樱子一直安静的望着我道:没想到你是个警察。

  我冷笑道:我不仅仅是个警察,我还是个法医。

  她低头看了看被拷在刑讯椅子上的手铐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但是你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抓我,那就说明你应该掌握到了什么证据。

  我点头说没错。

  旁边的刘副科朝我点了下头,表示可以开始审讯了。

  开始姓名什么的全部都是走流程实际上在抓捕她之前,我们就已经得知了她的一些信息。

  流程走完,问道主题,刘副科问道:两天前的晚上你在做什么?

  樱子很冷静的回答说,在帮哥哥整理财务报表。

  刘副科一拍桌子大喝道:胡说!当时你明明是在杀死一个男人!

  樱子摇头道:我并没有胡说,你说我杀人,你有什么证据?

  我拍了拍刘副科的肩膀示意他坐下,沉声问道:那天我们遭遇以后,你下飞机是怎么回去的?

  她朝我微微一笑道:当时警官您拒绝了我,并且告知我计程车很方便。

  我皱眉望着她道:你真坐出租车回去的?不是那个叫邢为民的男人送你的?

  她摇头说:我并不认识什么邢为民,你一定弄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