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让我心疼无比,告诉她我一定要找到帮她增加阴寿的法子,她听了摇头说:她已经做了几十年的鬼了,她的痛苦我并不能体会到,如果有选择,她宁愿做投胎做一直蚂蚁也不愿意做鬼。

  听了她这么说,我心疼的厉害,可无奈她事情以我暂时的能力还没办法去处理,要想撼动那些已经爬上京央高层的人,我需要变的很强,非常强,不说要像我父亲人屠那样的实力,起码也得有齐太岁那种境界才行。

  想起齐太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还有楚明,到底是死是活?要是真死了,为什么连个坟都没有?要是没死,那他究竟在哪儿?

  有时候,我感觉我的世界一直在变,身边的人走的走,死的死。

  者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长生不老?还是金刚经背后的秘密?

  我爸知道,已经死了的瑛嘉活佛或许也知道,可我却不知道。

  前不久陪他一起给我爷爷上坟,树林子里化作白色火焰的纸人,坟前他唠唠叨叨说看不懂我爷爷用一生下的棋是否值得。

  这一切的一切在我的眼里,都是那么的神秘和陌生,然,我是人屠的儿子,悲,我很多时候都像是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

  小月一直都在听我絮絮叨叨,也没插嘴,直到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个冰凉柔滑的身体钻进了我的怀里。

  第二天一早醒来,已是早上八点是被金科长的电话吵醒的,电话里金科长询问邢为民的案子,我才匆匆起床。

  小梁居然没去市局,我问她她说她已经提交辞职了。我当时一愣,想起她昨晚上说的话,默然的点了点头,按照她目前与我的关系,确实已经不适合留在市局工作了,于是我让她去我家,她说她哪儿都不去,就要跟我在一起。我当时很无奈,她一日不去我家,始终都是我的担忧,可她的执拗我曾经也是领教过的,所以就想着等晚上回来再说。临出门前,我刻意嘱咐过她哪儿都不要去,不管是谁敲门都不要开。她答应了,我才敢离开。

  出小区前,我刻意的躲进了公厕里,顺着上面的透气墙朝外面看了看,确定没人盯梢,我才离开。

  出门直接打车去的市局,来到市局以后,直接去了调查科金科长的办公室,发现他跟刑侦科的刘副科长正在讨论案情,瞧见我来了以后,问我今天怎么这么晚?

  我瞧见六副科长时,心里有些谨慎,虽然我跟他相识时他还是队长,应该不会有问题,可他不是在调查南门金店的抢劫案吗?怎么好好的插到这边的案子里了?

  刘副科的表情上并没有任何破绽,只是跟我笑了笑,金科长开口道:刘副科长那个案子已经破了,所以特地过来帮我们的。

  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笑着道:那感情好,咱们这个案子似乎复杂了。

  两人表情都有些诧异,询问我原因,于是我就把从渠道那里取得关于邢为民的资料中的一部分告诉了他们。

  特别点出宫本集团,以及我之前在飞机上跟两人的巧遇。

  刘副科可能是对我们这个案子并不太了解,所以一直在旁边不语,金科长听了以后面色颇为凝重的望着我道:你的意思是那个日本女孩有嫌疑?

  我说这也不是没有可能,虽然咱们目前还没有证据,但是我们可以把那个女孩作为调查的方向。

  金科长迟疑的道:可她毕竟是日本人,这件事情我得跟局长请示一下。

  旁边的刘副科摆手道:这事儿你最好别问局长,牵涉到外籍人员的案子,我觉得寿臣就能做决定,他毕竟是悬案组的。

  我耸了耸肩,道:反正我觉得她以及她的那个哥哥都应该调查一下,我不相信这只是巧合。

  金科长有些愁眉苦脸的望着我道:那寿臣,这事儿要是捅出去了,你得跟我一起背啊?

  我摆手道:金科长严重了,只是个日本人而已,咱们只要能找到证据,就算是他的天皇来了,也没用。

  金科长面色释然的点头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有魄力。

  随后,他便召集手下的调查科开始对这个宫本集团以及宫本一郎开始展开调查以及跟踪,就在市局方面展开调查的时候,110报警中心转过来了一个报警电话,北门三里桥桥下发现了一具女尸,北门派出所已经在前往的路上了。

  接到电话后,我带上尸检工具在刘副科的陪同下,赶往了案发现场。

  来到三里桥桥前,不少人都站在桥上面往下看,不时传来呕吐声以及淫笑声。北门派出所已经开始进行了封锁和警界,但是因为位置的原因,效果甚微。

  bQ酷匠W;网1正版$(首发AF

  挤开人群,我跟刘副科来到桥肚下面,朝浑身赤果的女尸走了过去,因为北门派出所不敢乱动,所以女尸只是脸部被被单给盖着,颈部以下,白花花的肉,我不禁有些愤怒,望着桥头上的淫笑声,顿时明白了过来,对着旁边北门派出所的民警让他们强行把上面的人全部赶走!

  望着一个个强行被驱赶露出不愿意的表情,我心里彻底寒了,这就是当下的国民素质,幸灾乐祸也就罢了,可他们居然用那样淫秽的语言来调笑一具或许是被日本人杀死的我同胞的尸体,着实让人心痛不已。

  蹲在女尸面前,我抬手翻了翻遮挡面部的被单朝下面看了一眼,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略施粉黛,长的挺漂亮。表情有些狰狞,显然在临死前遭遇了非常恐怖的事情。

  脖颈处伤口开口很大,几乎只剩下颈椎骨跟下面的皮仅存在,应该是被人极其强大的气力割喉导致,伤口切割面并不均匀,放大镜下查看切口不均匀表面与邢为民开膛的伤口有些相似,下体有明显的撕裂伤以及鲜血,虽然没有发现精斑,但是并不能排除是被先奸后杀。

  这不禁让我有些茫然了,难道是因为先入为主的原因,让我觉得这个案子一定是跟邢为民的案子有关?

  可邢为民的死,我几乎已经确定凶手是一名女性了,然而这具女尸又是怎么回事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