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半个多小时后,死者家属才过来认尸,来了一对年过花甲的老夫妻,在停尸房看到尸体后,老两口当时没扛住,双双晕了过去,我们又急急慌慌的给人送到医院,总之折腾了一晚上,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由玲姐跟其他同事留下来询问死者一些相关信息,我跟小梁以及金科长回去休息。

  一觉睡醒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起来的时候,小梁早就已经起床了,瞧见我出门后,告诉我说玲姐那边已经将死者的信息问出来了,说完叹了口气。

  我哦了一声,诧异的问她怎么了?

  她说没什么,就是觉得那对老夫妻挺可怜,那么大年纪了,现在成了失独家庭。

  我微微一愣,也没多说什么,总的来说,小梁是个很善良的女孩。

  洗漱完毕,吃了小梁给我留的饭以后,我便匆匆的赶到了市局,从玲姐那里拿到了较为详细的口录报告,当时我恍然大悟。

  刑为民?

  猛然间想起了那个被人用手开膛破肚的男人怎么会眼熟了!

  这不就是那次我从塔河县回六市的飞机上那个西装革履想勾搭我身边那个日本妞的家伙吗?

  这个世界很大,这个世界又很小。

  本来对于死相如此凄惨的他还带有些许怜悯,可现在想起了他当日那副亲日的谄媚模样,我之前的那些感觉顿时消散了。

  可不管怎么样,他终究也是死了,身为法医,对逝者还是要给予尊重的。

  所以,这个案子我们也还是要追查到底。

  随后打电话给调查科那边让他们帮忙调取一下,这个邢为民的一些人脉与社会关系。

  调查科那边回复说刑为民开了家皮包公司,所以社会关系比较复杂,得进行详细的调查才能有结果,但是这种排查可能会很漫长,无奈之下,我只好拨通了渠道的电话。

  那是我第一次拨通渠道,按照程序告知了我的特殊权限号码,十分钟后,我得到了渠道发送到我电脑上的加密邮件,密码就是我的特殊号码。

  这个号码大长腿曾经给我的时候,告诫过我,任何人都不能泄露,由此可见其在管理上的严格性。

  仔细翻阅了一下刑为民的所有资料,我发现了一个眼熟的名字,宫本集团!

  记得在飞机上,坐在我身边的那个很漂亮的日本妞好像说过他的哥哥就是宫本集团的老板,随后刑为民才与之搭讪的,因为下飞机后,我就再也没有关注过她,所以也不清楚后面他们是不是有过什么交集。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沉,为什么我首先会怀疑那个日本女孩呢?

  纠结了好一会儿,我也没想明白,可能是因为她的日本女人,而从尸检上的取证得知,杀死刑为民的同样是个女人。也可能是我的直觉在作祟,总之最多也只是猜测。

  刑为民的社会关系很复杂,渠道整理出来的信息足足有二十页,看了一个多小时后才看完,总结下来,这是个在同龄人中很有社会经验的人。从与他的人脉信息上看来,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仇家。

  看完以后我迅速将邮件删除,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了,市局开始下班的节奏。

  关掉电脑后,我正要离开,座机响了。

  接通电话以后,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让我头皮一阵发麻!

  居然是消失已久的昌姐!

  依旧是一副冷漠的声音:王法医,很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这次冒昧的拨打你的电话是有一个你很感兴趣的事情想跟你谈谈。

  我强忍着挂掉电话的冲动,冷冷的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市局的?

  她呵呵一笑道:只要我想知道的事情,我就一定能知道,我还知道你一直在跟六市警局的警花梁静静住在一起。

  我紧紧攥着拳头,后背一阵发麻,低吼道:你最好别再打她的主意了,她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上次杀死她父母的账我还没跟你清算呢!

  电话那边再次传来了皮笑肉不笑的声音:这你就误会了,我只关心利益,杀人并非我所愿,而且我们其实一直很赏识王法医你。

  3更新e最快0=上酷匠网q

  我不屑的冷笑道:你们会欣赏我?欣赏我父亲才是真的吧!

  她笑着道:我们当然对你的父亲也很欣赏,但对于我们来说,你们是截然不同的,我们更希望能跟你合作。

  我不耐烦的道:有什么话赶紧说吧,别拐弯抹角的,不说我撂了!

  她冷笑着说:没想到这么久,王法医还是这副急性子,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你应该还记得前不久你们杀掉的那个日本安培晴云的弟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