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轻声道:这里面应该有其它的原因,你问他要什么证据。

  林虎对此颇为郁闷,对着里面喊道:你要什么证据嘛!

  县大队那么沉默了片刻,喊道:那你就说说我的手机号码!

  林虎无奈的摇头,我小声对他说:你先回答他,等咱们进去后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林虎点头,对着里面报了一串号码。

  随后门开了,好几把枪对着我们,县大队一脸紧张的拿着手电对着我们紧紧的照着,随后朝我们身后看了看道:快进来!

  等我跟林虎进屋后,门迅速被关上,县大队松了口气望着我们,随即面色难看的望着我们道:老蒋跟小徐呢?

  这?!

  望着除了县大队以外的三个人中并没有老蒋跟跟徐闹,我心里一阵难受,这么看来之前看到的那两具尸体应该就是他俩的了。

  县大队瞧见我跟林虎的低沉的表情后,叹了口气道:那这么看来,之前林子里的枪声应该就是他们俩放的吧。

  林虎憋屈的扭过头没敢朝县大队看,我无奈的道:我们分开后,在东边发现了一个洞,因为当时对讲机没信号,老蒋跟徐闹就去找你们,谁知道这一找就是半个多小时没见人回,我跟林虎俩感觉不对劲,就急匆匆的赶回来,果然没瞧见你们,当时我以为你们出事了,于是我准备了些小手段想找你们,耽误了一些时间,后来林子里传来了枪声,等我们赶过去时,发现了一具没有皮的尸体。不久之后,我们又发现了第二具,第二具尸体身上有明显枪伤,而且我跟林虎俩勘察了当时的环境,第二具尸体身前是躲在一个潜洞里的,如果不是主动出来,那么黑的树林子里根本就不易发觉。

  县大队一众的脸色越听越难看,等我说完以后,县大队叹息道:当时我们也听到了两声枪响,这么看到那两具尸体很有可能就是老蒋跟小徐呢,真是没想到。王科长,那你看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摇了摇头道:从目前来看,凶手的手段绝对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了的,更何况现在外面这么黑,我建议,咱们现在还是以自保为主。

  这么考虑的首要原因还是小月所探查到的信息表面凶手的战力跟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别说我们这些人,这事儿就算是齐太岁慕容他们遇到也挺悬。

  对于我的建议除了林虎外大家都表示同意,林虎本身就憋着火,瞧见我们都同意,怒气冲天的指着我们说我们就是一群贪生怕死的胆小鬼!

  ¤酷匠网cu永Y久"免@m费》看CC小说

  县大队脸一黑,对着他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喝斥。

  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怒气冲冲的林虎被骂的不做声了。

  望着他,我就想起当初的自己,似乎也就是这样吧,不过我身边的人,却很少有人会这么喝斥我。

  大家冷静下来后,就一直守在林业站居中的一间办公室里。

  等待的时候,时间是极为缓慢的,我一直坐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从包里取出竹篾以及白光莲纸,扎着纸人。除了林虎外,众人对于我这门手艺都很好奇,其实我清楚他们最好奇的是,在那种情况以及环境之下,我居然还能闲下心来干这个?难不成就跟老娘们儿打毛衣一般纯属是一门手艺?

  在我不紧不慢的解释中,众人随即明白了过来。

  就在我第一个纸人扎好后,准备扎第二个纸人时,扑的一下,屋子里的灯居然灭了!

  灯在突然熄灭的情况下会形成大约一两秒钟的致盲,在稍作的慌乱中,县大队快速的制止了混乱,打开了第一支手电,沉声问着已经放下手中活的我道:王科长,这电怎么好好的停了?

  我迟疑了下说:无非两种情况,人为的,非人为的,不管属于这两种中的哪一种,咱们现在最好都不要出去,没必要冒那个险。

  县大队微微点了点头,角落中传来了林虎冷哼的声音。

  对此我也没太过于计较,年轻气盛,年少轻狂,可惜却不懂生命诚可贵。

  人在黑暗中,是极为压抑的,为了保存手电的电力,屋子里只开了一把手电,所以我们就都围在一起。

  时间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小时,手表上的时针终于走到了十一点。

  就在这个时候,林虎说要去上厕所,说着就要出门。

  县大队没好气的跟另外一个队里的同事老崔上前将他给拦住,县大队说让他就在屋里角落解决算了。

  林虎不同意,说屋里人太多,他要大的,解不下来!

  三个人顿时就在门口僵不下,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吵了起来!

  我顿时感觉到林虎这小子似乎有些不对劲!

  刚站从椅子上站起来,没想到门砰的一声,扭过头时瞧见林虎居然冲出了门外!

  接着我听到了县大队大吼的声音:滚回来!

  林虎却根本没听他的,无奈之下,县大队叫上两个人追了出去!

  我顿时觉得不妥!

  跟另外一个县队里的刑警跟着追了出去。

  这一追就追到了林业站的院子外,望着前面打着手电的三个人停留在树林子边缘传来几声惊呼声。

  我俩赶忙追了过去,县大队气的直跺脚道:这小子闹情绪也不分分场合!

  我拿起手电朝树林子里照了照,早就没有林虎的影子了,无奈之下,赶忙召唤出小月,让她帮我去找人。

  因为跟小月说话的声音,吓了县大队等人一跳,无奈之下,我只好再次将养鬼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众人听了以后,看我的眼神略有些恐惧,我对他们说,外面太不安全,咱们还是回屋等。

  随即我们一行人重新回到之前那间办公室,我将编制好的纸人给释放出去后,免不了又是一顿解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