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零五章 金刚圣经

  两人说话间,我已经脱掉了鞋袜,卷起了裤腿,就冲到田里。

  我爸三言两语的就把我妈打发回家了,我妈刚走没多远,蹲在田边接水管的我爸就开口了:知道你回来干啥的,可惜让你失望了。

  我诧异的望着他说你知道我要干啥?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你想让我去下面救易子徒弟吧?

  我直言不讳的说是,心里却微微一沉,难道不行?

  我爸深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

  我心顿时跌入谷底,脑子乱糟糟的问他难道真的没救了吗?

  他说有,但是他不能。

  我有些痛苦的说楚明是为了救我死的。

  他说他知道,但是这事儿他确实管不了,因为那小子已经有人在救他了。

  我当时就懵逼了,傻傻的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兴奋的询问他是谁?

  他摇头告诉我说你还是不知道为好,否则我怕你接受不了。

  我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这话听起来有点儿耳熟,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可仔细想了一下,却又想不起来了。

  我连忙说,那你能告诉我吗?

  他略有些玩味的望着我道: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回来的?

  我大脑嗡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他之前不是跟血棺?

  6更新s;最h快上酷\b匠网*

  他笑了声说:我已将血棺送到了一个永远也不会再回来的地方,而关于那小子,我保证你以后会再见到他。

  说完也不理会我,拿起锄头就朝上面的半亩田走去。

  我怔怔的望着他的背影,一时间心乱如麻,事实上他告诉我承诺我的事情每一件都能做到,既然他都说了我以后还会见到楚明,那就一定能,没错,一定!

  中午陪我爸喝了两三杯小吊酒,吃过饭后他就独自去老屋了,这次并没有叫我,我妈在厨房洗碗,喊我过去问我话。

  我问她怎么了?她问我这次咋也没见静静那丫头跟着过来?

  我愕然道:人家也是有工作的,哪里是想来就能来嘛。

  她笑了笑说:那凤凰那丫头呢?这都快两年了也没见到她,你俩是不是吹了?

  我顿时无语,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我说你不会真想让我给你找俩媳妇儿吧?

  我妈没好气的道:这不是有备无患嘛,你说你现在干的这份工作,要是不抓紧,以后真找不到媳妇了。

  我一时间不知道说啥了,心里苦涩无比,如果她知道她儿子的寿命只能按天计算了,或许她就不会再去操心这些个事儿了,可这样的事情我肯定不能告诉她,否则第一个我爸就饶不了我。

  跟我妈聊不下去了,我只好去老屋找我爸。

  许久不来老屋,老屋外竹林的竹子又长高了,一片郁郁葱葱,遮挡着老屋,所以在哪怕是在三伏天,老屋也很凉爽。

  走到老屋门口,瞧见正在编制纸人,我进屋后他头也不抬的问我:纸方术练的怎么样?

  我说还是红色。

  他嗯了一声说:当下的你,心浮气躁,境界上很难有所提升,要想练好术,先要有好的心境,灵镜无台、上善若水、修身养性,佛道儒三教对此都有不谋而合的默契,可见一斑。

  我摇头道:我是不是很蠢很笨?

  他放下手中糊好的纸人,抬头望着我道:生死背后有大恐怖,不经历生生死死,是没办法体会的,你当下这种状况不是别人造就的,也不是你鲁莽造成的,世事万般皆从本源起,又于本源归,我期望有一天你能破而后立,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而不是整天计较生死的懦夫。

  我没做声,事实上他的话我能明白,无非就是现在的我就是个胆小鬼,总是害怕什么时候死掉,所以才不能有境界上的提升,像我现在这样的状态,成不了大气。可不是所有人都是人屠王业。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屠,就算是他的儿子,也不能做到他那种生生死死拂事了心境!

  他见我没做声,叹了口气,从身后的床铺底下拿出了好几本书,仔细一看居然是他收藏的那些各种金刚经,细数之下一共是四本。

  他开口道:世人都知道金刚经出自佛教,事实不然,应当说佛教起源于金刚经,释迦摩尼本是天竺王子,经人所赠金刚经,后创立佛教,宣扬苦海无边,收教徒万千,成信仰,终成佛。佛本无欲,执佛语者造化弄人,后经皇权,改金刚经,愚弄百姓,无欲无求。这四本中最早的手抄本是你爷爷当年货郎走卒,亲自去印度本教取来的,这本藏文的是瑛嘉所赠,你很清楚,而这本满文的是当年我从满清黄河图手中夺来的,而这本泰文的是十年前泰王赠送于我。

  我诧异的望着他手中摆弄的那几本金刚经道:这几本经书有什么用吗?

  他望着手里的金刚经道:传言当年释迦摩尼成佛后,将原本打散分布于二十四语言手抄录,而我要做的,就是找齐这二十四本,成信仰。

  什么?!

  我惊恐的望着他,他微微一笑道:世人都知道我有收集金刚经的癖好,却没人知道我为什么要收集金刚经,这个秘密当年我像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你爷爷告诉我的,如今我告诉了你,因为你是我儿子,如果有一天,我如你爷爷那般去了,臣臣,你一定要记住,帮爸收集齐二十四本金刚经,因为这里面隐藏一个关于信仰的大恐怖,而那恐怖的背后,而你们现在查的什么长生不老,比之根本没有相较而言。

  我皱了皱眉,没太明白他的意思,他看到我的表情,叹气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伸手拍了拍刚糊好的那个纸人,就瞧见那纸人很是灵活的朝屋外面跑,我爸深吸了口气,一个纵越从我面前消失,再次出现已经是窗外,我赶忙冲出了门外,响起当初那燃烧的纸人,朝屋子后面跑去,刚走到屋后,我爸消失不见。而那纸人端坐在地上,身体呼呼的冒着紫色的火焰。

  紫火?

  我没敢靠近,心中惊骇不已!

  纸方术中,从古至今,能达紫火者,寥寥无几。紫为贵,又为小圆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