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光头似乎根本不在意我的眼神,缓缓的朝我走来,我紧攥着手里的圆月弯刀,低吼了一声,朝他扑了过去!

  毫无征兆的又是一脚将我踹飞了回来!

  一种叫做耻辱的东西犹如附骨之蛆般爬遍了我的全身!

  他的眼神是不屑的,他的嘴角是鄙夷的,他的脚是无情的!

  光头身边的一道门忽然打开,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男人好奇的冲了出来,瞧见外面的情况后刚想返回屋,就听到唰的一声,那光头消失在我的视线中,紧接着那身体刚转过去的眼睛男头忽然消失,接着光头重新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手中却多了一颗人头!而这时候那眼睛男的身体才砰地一声倒在地上!

  我浑身剧烈颤抖着,虽然很清楚跟那粉色莲花的光头不是一个级别,可我却不能退!

  我前后朝他扑了五六次,就被他看似简单实则变化无穷的一脚重新给踹了过来!

  我喘着粗气猛的咳出了一口血,圆月弯刀不知道也不知道丢哪儿去了!

  我狠狠的咬着牙,想从地上爬起来,可肋骨早已经被踹断的我,身上仅有的气力也被血图腾吸干!

  他微微扬着嘴角,一脚踩在我的脸上,冷笑道:悬案组吗?废物而已!

  废物!

  齐太岁曾经也经常骂我废物,可我却很清楚他多半只是开玩笑,就算认真的说,那也只是恨铁不成钢。

  而此时此刻的我听到旁人骂我,却特别的刺耳,我愤怒的喘着粗气,因为脸被踩着,我勉强才能看到他的脸,我使出全身仅剩的气力,大吼了一声:你到底是谁?!

  曾几何时,我也曾经听到别人这样问我,还真是合了那句江湖老话:在外面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他冷哼了一声,高傲的俯视着我,蔑视的摇头道:你真不配知道!

  说完,他也不再理会我,而是踩着我的脸,朝我身后的楚明走了过去,蹲下身子,看了看他胸口上的伤口,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狠狠的插了进去!

  刚好扭头看到了这一幕,惊怒之下,歇斯底里的朝他大吼着:你特么的要干嘛?你给老子助手!你要干嘛?!

  他却并不理会我的疯狂谩骂,插进楚明胸口的双指狠狠的朝外面撕扯了下去!

  我艹你血妈!

  就在我忍不住闭上眼睛的下一刻,那光头青年惊诧了一声:居然有A级高手?

  接着耳边传来了一声爆裂的金属摩擦声,我诧异的睁开充血的眼睛,瞧见了一把镰刀直插在小旅馆走廊的墙角上,而那光头青年被逼退了五六米外!

  齐太岁面色略有些苍白的从我身后走了过来,绕过我,朝地上微微抽搐的楚明走了过去,那光头青年冷笑了声:有趣,本想着悬案组都是这两种货色,还有些失望,原来正主在后面,好吧,一个A级的高手,倒也是勉强值得本少动手!

  说完他脚下一沉,身形突然在我视线中消失,而我身前不远的齐太岁往前跨了一步,后脚跟朝后面一踢,将楚明提到了我面前的同时,抬起左手上的镰刀朝上一挡,刀声当啷一声,一个身影出现,那光头青年一拳砸在了齐太岁那把奇形镰刀之上,力道之大居然能将齐太岁的镰刀砸的往下一弯!

  /更(N新w最快上酷t、匠:网

  几乎在同时,齐太岁对我低喝了一声,快带楚明走!

  那是我第一次从他嘴里称呼楚明这两个字,我捂着断裂肋骨的肚子,咬着牙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跄的将被提到我身边的楚明架了起来,楚明因为失血过多,灵魂隐约有脱离身体的迹象,我心里一颤,对着正被那光头青年逼退到角落,这让我惊骇不已!

  齐太岁面对光头居然没有太多招架之力?!

  怎么会这样?

  然而,楚明的状况已经让我没办法再等下去,我紧咬着嘴唇,直到将嘴唇咬破,鲜血顺着嘴唇流进了嘴里,这才勉强激发出了我身上一点气力,以此来运转血图腾力量。

  血图腾力量一激发,我抱起地上的楚明,忍着浑身剧烈的疼痛,朝楼下跑去!

  经过楼下,才发现小旅馆老板早已经嘴里插着一根拖把杆子被钉在了吧台后面的墙上,鲜血溅的到处都是!

  我一把拉开旅馆的大门,浑身是血的背着同样浑身是血的楚明冲出了小旅馆,小旅馆外面则是一条漆黑的巷子,远远的能看到远处街道的光亮,我喘着粗气朝那光亮奔跑,跑着跑着忽然一声低沉的破空声,我大腿一疼,扑腾一声摔倒在地上。

  麻木的大腿告诉我,我中了枪,就在这关键的时刻,耳边传来了一阵叮叮当当熟悉的声音。

  我依稀瞧见叮当出现在了我的身边,叹了口气,走到楚明的身旁,手里的绳索朝楚明脖子上一套,楚明像条狗似的,四肢着地,茫然的往前爬!

  接着我的意识消失!

  等我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里,浑身都打着绷带,右腿又痒又麻。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你醒了。

  是大长腿!

  她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冰冷,冷的我感觉好像是在听一个陌生人的问话。

  我眯着眼睛望着她从我身旁的椅子上站起来,冷漠的望着我。

  我心里猛的一阵剧烈的颤抖,因为我忽然想起了楚明!

  想起了意识消弭前最后一刻那一幕!

  我惊恐的望着她,颤抖着嘴唇道:楚明他?

  一个我永远也不愿意听到的答案,无情的钻进了我的耳朵里:他死了,失血过多。

  我浑身战栗着,不停的摇头,大吼了一声道:这不可能!楚明呢?他在哪儿?!我要见他!

  大长腿漠然的望着我,再次重复了那句话:他死了,失去过多。

  我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她衬衣的衣领,歇斯底里的大吼道:你胡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