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也有些生气,她说我爸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总是神神秘秘的,到哪儿去问他他也不说就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跑到哪个野寡妇家里去了。

  我噗嗤一笑,差点儿将刚吃进嘴里的饭给喷出来,见我妈似乎是有些当真了,赶紧安慰她说这一点不可能,我爸什么样,我们也是清楚的,这样的事情他肯定干不出来。

  我的安慰还是颇为见效的,听了我的话,我妈也笑了,不过眉宇间的些许忧愁似乎告诉我,这里面好像还有什么事儿,她不想告诉我。

  他回来时,我跟妈晚饭都已经吃过了,天气渐渐转热,我们正在门口纳凉,远处刘半仙家的哀乐声依稀可闻,听着让人有些不舒服。

  他是从老屋的方向回来的,想必是回来时先去的老屋,瞧见我们娘俩坐在门口,原本准备径直进屋的,犹豫了下,还是停住了脚步,侧头望向我:“刘半仙真的死了?”

  我赶紧点头,说是的。

  他叹了口气,摇头进了屋。

  q酷。$匠/O网:!正X版首发

  我妈在他进屋后,撇了撇嘴,小声道:“你爸不是被鬼上身了吧,神神秘秘的。”

  我听了身上起了鸡皮疙瘩,讪讪笑了笑道:“你再乱讲,我告诉他去。”

  我妈没好气的骂了我一句臭小子,随即站起身来,端起了屁股下面的凳子,一遍朝屋里走,一遍嚷嚷着:“晚饭要不要吃了啊,菜还在锅里热着呢。”

  我站在门口朝着刘半仙家方向眺望了一眼,随后搬起了凳子回了屋。

  走进堂屋的时候,依稀听见我妈在屋里唠唠叨叨,我耸了耸肩,将凳子放在门后面,进了自己的屋,屋里闷热的难受,家里唯一的电风扇在他们屋里,很奇怪,我居然很不愿意去他们那边去拿,只好将窗户打开,顿时清凉了许多。

  将房门关上,三下五除二的将身上的衣服脱的只剩一条小内内,就躺在了凉席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睡的迷迷糊糊中,我被冻的胡乱的抓被子,却入手一阵冰凉僵硬?

  什么东西?

  我用手捏了一下,却是一个激灵的从床上跳了起来,隐约间瞧见床面前好像站了一个人!

  谁?

  我脑袋嗡了一下,身体顿时紧绷的将背贴在后墙上,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

  让我毛骨悚然的是,那人却好像柱子一样站在我的床前一动不动。

  这很不符合常理,如果他是贼,在我这样清醒过来后,大喊大叫要么落荒而逃,要么冲上来跟我搏斗。

  可他却什么动作都没有,就好像是个死•••

  恰时,窗外的月光似乎钻出了云,透进了蒙蒙的光。

  我头皮猛的一麻,站在我床前的居然是刚死不到一天的刘半仙!

  虽然他是半低着头,可他那张老脸上几近扭曲的五官呈紫黑色,且脖子上动脉处已经浮现了尸斑。这一切都在告诉着我,他确实已经死了。

  后面的那个字,我没敢再继续想下去,因为我忽然间想到了当时跟老张头一起去我们宿舍时,当时大鹏好像也是这样!

  我的心砰砰跳的不停,门是关着的,他是怎么进来的?

  可就在月光照进后不到两秒钟的时间,我很清楚的看到他那双应该是被人强行按进眼眶里的眼睛猛的睁开,吓的我下意识的喊了一声爸!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门吱呀一声轻轻打开,门外缓缓的走进来一人。

  虽然屋子里没开灯,可从窗户外透进来的月光却是让我知道来的是谁!

  她穿着一套鲜红的嫁衣在月光的照射下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妖艳,手中打着那把鲜艳的红伞,让我忍不住又想起了那天晚上下班时的情景。

  她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里?

  她到底是谁?

  她出现的这一刻,我的脑子里仿佛只剩下这两个问题,就连身前站着一句莫名其妙出现在我屋里的尸体都忽视了。

  事态不会因为我的失神而静止,红伞下的她,只是身形略微侧了一下,一条小指粗细的红绳缠在了刘半仙的脖子上,随即诡异的一幕在我的眼前发生,刘半仙的尸体双膝微微弯曲,继而跪在地上,像拖死狗一样被红绳的另一头拖出了房门外。

  紧接着门外传来了大门打开的声音,我傻傻的站在床上后背贴在墙上,透过窗户眼睁睁的看着刘半仙被她拖着往前走,渐渐的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随即月光合拍的将尾巴收回,我的视野顿时陷入了黑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