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身上有伤,一连好几天,我都躺在床上没出门,每天都是好吃好喝的养着,开始还没什么异常,可古怪的事情却在我身上悄悄发生了,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我从原本每顿吃两碗饭增加到了后来的每顿吃五碗饭,可要是单说能吃这还没什么,关键我一天十几碗饭下来,我居然还瘦了十来斤,手上脚上头顶上的伤也没有任何好转,只是原本伤口上结的疤似乎是变了些颜色,由原本深红色变成了紫黑色,而最为气人的是天一黑,村里的一些家狗野狗的就会跑我家门口嗷嗷的嚎叫,跟哭似的,别提有多难听。

  村里人都比较迷信,背地里都说我这人可能不长,我爸妈听在耳朵里就慌了,我妈让我爸去请先生帮我看看。

  我爸本来就是个没主见的人,说去就去,实际上我自己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虽然同样很奇怪自己那么能吃居然还瘦,可在精神方面却是比以前还要好。就让我爸别瞎操心,我这没事儿。只是父母的担心,根本就不是我能左右的,结果还是去了。

  没多一会儿,就把村里的刘半仙请来了,我妈赶紧起身出去迎接,我本来就耳朵尖,人还没进门就听到那老头嚷嚷着邪乎啊什么的,好像很不情愿,还没进屋就要走。我爸老实,不怎么会说话,只能干求人家,不过她俩应该是听出了老头话音,我妈不管,怎么可能让,哭着闹着求让给看一眼,最终那老头似乎也是抹不开面子,毕竟都是一个村的,就说什么肯定帮不了。

  我在屋子里躺着挺心疼我爸妈,就势准备下床,刚下床还没穿上外套,门就被推开了,我爸妈领着老刘头站在门外,我刚想跟老头打声招呼,没想到那老刘头瞧见我时,那原本枯黄的老脸瞬间变的惨白的朝后倒退了一步,颤抖的想抬手,却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陡然又是剧变,一声不吭,转身就走!

  我傻眼了,我爸妈也愣住了,我妈回过神来,赶紧让我爸追上去问问到底咋了?

  我妈在家担心的不得了,生怕再次失去了,我安慰她说没事儿,那老头估计是看我根本没什么事儿,之前危言耸听脸皮子上挂不住。

  我妈叹了声气,应该是知道我这是在安慰她,说等我爸回来看看啥意思?

  只是我爸回来的时候,脸色阴沉的很,一声不吭的回到他们屋里翻箱倒柜的,我妈见势不妙,跑过去估计是问她怎么回事。

  没一会儿,就瞧见我爸拎着一坛子不知道什么东西出了门,我妈跟着撵了出去,后来回来时,好像是又哭了一场,我问她我爸干啥去了她也没说。

  等我爸再次回来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情了,而也就仅仅这两天的功夫,我的饭量居然又重新恢复正常了,不仅如此,就连身上的伤也好很多,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就连晚上门口的野狗都消失了。

  只是我爸回来时总感觉有些怪怪的,至于说哪里怪,我也说不上来。记得,那天天刚黑了,我妈正在厨房做饭,我站在土灶旁边问我爸啥时候回来?

  我妈刚准备说什么,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是我爸回来了。

  我跟我妈赶紧迎了出去,我喊了他一声,他朝我上下打量了一眼,点了下头说了句:“好了?”

  我嗯嗯的点头说快好了,说着就伸出手掌给他看,虽然掌心处的结疤还没落,可基本上已经干了。

  他嗯了一声,没说什么,转身就朝堂屋走去。

  我妈站在旁边嘀咕了一声也不知道死哪儿鬼混去了。

  ◎酷匠、网`唯。一9)正!版D,其他;都JE是)y盗G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嘀咕声太大,我爸正准备进堂屋时,忽然扭头朝我们看了一眼。

  我妈赶紧钻厨房继续做饭。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爸出奇的没有在堂屋吃,而是让我妈把饭菜送到后面我爷爷以前住的老屋里,而且还要了两份碗筷和酒杯,一直到我睡觉前也没见他回来,我妈却是出奇的没有说他。

  晚上我躺在床上,忽然又想起了平胸妹尸体的事情,按照我现在这种恢复速度,估计很快就可以恢复到从前一样状态。可问题是我该用什么方法去找到平胸妹的尸体呢?

  通知警察?

  这应该也是一个办法,因为我刚醒过来的第二天给周警官打过电话,他在震惊于我死而复生之余跟我说过平胸妹失踪的事情,只是我并不好解释说出实情。毕竟,我跟平胸妹后来的相遇这一茬是没办法跟他解释的。

  考虑了一番,最终我还是否定了这个决定,如果他们真的通过对已经死了的老张头这条线索调查下去找到了平胸妹的尸体,那么我想弄清楚平胸妹所说关于活阴差的事情很可能永远都不会弄清楚了,毕竟尸体附近所发现的物品都会被收集起来化验以便于取证。

  而无法弄清楚活阴差我就不会清楚阳鞋阴穿,也不会知道我的身上究竟有什么跟常人不同的。

  所以最终我还是决定等自己身体好了以后就赶紧回学校一趟,寻找张老头的线索。

  我就不相信一个大活人在那生活了半年多,就没有熟悉的人知道他哪怕一丝线索。最不济就偷偷溜进档案室里,怎么说他入职时都得有档案吧?

  前前后后想了好一会儿,感觉特别困了,才强迫自己睡觉。

  可能是因为心里有事儿,睡的比较轻,刚入睡没一会儿,就被堂屋一阵细微的开门声吵醒,我琢磨了下,索性醒了,就披上衣服走到窗户前撩起窗帘看看。

  撩起窗帘,外面特别的黑,隐约瞧见猪圈右侧好像站着个人,我下意识的就以为是我爸在那边小便,就放下窗帘,刚放下,我心里猛的一颤不对劲!

  因为我忽然意识到那好像不是我爸!

  因为我爸没那么瘦!

  而我刚才看到的那个黑影很瘦,感觉有点儿像女人?

  而更让我毛骨悚然的是,那女人好像是看见我似的朝我招了招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