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居然躺在棺材里,身上穿着老衣,我有迷惑的想抬一下手,一阵钻心的刺痛再次由手腕的轻微浮动而经过组织神经传送入到大脑的中枢神经里,疼的我一阵倒抽冷气。

  疼?

  知道疼,看来我是真的没死!

  也不知道自己躺了几天,肚子早就饿的受不了了。

  看了看烛光闪烁下的屋顶,顿时苦笑,没想到再一次被家人误以为死了给装进棺材里了,也得亏山里还没实行火葬,要不然••••

  因为怕出声吓到家里人,所以我也没喊,只是躺在棺材里想着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难道之前我梦见的那个什么地方真的是那里?

  那•••

  平胸妹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活阴差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她说那门卫老头拿柳钉钉我是为了抽我的魂?

  而据她所说抽我的魂是为了什么阳鞋阴穿?

  阳鞋阴穿?

  活阴差?

  ‘看z正版/章节h上酷O!匠B网"《

  这一切跟我到底有什么关联吗?

  为什么要抽我的魂?

  越想我是越觉得遍体生寒。

  如果说大鹏跟平胸妹的死是因为发现了张老头关于什么活阴差的秘密被张老头杀死,那时间上应该是在他们离开寝室以后发生的,那一段时间我是在寝室睡觉。那么随后出现的大鹏很有可能其实已经死了。

  当我睡到一半醒过来时却又发现大鹏出现在宿舍,后来打红伞穿红嫁衣的那个女的出现将他拖狗一样拖走。随后我追了上去,一直来到了门卫室准备找老张头的,却是在门卫室里再次遇到了那个打红伞的女人,且一照面她就朝我下手!后来我昏了过去,醒来后发现老张头在我身边,从这点看,应该是老张头救了我。

  想到这里就开始矛盾了,为什么当时救我的老张头会是最后要拿柳钉钉死我的人?

  而当初一照面就要朝我下手的人却在生死攸关的时候连续救了我两次?

  这些谜团就像是鱼刺般卡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想着想着,我忽然想到了当时在张老头门卫室里时不禁意间的一个细节,让我想到了有关于阳鞋阴穿的,我依稀记得当时我进屋的时候,好像是在发现一双摆放反常的布鞋时,被打红伞的女人袭击的,当时那双布鞋是反过来扣在地上的,而且鞋尖是朝床肚的。可是也不对啊?难道说阳鞋阴穿其实就是把鞋反过来倒扣着?

  不对不对!

  如果真的是这么简单的话,那人家也不用来害我的性命抽我的魂了。

  对了!

  想到抽魂,之前他明明已经杀死了大鹏跟平胸妹了,难道他们的魂没用?或者说是对于阳鞋阴穿不起作用?可如果是这样后来他明明可以趁着我昏迷的时候抽我的魂,为什么还要多费那么多周折呢?

  那晚上躺在棺材里我一直在想着这几个问题,想了好久,我才大致想到了一些。

  这其实很有可能是一个早就设计好的阴谋!

  而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平胸妹所说的活阴差!

  至于什么是活阴差,从字面上来看,那就是活着的鬼差。很有可能是一种可以跟鬼神甚至可以捉鬼的能力!

  而我的魂很有可能就是成为活阴差的关键,这才能解释当时老张头为什么没有杀我,而是要将我引到我的宿舍门口,当着我当时内心里报以愧疚甚至恐惧的大鹏尸体面前杀我!那是因为如果想要成功抽出我的魂是需要特定时间地点环境以及我当时的情绪。

  至于那个打红伞的女人,我至始至终也没有想通她为什么会救我,我甚至都不清楚她到底是不是人?

  正当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忽然间耳边传来了一阵嗷嗷的鸡鸣声,吓了我一大跳!

  这才回过神来,忍着手掌间的疼痛撑着爬起来,朝外面看了一眼,天边泛起了微微的鱼肚白,天快亮了。

  当我将视线收回来时,一只红的发紫的大红鸡歪着脑袋看着我,我这才明白鸡鸣声怎么那么大,原来一直在棺材底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动了一下被它给发现了,吓的它扑腾着翅膀就要逃窜,可结果就是弄的堂屋里到处都是灰!

  把我给呛的,忍着手脚上的撕裂肿胀疼,爬出棺材,这才明白为啥,原来那鸡的腿被栓在了架着棺材的长板凳上。

  我有些于心不忍的伸手将那绳子给解开,把鸡给放了。

  耳边忽然听到当啷一声闷响!

  我赶紧朝声音的方向望去,却是瞧见我妈目瞪口呆的望着我,红色的瓷盆咣啷咣啷的在地上旋转着。

  我的心当时都快提到嗓子眼儿里了,心道不好!

  果不其然,她刚抬起右手朝我指了指,便打了个很响的嗝头一仰,就倒在了地上!

  我也顾不上浑身的疼痛,喊了一声妈,就跑了过去,将她拦在胳膊上,赶紧给她掐了人中!

  掐了人中,没一会儿她便醒了,醒来后,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这一哭,可是把我给吓到了,我那个天生大嗓门的爸,唉声叹气的从侧屋里出来,刚想说什么,瞧见我跟我妈,吓的朝后退了一步!身上披着的外套也掉在了地上。

  屋子里除了我妈嗷嗷的哭声外,就只剩下我们这对爷俩儿大眼瞪小眼儿了!

  可以说,这是我第二次没死成!

  于是乎,天亮以后,一个准备来我家帮忙的人,傻眼了。一个原本已经被医院认定死亡的人,居然又活了过来。

  一时间我死而复生的事情迅速的在村里传开,那些曾经为我伤心的人眉开眼笑了,那些曾经背后幸灾乐祸的人却是傻眼了。

  古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这个两闯鬼门关的人,或许在他们的眼里开始变的让人心生敬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