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吓了一大跳,张大爷却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那个人影,跟没听到似的。

  我顺着他的视线眯着眼睛朝那人影瞧了一眼,心里开始泛起了嘀咕,到底是不是人啊?怎么一动不动?

  不过看张大爷的表情似乎颇有些忌讳。

  手机的铃声一直在响,我赶紧掏出手机。取出一看,是周警官的号码,于是赶紧接通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周警官的电话,声音有些焦急的询问我现在在哪儿?为什么小刘在校门口没见到我。

  我双眼紧盯着前方阴暗处的那个人,深吸了口气,说自己在宿舍楼。

  没想到的是周警官听了以后倒吸了口凉气,声音很焦急的让我赶紧离开。

  我心里纠结不已,怎么办?

  我没立刻回应,而是扭头瞧了一眼张大爷,他朝我微微的摇了下头,冷声道今天晚上你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这里,那孩子因你而死,你自己不了这个果,你这条腿上的阴毒就会往上侵蚀,直到你浑身腐烂,变成你们医学上说所说的巨人观。

  我听的那叫一个冷汗直冒,没有再理会听筒里周警官的警告声,匆匆挂了电话。

  事情既然发生了,总是要去面对的!

  更何况这样生死攸关的事情还是发生在我的自己的身上,当断不断!

  挂掉了手机,我的世界仿佛又重归清净了。

  张大爷深吸了口气,架着我肩膀的手轻轻的用了些气力,托着我缓缓的朝前走。

  越是靠近楼道楼道尽头那人影所在的方向,我感觉周围的温度愈低。

  直到我们离他大约十来米的距离,终于,我看清楚了他的模样!

  张大爷似乎是早就明了了,而我却是在看到他那张脸的那一刻倒吸了口凉气的同时,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头发都竖起来的感觉。

  不好!

  闭上眼睛!

  张大爷大吼了一声!

  却已然是来不及了!

  就在张大爷的声音喊出的那一刹那,我很清晰的看到了他那双原本紧闭的眼睛猛然睁开,露出了两颗惨白的眼珠子!

  他的脸色铁青,舌头深的很长很长,不可思议的是他的舌尖居然如活人一般不停的往下流着犹如唾液一般不明的液体。

  这?!

  我呆愣在当场,使劲的咽了口吐沫想努力的使自己镇定一些,可我扒在张大爷肩膀上颤抖的右手却是出卖了我的懦弱。

  我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当时我的情绪。

  正如开头说的,我是个学医的,而且学的是法医学。

  *酷匠f网首=发lV

  在人们的眼中,那就是一个耳濡目染唯物主义习惯把鬼神之说视为荒谬的笑话之类的人,实际上就如曾经一位学校聘请的退休老法医所说的,干我们这行的,首先得有一颗敬畏尸体的心。

  可我怎么也无法用我所学的任何医学中的理论去论证一个已经死去且被放在警局的停尸间里的尸体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生前所在的地方,而且类似活人般的睁开眼睛!

  那一刻,我的耳朵里还在回旋着张大爷的提醒声,可我的脑海中却只剩下他那双几乎只剩下眼白的眼睛!

  我的瞳孔逐渐放大,大鹏的那双眼白在我的脑海中也陡然放大,致使我的视线由黑转变成了一抹让我浑身都难受的白!

  我能感觉到自己已经情不自禁的跪在了地上,可那抹白仍然毫不留情的将我包裹在其中,我的脑海里却是只剩下一个极为艰难的声音:“快跑••••”

  那居然是大鹏的声音?

  可是?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快跑?

  叱!

  咤!

  我的耳边再次传来两声

  铿锵有力的低喝声,紧随着我的头顶传来了一阵剧痛!

  就在我还没从那股子疼痛中反应过来,紧接着我的左右手掌,那股子钻肉般的疼痛让我情不自禁的想大喊出声来,可无论我怎么喊,都好像没有一丁点儿声音!

  当我的左右手掌被那种类似于钉子穿透的一瞬间,因为疼痛的作用,我才从那抹白种清醒过来。

  而当我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我看到大鹏吊在我们寝室的门头上,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正狠狠的拉着他的脖子,导致他的舌头伸的很长很长,两颗仅剩下眼白的眼珠子几乎都快要蹦出来,眼角留着黑色的鲜血。

  我被吓的几乎都忘记了手上头顶上传来的剧烈疼痛。

  这怎么可能?!

  我的耳边随即传来一阵不可思议的惊呼声,而那声音的我却是再熟悉不过了,是张大爷!

  我心里涌起了一股无与伦比的怒火!

  没想到一直想害我的居然是他?

  我大吼着想挣脱开,可我的双手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动弹不得。

  这时候屋子里传来了另一个耳熟的声音:“阴老六,头上歪了!”

  张大爷恍然大悟:“怪不得!”

  随即,我感觉到自己的头被一只手硬生生的给矫正,就听到先前那声叱!

  我几乎已经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于是咬着牙闭上了眼睛,等死一般的等待着那跟钉子钉入脑袋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明天开始应该可以正常更新,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