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时那么想,也不是说单凭张大爷几句话就能把我吓到了,而是有根据的。

  虽然我在医大学的是法医学,可一般的医理常识还是了解一些的,就说当时我腿上的症状,几乎已经失去了任何知觉,感觉就已经不像是我自己的了一样,硬邦邦的。

  如果硬要是说中毒我也并不反对,因为当时只是我主观上的臆断,并没有去医院检查。或许,这就可以说明其实在我的内心里之前的事情对我的认知观上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

  当我一瘸一拐的跑出了学校门外时,忽然间意识到我对于张大爷的了解少的可怜,只是知道大家都叫他张大爷,大约六十来岁,好像是去年下学期过来的,也许更晚一些,总之应该是去年年前来的。

  姓名几乎没人知道,保安们也只是叫他老张。更不用提他家在哪儿了。

  这一下子被学校给开除了,我这要想找到他无异于是大海捞针了。

  越想我是越觉得自己怕是小命真的要不保了。

  正当我内心正在极度恐惧中,忽然间我的手机响了,当我看到手机上面的电话号码时,猛然间一拍大腿,对啊!

  他之前跟我一起被带到了警局,那警局那边应该会有他的信息吧?

  想到这,我赶紧接通了手机,里面传来了周警官声音异常激动,他问我在什么地方?

  我愣了一下,回答说我在学校门口啊,正准备找您呢!

  他沉嗯了一声说我们发现了一些东西,你过来看看。

  我正要挂电话,他似乎又改变了主意,说让我在校门口等着,他派人来接我。

  我连声说好,心里却是有些受宠若惊。

  天越来越黑,又下起了连绵细雨,加上是放假期间,所以校门口早就没什么人影了。

  又过了十来分钟,周警官派来的车还是没来,而我的腿几乎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一个踉跄就势要倒,忽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猛然抬头,却是看到了一把大红色的雨伞!

  我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耳边却是传来了张大爷的低喝声你怕个啥?

  我这才瞧见原来扶我的是张大爷!

  而他的另一只手居然打的是那把红伞!

  他低头看了看我的腿,冷声问我怎么回事?

  我摇头说我也不清楚,就是在宿舍一觉睡醒后腿就变成这样了。

  随即将裤脚撸起来,就听到张大爷倒吸了口凉气。

  我心里也害怕,或许人对未知的东西都是存在恐惧的吧。

  我问张大爷我这腿怎么会变成这样?

  张大爷摇头示意我先别问了,然后搀着我朝校门口的方向走!

  我心里有些犹豫,就说周警官说派人过来接我,去他那边看什么东西呢。

  张大爷冷哼了一声说你愣货,你以为你这腿是怎么搞的?你不要命了啊?

  说完也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就搀着我往前走。

  l$最;…新S章;节{W上5◎酷匠@网4{

  刚路过门卫室,我惊诧的发现门卫室里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熄了,里面好像并没有人。

  我心里莫名的有些开始紧张,连续朝张大爷看了好几眼,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问他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他并没有回答我,而是架着我径直就往宿舍楼的方向走去。

  越是靠近宿舍楼,我的心里就越发慌,校园里昏黄的路灯也显的那么的阴森恐怖。

  我们来到宿舍楼门口,他停下了脚步,抬头朝楼上看了一眼,倒吸了口气,抓着我肩膀的手一紧,低喝道:“咱们得快点,晚了怕是来不及了!”

  我并不清楚张大爷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我又想不了那么多,因为我感觉腿上的那种失去感似乎正在缓缓的朝上蔓延!

  当断不断!

  我一咬牙,架着张大爷的肩膀就上了宿舍楼!

  张大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伞收起来了,低头看了眼我的腿,问我还行不行?

  我强忍着心里的恐惧,摇头说没事儿,可颤抖的声音却是出卖了我。

  张大爷安慰我道没事的,很快就没事儿了。

  可能是因为大鹏的事情,楼道乃至于楼梯间的灯都是开着的,可奇怪的是我们一直爬到七楼都没见到任何人影。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我感觉楼上的温度要比楼下低许多。

  站在七楼的楼道前,张大爷却是忽然停住了脚步。

  我有些诧异的扭头望着张大爷,怎么不走了?

  却是瞧见他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前方!

  我狐疑的将视线扫向前方,赫然发现楼道的尽头好像站着个人!

  不合时宜的是,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