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科长一边擦着冷汗一边咋咋呼呼的跑到我们面前,看到门头上悬挂着的尸体时脸色铁青,我猜测他应该是在担忧自己的连带责任了,朝着张大爷吼道:“还愣在这干啥?去配电室把走廊上的灯打开啊!”

  我心里顿生厌恶感,张大爷倒是没觉得什么,应了声,就往配电室的方向走去。

  这时候,后面的警察也赶了过来,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其中一名带着橡胶手套的女警,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应该是一名法医。

  事实证明又一次被我猜对了,她跟另外两名男警察一起走到尸体面前,打开手电筒照了照尸体,其中一名两鬓微白长的有点儿像刮了胡子的鲁迅的中年警察扭头瞅了赵科长跟我一眼!

  赵科长当然不清楚他那眼神什么意思,有些惶恐的笑着解释道他是刚刚接到通知,然后才报的警,随后扭头瞪了我一眼责问你是不是我校的学生?大半夜的跑这瞅什么热闹?

  虽然对于这种靠关系上位的人我心里一直不屑,可毕竟这里是学校,而他也算是校领导,本着能不招惹就不招惹的原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说话的期间,走廊的灯却是亮了。

  那女警听说我也是学法医学的不禁意间扭头看了我一眼,这时候,我才算看清楚她的样子,看上去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显然是从科院毕业不久。

  那中年警察听到我是学法医学的,原本紧绷的脸色缓和了些,对我点了点头道:“学没白上,这要是一般人,估计首先得去动尸体了。”

  我心里有些凄然,毕竟从人性的角度上来说,逝者为大。而更重要的是,我很清楚,大鹏的死很有可能尸检不出任何问题,最终警方给的答案很可能就是自杀。

  因为我算是死者最后接触的人,顺理成章的被带警局做笔录,一同的还有张大爷。不过张大爷并没有跟大鹏碰过头,只是说他之前好像跟一个女孩一起出去过。张大爷所说的那个女孩应该就是平胸妹了,提到平胸妹,我也是有些纳闷,她不是跟大鹏一起出去的吗?为什么大鹏自个儿回来的?而且好像是从回来后就变的不正常了。对啊?平胸妹呢?

  周警官询问我是否认识跟死者一起出去的那个女孩,我赶紧点头说是他女朋友,接着把平胸妹的信息告诉了他们。

  随后周警官立即安排人去找平胸妹。

  因为没张大爷的事儿,他也跟走了,奇怪的是,临走前他朝我微微摇了摇头。像是想说什么来着。我当时并没多想。

  张大爷走后,警方笔录的重心都放在了我的身上,一番了解下,我得知神似鲁迅的头头警察姓周,另外一个年轻的姓刘。

  我将跟大鹏接触的前后经过都说了一遍,甚至包括那个红嫁衣的女人拿绳子遛狗一样拖着他也没落下。

  听完了我的口供后,那俩警察都极为惊讶,稍微年轻的刘警官冷哼了一声,将笔录拍在我面前:“你的意思是鬼害死他的了!?”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终于明白为什么张大爷临走前对我摇头了,看来是想提醒我不要说这些的,毕竟这样的事情对警察说,确实很荒谬,毕竟公职人员在入党前都是要宣誓相信马克思的。

  之前那个神似鲁迅的周警官拉了他一把,示意他声音小点。

  我咽了口吐沫,眼神坚定的道:“我不清楚那个是不是鬼,但我相信大鹏的死肯定跟她有关!”

  我这话刚说出口,一直在门外如坐针毡的赵科长猛的冲进来,对我喝斥道:“少在这胡说八道!哪有什么鬼,亏你还是学法医的!”

  我冷冷的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不清楚那是不是鬼,至始至终我也没提到鬼吧?”

  周警官看不下去,开口道:“这事情很简单,我刚才下楼的时候发现你们走廊上装的有探头,等下赵科长你带小刘过去看看,不就清楚了。”那刘警官显然也是个愣头青,立即就要赵科长带他去查看,赵科长如临大赦的带着他走了。

  两人走后,周警官起身给我倒了杯水,唠家常似的跟我询问了我家里的情况,我觉得他人挺好的,没什么架子,也就老老实实的一一回答。

  大约半个小时候,他接了个电话,微微皱了皱眉,随后对着电话里说了句:“今晚上加个夜班吧,深度检查一下。”说完挂了电话。

  我心里了然,应该是初步尸检结果出来了,估摸着是没有任何他杀的线索。

  听到这,我心里越来越怀疑,大鹏的死,可能真的跟张大爷说的那样了。

  于是,我沉吟了下,小声的询问周警官道:“大叔,问一句不该问的话。”

  他点头说当然可以。

  我深吸了口气道:“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

  让我意外的是,他并没有表现的很惊讶的样子,而是看了看周围,矮下了头低声道:“我们国家的政策你应该也知道一点,干我们这一行的,只能信党。”

  我点了下头道:“这个我晓得的,我现在只希望早点回去。”

  周警官点头道:“那行吧,只是这一段时间你最好不要乱跑,因为我们很有可能还需要你协助我们的调查和取证。”说完他从座椅上站起来,将笔录递给我:“签个字吧。”

  。j最t9新{章节!上er酷X匠V…网I

  我嗯了一声,接过他递过来的笔,在下方的空白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就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打开门,外面天边渐渐翻起了鱼肚白,张大爷居然还没走,见我出来了,沉嗯了一声,说:“走吧。”说完自顾自的先一步朝大门外走。

  我赶忙应了声,跟在了他的身后,心里不由的升起了一股暖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