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那边说什么,我听不清,不过用屁股想电话那边的肥猪保卫科科长现在怕是已经从床上跳下来了。

  我深吸了口气,将视线投向了吊在门头上的大鹏,虽然很不愿去相信这样的事实,但事实就是事实,从医学的角度上来说他已经死了。

  从前后的经过上来看,很显然,他的死跟那个红嫁衣的女人以及张大爷口中所说的勾魂有关。

  张大爷那边挂掉了电话,再次将手电筒光束照在了大鹏的脸上,声音有些麻木的问我:“咋了?”

  我没说话,而是凝望着大鹏那张因为窒息而扭曲的有些变形的脸上,他的舌头也因为身体的重力导致伸的很长,初步从表面上判断,应该是自杀。

  当然,如果我没有看到之前的那些景象我也会这么认为。

  我的内心里一直在深深的压抑着,虽然宿舍里的几个室友对于我这个农村里的下里巴人一直都瞧不起,可当你以往一直相处的人忽然间死在你面前,你会发现,生命是那么的脆弱不堪。尸体我见过很多,也曾经亲手解剖过,老师教导我们要将尸体当做成机器一样对待,因为人性里对尸体是有敬畏与兔死狐悲的。如果不能做到,那他将是一个失败的学生,将来也会是一个失败的法医。

  我伸手接过张大爷手上的手电筒,无奈的叹息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让我很意外的是,张大爷却是说了一段话,让我感觉他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的只是一个每月拿着一两千块钱看门的老人。

  他面无表情的说:“人生来都是一样的,死因却是千变万化,而导致这些变数的,就是因果。当下的人不信鬼神,于是就没了因果报应的束缚,一个表面上很善良的人,并不代表没有干过坏事。而事实证明,业报中,这种报应通常都会在死的时候表现出来。这也是性本善与性本恶的一个考量。”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张大爷,内心里却是因为他的那番话开始波涛汹涌了起来,同时更确认张大爷绝对不是一般人,而很有可能之前是他救的我,只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选择在医大当个看门的门卫呢?

  他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道:“年轻人,不要轻易的去相信一个人。”说完他伸手拿过我手中的手电筒,透过大鹏往我宿舍里照去,一把鲜红的伞安静的躺在地上。

  我顿时感觉头皮一麻!

  难道大鹏的死是因为那把伞?

  看0正!版pw章8节sW上qf酷ZW匠;网

  张大爷将手电筒光束移开,然后关掉了手电,于是我们顿时又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这时候,我们隐约听到了门外警笛的声音。

  张大爷淡淡的道:“心里有些愧疚吧?这一切皆是命数,阎王要你三更死,没人敢留你到五更。你还是先考虑一下自己吧!”

  我皱了皱眉,有些诧异的望着他:“我?”

  他点了点头道:“从你开始对我说的经过来看,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把伞的主人应该是受高人指点,想将自身的恶转嫁到你的身上,而这小子却是帮你挡了灾,那恶自然是消弭了。可这小子自己觉得自己死的冤,找你是必然的。”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听他这么一说,对于大鹏的愧疚就更深了,可这一切也不是我造成的,我想他怎么着也不会找我吧?

  实际上,到了这时候,我已经彻头彻尾的变成一个唯心主义者了,只是当时我并没有深思。

  我六神无主的慌了神,赶紧求张大爷帮我。

  警车已经停到了楼下,张大爷朝楼下喊了一声在七楼!然后转身冷声对我说:“小子,你把这世间的因果看的太简单了,之前我能救你,那是因为你跟那恶之间没有因果上的业报,这小子因你而死,你让我帮你?怎么帮?”

  我的脸唰的一下白了!

  怎么会这样?

  难道我就只能等着大鹏的鬼魂来索我的命?

  不对,他肯定是在吓唬我,这世间如果真的有因果报应,那些贪官奸商也不知道得死多少回了。

  想到这,我微微松了口气,张大爷却是咦了一声,随即似乎是看出来我的想法,冷笑道:“看来你不相信我所说的因果啊,如果我所料不差,你现在应该能感觉到一点了,你试着蹲下。”

  嗯?

  我有些疑惑,不过还是照着他的话朝下蹲,这一顿我冷汗直冒,我发现自己的膝盖居然没办法弯曲下去了,怎么会这样?我发誓,此前我没有任何腿疾,膝盖也一直很正常。

  我当即一把抓住了张大爷的手,再也不敢怀疑他的话了,赶紧求他救我,只要能救我,让我干什么都行!

  就在赵科长带着几个警察到来之前他叹了口气对我点了点头。

  我深深的松了口气,心里的那块石头也踏实的落下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